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有条西江古栈道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条古道从无到有,蜿蜒穿越肇庆羚羊峡,纤夫在这条毛毛小路上,拉着历史的船舶走了近千年,直至上个世纪中叶,这条纤道才逐渐废弃,然而至今沿途古人遗迹犹存。 小溪旁的桥墩,依

  一条古道从无到有,蜿蜒穿越肇庆羚羊峡,纤夫在这条毛毛小路上,拉着历史的船舶走了近千年,直至上个世纪中叶,这条纤道才逐渐废弃,然而至今沿途古人遗迹犹存。

 

小溪旁的桥墩,依然那么“傲气”十足。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千百年来,提起栈道,人们自然就会联想到这脍炙人口的诗句。其实,在肇庆羚羊峡也有一条西江古栈道。

  羚山论“旧”

  西江流经千年古郡——肇庆,有三峡。在这三峡之中尤数地处下游的羚羊峡山最高水最深峡最长,也最壮观、雄伟。

  史料载,羚羊峡在肇庆地区东南部,由羚羊山同鼎湖区沙埔镇的烂柯山雄踞西江两岸而成。烂柯山主峰烂柯顶海拔904米,峰峦叠嶂,怪石嶙峋。羚羊山主峰龙门顶高615米,山高坡陡,紧迫江岸。峡谷绵亘7.5公里,河道窄、河床深,两岸陡坡险峻,肇庆城区附近江面宽过千米,而进入峡内河道宽330米,最窄处才200米,平均水深48米,最深点达78米,水流湍急,水卷漩涡。旧时,由于科技不发达,无机动牵引的水上运输工具,这样,东下的船艇还可顺路直放,西上的船只就要靠撑蒿抬橹、架桨扬帆。更多的时候要由船工系缆登山拉纤。

  明代以前,纤道错落不整断断续续,行走不便。明正统十三年(1448年),高要县知县陆驹从这里经过,体会到纤工苦况,遂开始在峡山冷坑等处筑桥梁,以便利行人和船只上行。到明万历十年(1582年)才凿石路,称为“峡山旱路”。明万历三十九年,高要县人陈一龙集资重修,并筑桥13座,峡路才算真正成通途,这就是西江古栈道较完整的雏形。清嘉庆二年(1799年),高要县知县裴盛清再加以修理,筑桥19座,栈道更完整。

  据说,羚羊峡口北岸有一洞,曾建有“羚峡古刹”,因地处羚羊峡口,故而得名峡山寺。古寺始建于萧梁时代(公元502~577年),唐时已很著名,曾是肇庆的一处佛教胜地。唐代著名诗人沈佺期、杨衡以及以“山雨欲来风满楼”而扬名的许浑等,对峡山寺皆有题咏。唐朝以前,羚羊峡有很多猿猴出没,在诗人笔下留下了不少猿啼三峡的文章,而到宋以后的诗歌文章,不再发现有猿啼的记载。峡山刹胜,曾为明、清代肇庆八景之一,可惜古刹近代被毁,今只留遗址。

  由峡山寺东下,沿江两岸景色秀丽,物象景致甚多……

  “古道热肠”

  上个世纪初以前,航运发达,水路成为主要的交通途径,随着公路的兴盛,水道作用减弱,西江古栈道逐渐废弃,被人们遗忘,成为鲜人为知的古遗迹。

  不久前,据说肇庆正计划开发羚羊峡作为一处江景游览项目,那么今日的古栈道风采如何呢?

在一个阴郁多云的周末的早晨,我们匆匆备齐干粮和水,一路轻骑直奔心仪已久的古道,通过肇庆氮肥厂水泵房前的铁栅栏顺流进入峡内。

约半个小时左右,前面靠近山体的茅草丛中隐约可见一段堡坎。我们近前轻轻扒开野草,在残垣断壁中露着几株高大的野剌,没错,这就是古籍上所说的“裴公十九桥”之一。两边的桥墩是用附近的石块垒砌而成,桥板则由两块不大的石板铺搭后再在其上垫石土,石缝里长出不少杂草。我们兴趣盎然地爬上爬下,小心翼翼试探着从桥面走过去又走回来。继续东行,地形又变得恶劣起来,先前比较平缓的滩地不见了,取而代之是陡立的裸岩,江水颜色亦深了不少。

为安全起见,只能待前面的人爬上石壁后,另一个人再跟上。石坎上,我们蹲下身子,扒开杂草,小心寻找可以落脚的地方。

渐渐地在高出水面十多米的岩坎上隐约显出一条毛毛小路。转过山岩,眼前突然一亮,竟发现一处此行最完整的古迹——摩崖石刻。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有最绮丽的风景呀!

此乃人们常提到的西江清风仙阁。只见一块约10×10米的大石壁上,镌刻着四款楷书字。它们全部用红油漆填描,面向江面,在很远的地方都可以看见。石壁略后仰。四款字中最大者为“山川秀美”,它居石壁左上方,石刻高7.25米,宽4米,楷书,大字横一行,张泉题,刻于清道光戊戌年(1838年),之下的“江上清风”为楷书,刻于清康熙三十年(1691年)。中部竖排的“裴公十九桥”刻于清嘉庆二年(1797年),楷书,落款印章比脸盆还大。四款石刻中最小,又被杂草、松树枝遮挡,因此最不显眼者为右上角横一排的“天开灵岩”,刻于清光绪十一年(1885年),大字楷书,小字行书,彭玉麟题。

面对石刻,令人心动。众人小心地用树枝将飘落在字凹的松叶和杂草扫去,使字迹彻底显露出来,并上下左右地寻找角度拍照。石刻的右后方,正好有50号航标灯塔在此。

前行不远,又是山体陡直,紧迫江岸。我们看到南岸烂柯山伸向江边的一列山峰中,有一峰顶上的巨石,如一妇人站立,梳髻垂衣,提着竹篮,拉着小孩,朝西眺望。那就是闻名遐迩的望夫归石!与望夫归石山隔江而望的山体犹如一柄宝剑,高高的直切向江中,远看一片银光的峡道被它占去三分之一。峰顶白雾笼罩,高入云端。山下则江水湍急,浪声阵阵。据史书记述,此处应为大龙门山和小龙门山,高170丈,东南山麓称为龙门汛地。

数小时在高低不齐的乱石堆中行走,脚下皮鞋底被尖利突起的石块砥磨得变了形,脚底板早已又红又肿,痛楚难耐。站在龙门顶下,仰望高耸的山峰,但见山高坡陡,多处出现上百米高数百米宽的绝壁悬崖。它们就像一面面巨型屏障,在那伟岸身躯面前,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那么渺小。

古栈道之行,每一步都要付出汗水,充满艰辛的徒步之旅苦多,累多,而当想到这是第一次古栈道专访时,一切又都变得可亲可爱起来。

其实,西江古栈道早已不见道,也不见路。

古道早已散失在千古不化的山岩中!

刘远平 刘文平 李志江 文/图

 

标签:名胜古迹,肇庆,西江,古栈道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