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度桥”的故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十三度桥”的故事——记龙江河水口坤甸木桥。

    “十三度桥”的故事——记龙江河水口坤甸木桥

    作者:曾耀明

    始建于清朝光绪元年(1875年)的“十三度桥”(本地方言的“度”即“跨”之意),在四会市下茅、龙甫两镇,龙江河中游东西两岸的村民可算得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特别上了年纪的人,更津津乐道地追忆这桥的桑梓情怀,赤子之心,也感受着两岸村民的和谐情感。这座由坤甸木(印尼国宝树木,又名叫柚檀或坤甸铁樟木)特异材料建成的桥梁,纪实着很多动人的故事,不把她传记下来,这历史日后将会失传,也使笔者内疚。

    “十三度桥”在光绪元年十二月就静卧在龙江河中游,连接鹧鸪围、长乐围东西两岸,她象一条纽带传递着两岸人民的友情、亲情。“十三度桥”全长五十米左右,十二组两柱桥桩,桥桩高5米左右(水面至桥面),每根桥柱桩直径五十多公分的坤甸木,把龙江河面分成十三跨。每跨用长5米,宽70公分,厚18公分的坤甸木板作桥面板,一二一二紧密有序地排列在一起,每块桥面板重千余斤。俯视“十三道桥”,像一条黑色的大铁镣锁着龙江河。也像河堤上的一条纽带。虽经历一百多年的风霜,坤甸桥仍面不改色质不变。以坤甸木造桥,在广东极为罕见。因为此桥共十三跨,村民都习惯叫她“十三度桥”,就这样,桥名顺理成章地传了下来。

    龙江河水自深山出来后,直奔平原再注入绥江河。平原河段全长约二十多公里,这河段只有在下游四会城有一座杉木的大桥(龙桥)。“十三度桥”刚好架在这龙江河平原河段的中游。如果没有这“十三度桥”,东西两岸人民的交往,只靠仅能坐五六人的小艇摆渡。龙江河水,像孩子脸,说变就变,只要上游山区下足一个时辰的暴雨,下游的河水就会突然暴涨,使摆渡人措手不及,造成翻船灾难。解放前民间对此曾有谚语描述:“坐稳小艇撑好舵,上游下雨不过河”。

    清朝咸丰年,河东岸下茅镇新塘村有一青年叫李坤,结婚得子后,为生计,离妻别子留下两老及小妹随他人到南洋谋生,种椒割胶。据县志记载那时南洋的生活:行无路,住无房,自建茅厂栖宿,遇上风雨,衣衫尽湿,随时与蛇鼠同眠……苦不堪言,难以尽述。可见在南洋 食也十分艰难。李嫂的娘家是河西岸龙口村人,当时,河东河西两地,通婚人甚多;有民歌为证:“河东新娘河西郎,河西媳妇河东汉;十有五六是亲戚,只恨龙江分两岸。”

    一天,龙江河上游乌云密布,山雨欲来。刚巧那天是李嫂母亲的寿辰,她拖儿带姑回娘家贺寿。来到渡头上渡艇,渡艇已满人,摆渡老汉不在,这时,小儿哭喊要拉屎,李嫂只得上岸,艇上一青年因急赶时间,于是主动摆渡。刚到河中,河水突然暴涨,水流喘急,小艇因超载及摆渡青年没经验,小艇顿时翻倒,小姑在惨叫声中沉没,艇上载客无一生还。此情此景,李嫂吓得目瞪口呆,心惊肉跳,昏死过去……。几年后,李嫂回忆此事,还心有余悸。以后她回娘家,不敢搭渡艇,虽近咫尺也宁愿多走二十多公里经四会县城“龙桥”回娘家。

    李坤在南洋知道此事后,十分悲痛,他立誓要为家乡做一座桥。除自己省吃俭用外,还发动众多在南洋谋生的乡亲,积沙成塔,集腋成裘地筹钱。乡亲们都踊跃资助。但建什么桥呢?如果建轻便的木桥,一场洪水,桥被冲毁,等于没建;如果建石拱桥,跨度大,施工难;用花岗岩石板桥,也不可能(清朝时期,极少有钢筋混凝土桥)。李坤和乡亲们日思夜想难以定案。后经一老汉提醒,决定采用只有南洋特有的柚檀铁樟木(坤甸)做桥。方案决定后,李坤急忙找人绘制桥型,加工坤甸木制件,从南洋装船把木制件运到广州,再驳船运到四会,在四会每艇一木顺龙江河运到目的地。

    此桥在准备施工时,几乎夭折,胎死腹中。原因是:河东某村一恶棍,对运回来堆积如山的上等坤甸木垂涎三尺,只要不准建桥,此坤甸木他便随手可得,更何况,在此摆渡的老汉是他的父亲,桥建成后父亲的生计就难保。于是他纠集一班沙煲兄弟,猪朋狗友阻止建桥,其理由是——此桥像把剑,坏了河东风水。恶棍也想借此挑起河东河西两岸村民的宗族械斗。但河东河西已是“十有五六是亲戚”,谁也不随和他,特别恶棍的父亲,这个憨厚正直的摆渡老汉,耳闻目睹多起沉船死人事故,他也多么想有一座桥,使乡亲受益。他当着众多村民痛骂这居心叵测的不俏儿:“造桥修路,是行善积福,你自己没本事,却反对别人造桥,你不怕天打雷劈?此桥建成,才是河东之福”。老人乘儿子不备,用手中的划桨,痛打儿子……。老汉的慷慨陈词,大义灭亲的行为感动了河东河西的父老,河东父老说:“河西人能出这么贵重的木材,我们河东人负责出劳力施工。”就这样,在两岸村民志同道合,步调一致下,这座用坤甸木建的“十三度桥”很快建成。听说,桥建好后,很长一段时间,两岸村民谁也不肯先过此桥,都说要等李坤及南洋众乡亲回来,让这些捐资造桥功臣先过。后来,得知李坤他们无法回来时,河东河西两岸村民又提议让李嫂先过此桥,李嫂又提议让骂儿打子的摆渡老汉先过。相互推让后,决定李嫂在河西岸、老汉在河东岸同时过桥。李嫂和老汉在桥中相遇时,紧拉着对方的手,热泪盈眶,思绪万千……。两岸村民敲锣打鼓,欢天喜地,杀猪宰牛,推杯把盏欢庆十多天。,听说当年四会县太爷也亲临现场为其通桥祝贺。

    “十三度桥”,曾在1925年因龙江河的特大洪水,桥面板被冲掉,但因为坤甸木重,只倒在原桥下游五米远的河底。水退后,两岸村民很快找到桥板,重新铺上。“十三度桥”,没有赵州桥那样因有鲁班传说惊世;也没有四川大渡河上的铁索桥因江军长征强夺而出名;更没有现在现代化的铁桥、混凝土桥,拉索桥……那样宏伟壮观。她是一座既平凡而又独特的桥,但她确实见证了赤子之心,和谐之情。

    1985年,因龙江河改道,改建钢筋混凝土桥。这座坤甸桥完成了她的历史使命,画下完满的句号,留下美丽的回忆。

标签:肇庆民间故事,四会,龙江河,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