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乡“镇山之宝”目睹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端砚驰名世上逾千年。端州乃端砚故乡,已是举世皆知;它的发源地是黄岗镇也毫无疑问。但端砚源头在哪里?

    端砚驰名世上逾千年。端州端砚故乡,已是举世皆知;它的发源地是黄岗镇也毫无疑问。但端砚源头在哪里?

    过去,大家都公认黄岗白石村是端砚发祥之地,且有不少历史记载为佐证。

    1993年7月30日,我随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的委员到黄岗宾日村考察,欣赏了村中珍宝——两块端砚石雕制的祖师神位。同行者有识之士当即提出新的观点:端砚源头应是宾日村。

    我对端砚甚感兴趣,也作过一些研究,因此一见两块牌位便喜出望外:这是砚乡的稀世珍宝!

    一块牌位,色呈深墨,长方形;上方如扁状花瓣,所刻图案,纹理清晰;下方呈宝剑把柄装,旁边线条,有合有离,每个细部,雕工精湛;牌之中间刻有一行楷体凸字,相当清楚,上书:“敕封太子太保伍丁先师神位”。据行家称,这牌位之石乃为“二格青”,色纯净,于今已不易采得。

    而另一块牌位,呈赭红色。我一望便知此石出自宋坑,石质优良,石品丰富;其造型之美观、雕工之精细,显示出当年砚工高超的技艺!

    这块牌位的图案非常精美。艺人因石构图,因材施艺,把上半部雕成一头怪兽:其面似猛虎,其眼自天成,状若桂圆,有晕、有睛,且几乎一样大,犹如两眼圆睁,显得虎虎生威!

    怪兽之头,雕有两角,又似腾龙;头之上方,艺人巧妙地利用天然石眼,雕成太阳,令人见之,有龙在空中遨翔之感觉。

    牌位下部两侧是祥云、兽身浮雕,其状如龙似蛇,扭身摇摆,工精艺巧,颇有动感。中间牌位之字虽被磨去,但开头“敕封”两字仍可辨认。牌位背面无任何雕刻,但有胭脂火捺和脂胭冰纹可供欣赏。
据村民介绍,雕刻这牌位之宋坑黄坑砚石,居宋坑各砚坑石之首,今已难求。

    当日我观看两牌位和拍照之时,几名老村民也围了上来,纷纷告知:他们过去都在宾日村杨氏祠堂见过,但现在的年青一代,极少有人知道牌位之事。

    与我同行的肇庆市文物商店经理梁冠英先生对两牌位的来龙去脉却知之甚详。

    梁冠英从事古端砚研究,很有心得,曾在民间收购了一批古砚在文物商店珍藏之。他告知记者,宾日珍藏的这两块牌位大有来历。

    据梁冠英考证,从两块砚石牌位的雕刻艺术风格来看,两牌位应是明代产物。他推断,唐代,宾日先民率先以石制砚,但当时宾日未成村落,艺人在宾日附近散居,又逐渐形成新村。其后,不少石工、艺人聚居白石,且多以雕石、制砚为生,随着世重端砚风气形所,白石也就名扬天下了。

    当今宾日,人口近千,是条杂性村,村内以杨姓为主。在杨氏宗族中,仍不乏雕砚高手。

    我在宾日采访时,见到不少农户的天井堆放砚石,一些小青年或在家中或在村头摆起桌子在雕刻端砚。宾日制砚传统于今正发扬光大。

    梁冠英见状又说:据宾日老一辈村民回忆,过去宾日青年凡要学雕端砚者必须由村中父老和雕砚前辈领到杨家祠堂对着这两块祖宗传下之牌位三跪九叩,然后再行拜师之礼。只有行过这样仪式才可跟师学艺,宾日此传统估计有数百年历史。

    两块祖宗牌是砚乡宾日“镇山之宝”,向为杨柳氏宗祠所珍藏、供奉。后祠堂拆除,改建饭堂,两牌先为生产队,后为村委会保管。

    梁冠英对笔者说,两块石牌原有石座配之;石座雕有图案、文字,也十分精美。八十年代初,宾日某“窃小之徒”将石牌偷走,把那宋坑石雕牌位的文字磨去欲售给日本商人。合村民发现祖宗神位失窃,马上发动全村村民寻找才把“镇山之宝”追回。但牌位石座已被那“不肖子孙”高价块给日商,偷运出境。

    我们听了宾日“镇山之宝”的惊险经历都不禁捏了一把汗;宝物失而复得,更加显得珍贵!

标签:端砚文化,端砚,端州,黄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