端砚的沿革与发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砚,在我国的文明历史上,和纸、笔、墨一样对传播文化艺术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砚,在我国的文明历史上,和纸、笔、墨一样对传播文化艺术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砚也是工艺品,在文房四宝中最富收藏价值。就这个意义上说,“四宝砚为首”。难怪乎有人这样议论:“论文房四宝者,必云笔纸墨砚……惟笔不能耐久,所谓老不中书,纸置久则酥脆,难于使用,墨陈则失去胶性,而易于散碎,均难久蓄。惟砚性质坚固,传万世而不朽,历劫而如常,故砚之为留千古而永存者。”我想这种见解颇为有根据。宋苏易简《文房四谱》还将笔、墨、纸、砚封为四侯:纸为“好畴侯”,笔为“管城侯”,墨为“松滋侯”,砚为“即墨侯”。

    砚与四大名砚

    古代事物见之于文字,最初是用刀刻的,进而用漆书写。这些“刀刻”、“漆书”,看来都不必用砚。到了商殷时代人,有发现石墨,就开始以石墨研磨在石片或瓦片上,即把石片或瓦片作为研墨的工具,恐怕这是最原始的“砚”了。故汉刘熙《释名·释书契》云:“砚,研也,研墨使和濡也。”汉许慎《说文解字》云:“砚,石滑也。”与研磨同义。后来砚逐渐失去“石滑不涩”的本义,而以“研墨者曰砚”,这个引伸意义作为本义了。又梁吴均《西京杂记》记载:“汉制,天子以玉为砚,取其不冰。”这些都是关于砚的最初记录。秦汉时已把砚作为一种研磨工具解释。可见,砚在秦汉时已经存在。考古发掘材料也证实了这点。如1955年广州华侨新村汉墓出土石砚,1973年湖南长沙湖桥和湖北江陵凤凰山汉墓(文帝前元十三年)出土石砚,1955年河北沧县四庄村东汉墓出土双盘龙盖三足石砚,1956年安徽太和双孤堆东汉墓出土缠双兽盖三足石砚,安徽太和马古堆出土三足石砚,等等。汉代的石砚,多为圆形三足,盖部常为圆雕鸟兽。北朝则盛行方形四足砚式;隋唐以后,随着社会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砚形砚式增多,盛行龟、式、屐式、箕式,当然还有其他砚式。后来人们有把秦汉遗留焉的佳砖名瓦,加工成秦汉砖瓦砚。象秦的丰宫砖、阿房宫砖;汉的竞宁宫砖、建中砖、永宁砖、永建砖、本初砖、万岁砖、长乐砖;魏的铜雀宫砖;吴的宝鼎砖等。秦周丰瓦、阿房宫瓦,兰池宫瓦;汉的未央宫瓦、骀荡宫瓦、万岁宫瓦、兰池宫瓦、延寿观瓦、高安观瓦、上林苑瓦、八凤台瓦;魏的铜雀台瓦等。其中尤以秦的周丰宫砖,阿房宫、兰池宫瓦;汉的未央宫、万岁宫、甘泉宫瓦被采制成砖瓦砚的占最多数。仿制秦汉砖瓦的更是屡见不鲜。

    唐以来,我国出现了端、歙、洮、红丝四大名砚。更后,澄泥代替了红丝。四大名砚之所以为人们称誉,当然有它各自的特征和优点,有它各自的地方特色和雕刻风格。

    歙砚,石产江西省婺源县歙溪龙尾山,故又称婺源砚或龙尾砚。石质坚韧、温润莹洁、纹理缜密、发墨如油,色如碧云,声若金石。其品类有罗纹、金星、眉子、云雾等。

    洮砚,又称洮石砚,洮河砚。石产甘肃南部之洮河(现临潭县即古洮州)。宋赵希鹄《洞天清录》云:“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为贵重。”洮石纹理为丝,细腻如玉,色气秀润,为珍贵之砚材。
澄泥砚,属陶砚一类。以产于山西绛县(即虢州)的最著名。它的生产过程与石砚不同,即所谓“澄洁细泥,烧炼成砚”。人们把绢袋墨于汾水中,隔了一年,泥满而结实,风干后切成砚形,然后刻制成砚坯,再烧成砚。其品类有蟮鱼黄、蟹壳青、绿头砂、玫瑰紫、豆瓣砂等。以其质细而洁净者为上品。
端砚,石产于广东省肇庆市(古称端州),东郊羚羊峡斧柯山的端溪水一带,故名为端溪砚,或简称端砚

    端砚生产始于何时

    关于这个问题,过去也有过议论。大家一致认为,“直追唐宋”。但究竟何时问世?据清计楠《石隐砚谈》记载:“东坡云,端溪石,始出于唐武德之世。”武德为唐高祖年号,武德元年是公元618年。根据此说,端砚问世已有一千三百五十多年了。再查看一下唐代许多歌咏,赞美及论述端砚的诗文,可知当时端砚和人们文化生活的密切关系。《钦定四库全书·端溪砚谱提要》说:“考端砚,始见李贺诗。”的确,唐李贺诗《杨生青花紫石砚歌》早已脍炙人口,诗云:“端州石工巧如神,踏天磨刀割紫云;佣刓抱水含满唇,暗酒苌弘冷血痕。纱帷昼暧墨花春,轻沤漂沫松麝熏,干腻薄重立脚匀,数寸秋光无日昏。圆毫促短声静新,孔砚宽硕何足云。”还有唐刘禹铭的《唐秀才赠紫石砚以诗答之》中有:“端州石砚人间重,赠我因知正草玄。”唐皮日休《以紫石砚寄鲁望兼酬见赠》:“样如金蹙小能轻,微润将融紫玉英。”唐李肇《国史补》说:“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无贵贱通用。”……综上所述,可证端溪砚在唐代已经流传得相当广泛,也可知端溪砚在唐以前已经有比较长的历史;经过众人的使用,砚工反复生产实践,才能赢得这样的声誉。这是从前人的论著中得出的结论。我们还需要以古端砚的传世品和出土物为证。据悉,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沈阳、台湾、港澳以及日本、美国等国内外一些有名的博物馆,甚至民间,都珍藏着不少有历史意义和艺术价值的珍贵端溪古砚。

    唐·观象砚:砚长14厘米,厚2.8厘米。色青而润,八棱式,两旁缀兽面铜耳二,右耳缺。受墨处微凹,三面为渠,墨池分为三格,上方镌“观象”二字,砚首侧镌“唐研”二字,均隶书。砚背深凹,中心略凸。钤镌“乾降御玩”篆文方玺一,右上方有一古钱纹,四周环镌楷书御题回文铭一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端砚以实用为主。唐代端砚的形制较为单调,但也并不象某些人所说的“皆为屐形”。就我们所知,现存于世上的几件,有箕形的(与屐形、抄手砚同类),也有八棱形、开方形、方形(石渠砚)的等等。就箕形砚来说,也并非一成不变,后来去足成凤字,凤字砚。箕是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簸箕,内凹,唐的箕形砚就象个簸箕,但有足。其实这种形制的砚在隋唐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并非始于唐代。宋米芾《砚史》指出:“有如凤字两足者,独此甚多,所谓凤凰池也,盖以上并晋制。”“今人又收得右军砚,其制与晋图画同,头狭四寸许,下阔六寸许,顶两纯皆绰缦下,不勒成痕,外如内之制。……又有收智永砚,头微圆,又类箕象。””说明箕形在唐代前已经出现。

    贡砚和赐砚

    自端砚问世以来,很快就得到文人雅士的赏识,并引起达官贵人和帝王的注意,于是出现了“贡砚”和“赐砚”,
  
    贡砚始于何时,因没法考证,只能根据传说。清梁绍壬的《两般秋雨庵随笔》记述:“宋、明俱有贡砚,我朝悉除之。每岁端午,督府但以端砚九方,随葵扇、葛布、珠香进之,皆新坑纯净之石。嘉庆中用麻子坑,近用茶坑。”梁书的意见是端砚作贡从宋开始,明已很盛行。但唐代有否,就没有说了。也有人认为贡砚是自唐代开始的。香港《星岛日报·艺谈》(1984年10月28日)写道:“端砚自唐宋以来,即被皇帝列为‘贡品’。”据传,唐太宗甚喜爱王羲之的书法,曾把褚遂良所临写的《兰亭序》铭刻在端砚上,赏赐给功臣魏征。《砚谱》记载,此砚是一块象紫云飘拂的紫绿相间的奇石,为贞观七年端州第一批贡品之一。《砚谱》还记载了唐武则天圣历三年(700年)以刻有“日月璧,五星联珠”图纹的端砚赐给名臣狄仁杰。狄仁杰受赐后,得知采砚石工人的艰辛劳动,便上秦请武后下旨减去贡品数目。根据上述记载,端砚的贡砚始于唐是可能的。

    到了宋代,贡砚就更为盛行,有增无已。宋代最先记录贡砚的是《宋史·太宗本纪》:“淳化二年夏四月庚午罢端州贡砚”。这里说的是罢贡,可见贡砚早已有之,而且相当苛重了。

    端砚的演变与发展

    初唐的端砚,朴实无华,砚面上一般无纹饰。砚的形制也较简单,式样不多。在当时作为一种研墨泚笔的器具,是纯文房用品之一。但到了中唐以后,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端砚也和其他艺术品一样,逐渐提高。它的砚形砚式不断增加,从纯文房用品逐渐演变为实用与欣赏相结合的实用工艺美术品。就是说,要求端砚除了具有研墨的器具的实用价值外,还兼有欣赏价值。其欣赏价值首先是端砚的石质,石品花纹,然后是砚的形制、雕刻工艺等等。因此,在唐代出现了赞美端砚石质优美、砚形古雅、雕刻精致的诗歌或砚铭。如李贺的诗句:“暗洒苌弘冷血痕”,以春秋战国的名臣苌弘被杀,血染石成碧的典故来形容端砚石中的火捺。唐诗人陆龟蒙藏一端砚,砚中有蕉叶白,蕉叶白旁刻一钗头,钗头上一只翘首白凤,因而铭上:“露骨坚来玉自愁,琢成飞燕占钗头。”(龚美以紫石砚见赠以诗送之)既赞美端砚石胜过玉石,又颂扬端砚雕刻的精巧。徐寅题瓦砚诗,也是石质刻工两相赞扬:“远向端溪得,皆因郢匠成。凿山表霭断,琢石紫花轻。散墨松香起,濡毫藻句青。”

    到了宋代,对砚的实用和欣赏价值更是两者并重。一些文人墨客,除了用端砚研墨,还喜爱鉴赏端砚,馈送端砚,收藏以及研究端砚,于是撰写了一些研究的专著或篇章。如苏易简的《文房四谱》、欧阳修的《砚谱》、唐询的《砚录》、米芾的《砚史》、无史氏的《端溪史》、高似孙的《砚笺》、苏轼的《东坡志林》、赵希鹄的《洞天清录》、蔡襄的《砚记》、叶樾的《端溪砚谱》、李之彦的《砚谱》、杜绾的《云林石谱》等等都是。有关赞美端砚的诗文、砚铭,更是恒河沙数,举不胜举。

    宋代的端砚形制,据叶樾的《端溪砚谱》记述:“有平底凤字、有脚凤字、垂裙凤字、古祥凤字、凤池、四直、古样四直、双棉四直、瓢样、合欢四直、箕样、斧样、瓜样、卵样、碧样、人面、莲、荷叶、仙桃、鼎样、玉台、天研、蟾样、龟样、曲水、钟样、圭样、笏样、梭样、琴样、鏊样、双鱼样、月样、团样、八棱角柄秉砚、砖砚、竹节秉砚、砚板、房相样、琵琶样、腰鼓、马蹄、月池、阮样、歙样、吕样、琴足凤字蓬莱样等。据说还有苏东坡倡导的“尝得石,不加斧凿以为砚,后人寻岩石自然平整者效之”的天然砚(或称随形砚),还有货币砚、桃核砚、太史砚、兰亭砚、石渠砚……。总之,五花八门,名目繁多。当然,端砚不管千姿百态,石质多美,还是离不了实用,如不能研墨,恐怕就不能称之为砚了。

    宋代端砚从上举种种形制可知,十分重视雕刻(包括题材、立意、构图、雕工)。宋端砚构图非常简练、围绕实用,突出主体。其主体部分一般采取深刀雕刻,适当穿插浅刀雕刻,必要时还加以细刻点缀。雕工深厚,显得大方、古朴、雅致。粗中有细,重点着力,玲珑浮突,各得其所。

    宋·苏轼东井砚:砚长11.4、宽7.9、厚3.3厘米。水岩石,色紫细润,凤池式,上敛下丰。受墨处宽平微凸,斜入墨池。砚背镌楷书“东井”二字,旁拱星云,下方侧镌楷书戊戍御铭,下钤镌“太”、“璞”篆文连珠方玺。砚背上方镌行书“轼”一字,左方钤镌“墨林生”篆文方印一,右方凸起一眼柱,下方缀凤足二。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宋·苏轼百一砚:太史式,刻制于北宋年间。砚底保留101颗石眼,石眼均长在参差不齐的石柱项端,石眼错落有致。砚右侧镌乾隆题诗,收置圆明园中。后来流落民间。藏砚人或因出于某种原因,磨掉了乾隆御铭。因此,砚的右侧显得比左侧稍薄。该砚苏东坡三十一世孙收藏,“文革”后失而复得,献给国家(《人民日报》1985年1月10日)。

    此外,苏轼的故乡四川眉山“三苏纪念馆”,还收藏有他用过的一方端砚。苏轼是诗人、书画家。他曾被贬到近端州的儋州。他用过的端砚可能很多,世人宝爱他的诗、书、画,也珍视他的遗物,故传世的东坡端砚也最多。

    元·蛟龙砚:砚长27.2、宽19.1、厚4.1厘米。长方式。落池雕刻蛟龙二,波涌浪翻。

    明清两代,我国端砚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新高峰。这个时期的端砚,造型丰富,多姿多彩,制作更臻完善。从明代开始,一些端砚成为以欣赏为主的工艺美术品了。

    明端砚的砚形仍保留着端方厚重的风格,但砚形砚式却趋于多样化。它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继承和发展了唐宋以来的形制,而又在此基础上发扬和创新,创造了更多的砚形砚式。如蛋形、神斧形、金钟形、古鼎形、古琴形、各式杂形、瓜果形、走水、平板(有称砚板,即砚石一块,稍加磨平,加工成长方形、方形、蛋形、椭形……)等。平板砚不常用于研墨,而多供端砚鉴赏家、收藏家、爱好者的鉴赏、品评。

    明端砚的纹饰题材很广泛,如花鸟、鱼虫、走兽、山水、人物(包括仙佛)、博古(图纹、器皿)等,其中又以云龙、龙凤、双凤(朝阳)、云蝠、竹节、荷叶、仙桃、灵芝、秋叶、花樽、玉兰、棉豆等居多。这些题材,或表示吉祥、如意、喜庆、祝寿,或表示镇邪、引福,或表示清高、气节,等等。

    明代由于端溪各名砚坑石均有开采,特别是水岩洞已挖进至大西洞、水归洞……,不少优质砚石采挖出来。故在雕刻方面非常讲究,一般以浅刀雕刻(低浮雕)为主,以细刻、线刻甚至微刻(主要表现鸟兽之毛羽)配合,适当穿插深刀(高浮雕)雕刻。雕刻物象生动,线条简练,活泼,流畅,浑厚而又富于变化。总之,明端溪砚古雅,朴实、大方、精致,别具风格。

    明代端砚,在砚底、砚侧镌诗刻铭的风气已经盛行。特别是一些石质较好,欣赏价值较高的端砚,在砚背、砚侧都镌上诗句和铭文,往往综合了雕刻、绘画、诗词、书法、篆刻各种艺术于一体。不少文人雅士对端砚爱不释手,成了砚癖。人们赏鉴端砚上的镌诗、题铭也是一种艺术享受。

    端砚发展到清代,便从全盛逐渐走向衰落的阶段。大抵由康熙至乾隆为全盛时期,道光以后逐渐走向衰落。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清代端砚和其它工艺美术品的制作,都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在端溪砚材的种类,名坑砚石的选择,砚石的形制、雕刻技艺,石品花纹的品评等方面,都有许多新的创造。制砚工艺十分精致,刻工纤巧,甚至连所配装璜也都十分讲究,有的砚盒或为硬木漆盒,镶嵌或美玉、象牙,或金线、银线,本身就是一件精美的工艺品。端砚精心刻制之后,不少还附以名人题识,或摹刻古器物铭文以作装饰、使它的身份更高。这种情况恰好说明了端砚雕刻与当时社会的各种艺术、甚至建筑都互为影响。比如当时的石刻、银铸、铁铸、木刻(雕)等,在承袭前代的作风、气派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其线条、图纹都极其细腻、精致。清代的乾清门、乾清宫、坤宁宫、交泰殿以及一些陵墓的建筑艺术都是这种风格。端砚雕刻的题材、内容、技艺自然都离不了时代风格的影响。

    在嘉庆、道光之后,端溪砚石的开采已逐渐减少,一些名坑砚石因塌方而停止开采,如水岩在嘉庆年间曾一度“石几尽坑闭不复采”。后至道光八年才重新开坑采石。咸丰以后一些砚坑多年淤塞或砚石枯竭或塌方而停采,因此端溪砚石产量不多,也逼使当时刻砚艺人以工取胜。端砚便也越来越失去了实用价值而成为单纯的文玩、文房摆设品、珍藏品。清代出现了不少刻制端砚的能手,如顾二娘、王岫君、汝奇等。其中以顾二娘刻制的端砚最为著名,很有影响,因而后人仿造顾二娘刻制的端砚甚多。同时还出现了著名的名砚收藏家如黄任、纪昀、高凤翰、高兆、杨以增等等。

    清·古兽图:砚长20、宽17.5、2.5厘米。杂形滑菱式。古塔岩石。石紫带苍灰色,质理细润。在砚堂与砚池交界处镌刻异兽跋浪图纹,为落池砚。砚堂中心部位有晕作数重的圆形体火捺纹,紫白交辉,实属罕见。砚底铭行书小楷。铭文云:“大中丞伯成吴公由闽抚兆充揖客,适莅端州开元,因得寓目三洞,亲核石品,撰记一篇。嗣以六经图钜制,以兆楷录公子琰青山落研以供事,温润续密,秀采纷缤;其受墨也,沛然油然,酬醇其宜峰也。羚峡十二岩石,犹向询然世珍之也。摩挲日久,心赏神怡,公子窥予有欲剑之心,概举以赠,爰记胜缘,永矢弗谖,且以借证前证之匪谬云。”下署“乾隆纪元丙辰腊月廿三日,题于古砚斋东窗之下,小松黄易刻”印一。广东省博物馆藏。

    清末至民国期间,由于种种原因,端砚名坑大都荒废停采,砚石奇缺,加上外患内乱,战火连年,制砚艺人不少沧落他乡或转行务农,端砚制作一落千丈。四十年代,端砚故乡——肇庆只剩两间刻制和收购端砚兼营刀石、碑记的小店(当然还有一些人收藏不少佳石,在家刻制)。至五十年代后期开始有计划地组织端砚艺人归队,恢复端砚生产。1962年重新开采麻子坑;1972年冬,端溪名坑中最为名贵、质量最好、最能代表端砚特征的水岩(老坑)重新开坑采石,并继续在大西洞、水归洞工作面进行开凿,不少佳石面世。传老坑砚石枯竭无石之谈已成历史。继水岩之后,于1978年又重新开采了历史悠久,在宋治平年间开坑采石的坑仔岩砚石。至此,端砚名坑砚石基本复开,名坑砚石亦基本齐全。

标签:端砚文化,砚,文明,历史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