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沙龙母庙广荫牌坊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白沙龙母庙广荫牌坊 白沙龙母庙始建于南宋咸淳年间,位于端州城区西郊龟顶山以东、景福围以西,面临西江北岸的白沙滩,故名“白沙龙母庙”,又称为“德庆龙母

 

白沙龙母庙广荫牌坊

  白沙龙母庙始建于南宋咸淳年间,位于端州城区西郊龟顶山以东、景福围以西,面临西江北岸的白沙滩,故名“白沙龙母庙”,又称为“德庆龙母行宫”。在西江流域众多“以奉龙媪”的龙母行宫中,属于规模最大、也是唯一一座得到皇帝敕封的龙母行宫。

  白沙龙母庙内的广荫牌坊由肇庆知府绍荣督建,建于清代光绪八年(1882年)。绍荣,字石安,奉天满洲(今辽宁沈阳)人。清代光绪六年(1880年),从北方调来肇庆任知府,三品衔。


端州里人林庆春撰《景福围修堤种树记》碑载:“光绪六年……是年夏五月,西涨陡盛,附郭堤四千馀丈倾陷渗溢,所在告警。”特大洪水的袭击,给刚刚上任肇庆知府的绍荣来了一声喝棒威。此时,不少百姓跪在白沙龙母庙里的龙母娘娘塑像面前,有序地排成一行,一边烧着彩色的纸钱,一边虔诚地叩着头,一边口中念念有词,祈求河神不要犯怒。随后,他们将头上插着红布、绿树叶、金纸等的黑山羊、小白猪等三牲贡品抬到附郭堤上,丢进西江河中,祭祀河神以求庇佑。

  西江水位持续上涨,端州城区危在旦夕。肇庆知府绍荣以身率众,抗洪抢险在第一线,严防死守,终于保住附郭堤安然无恙。

  事后,肇庆知府绍荣“闻龙母神累昭灵庇,恳请襄封”,乃上书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曾国荃,请求曾国荃上奏朝廷加封龙母娘娘。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于光绪八年(1882年)十月二十日用朱笔圈出“广荫”为龙母娘娘封号,这是封建王朝对龙母娘娘的最后一次加封。经历朝历代皇帝九次加封,龙母娘娘加封为“程溪永安永宁永济夫人灵济崇福圣妃护国通天惠济显德昭显溥祐广荫龙母娘娘水府元君”,多至38个字。其中,“水府元君”封号乃道教加封。龙母便由人变成了神,而且是南中国最灵验、最神圣的神。

  肇庆知府绍荣奉旨按照“九五至尊”之意,斥巨资督建广荫牌坊。小小的一座白沙龙母庙,竟以“九五至尊”的格局建造,可见其的地位超然。

  广荫牌坊是一座不可多得的冲天柱式牌坊,立于高50厘米的须弥座上,五门六柱,面宽17米,高6.50米,全部用花岗石建造。

  牌坊中间的坊额顶部镌刻风韵雅趣的“二龙戏水”图案;坊额上面的坊板正、背两面镶嵌阴刻“圣旨”两个大字的匾额,字体为宋书,刚劲有力;坊额下面的坊板正面镌刻稳健庄重的“加封广荫”四个大字,背面镌刻历朝历代皇帝加封龙母娘娘的“八大封号”;两侧及上方镌刻人物、龙狮、宝珠和花蓝等图案相配,维妙维肖,令人叹为观止,大赞巧夺天工。

  牌坊稍间的坊额分别镌刻“永济”、“孝道”两个大字,两侧分别镌刻花卉相配。

  “圣旨”两个大字匾额是清德宗爱新觉罗·载湉钦点著名的石雕大师用御用顶级石材精雕而成,并指派钦差大臣率领御前侍卫由京城送达端州。肇庆知府绍荣以感恩之心,亲笔撰写楹联,字体刚劲秀美,并镌刻在牌坊石柱的正、背两面。

牌坊石柱的正面楹联曰:

圣世即今初膺旷典,

黎民从此共庆安澜。

牌坊石柱的背面楹联曰:

众母位隆千秋神圣,

六姬配享五子侯王。

  “六姬配享五子侯王”的典故,是说安南招讨使郭逵于北宋熙宁九年(1076年)奉命征伐交趾(今越南国),兵、粮运送未遭风浪患害并凯旋归来,上表言称龙母娘娘有功。次年,宋神宗赵顼加封龙母娘娘为“灵济崇福圣妃”,赐额“永济”,后来改额为“孝通”。加封五位龙子:长龙为“显济广泽助顺侯”,二龙为“佑济助泽广惠侯”,三龙为“助济普泽敷顺侯”,四龙为“支济顺泽惠福侯”,五龙为“协济敷泽嗣应侯”。敕封龙母娘娘的姐姐为“柔泽翊惠赞灵夫人”,妹妹为“美泽昭惠协顺夫人”;又敕封龙母娘娘结
拜的邻姬许氏为“前殿赞泽夫人”,邓氏为“前殿翊济夫人”,黄氏为“后殿襄泽夫人”,魏氏为“后殿协济夫人”。

  广荫牌坊建成后,肇庆知府绍荣还拿出自己的俸禄,将白沙龙母庙全面修葺翻新。

  端州里人林庆春撰《景福围修堤种树记》碑载:西江洪水退后,肇庆知府绍荣决定“官私措款,刻期兴修”景福围。他带头捐献薪金,共筹集白银2900多两,并督促工程,“屡减傔从,周巡上下,省徭劝劳,万众感奋。”光绪七年(1881年)四月,培修景福围工程竣工,人人额手称庆曰:“今而后室庐燕息,惟我公之德;田畴蜡通,惟我公之功。”

  为使景福围堤牢固和解决修堤经费,肇庆知府绍荣决定在景福围堤上面种植果树,理由是:树根盘结,可以使堤身加固;每年果熟,可以解决修堤经费。他筹集树金400余两,在围堤上面共种植龙眼树3563棵。

  清代光绪八年(1882年)镌刻的《景福围修堤种树记》碑和《景福围修堤种树章程》碑,均有详细的载。

 

 

标签:名胜古迹,白沙龙,母庙,牌坊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