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端州咏碎拾(连载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古寺幽处咏客多。

    古寺幽处咏客多
 
    唐时,羚羊峡北岸有峡山寺。这寺是隋代兴建,周围松竹秀茂,飞泉扬响,古藤缠径,环境清幽。这里很早就流传着一段有趣的故事。秀才孙恪游洛阳时遇到一位佳人,自言姓袁,两人一见钟情,结为夫妻,婚后生下二子,生活如糖如蜜,恩爱比初时更笃。后来,孙恪受托南方某地经略判官。当他携妻带子南下赴任经过峡山寺时,袁氏凄然作色,于寺壁题诗一首云:“刚被恩情役此心,无端变化几湮沉。不如逐伴归山去,长笑一声烟雾深。”题毕,撕破衣裳,生起一袅清烟,化为老猿投深山洞中而去。孙恪当时就吓得呆了,掠定之后甚觉悲伤,原来爱妻乃峡山寺慧猿所变。唐人小说《孙恪》收载这一神话,可见唐时峡山寺已为远近所知。今肇庆尚有“归猿洞”之说传流。
 
    寺在山上,有石道可拾级而上。寺下就是西江故道渡口,过往行人多有谒寺者。沈全期有《峡山寺赋》,许浑有《岁暮自广江至新洲往返中题峡山寺》(四首),杨衡有《游峡山寺》,可见唐代一些著名诗人曾先后游览过这座古寺。沈,许,杨三家之作各具特色,又有异曲同工之妙,把一座羚峡古寺描绘得十分雅致。
 
    沈全期游寺时是龙神二年(公元706年)六月,他从谪所骢州(今越南义安附近)受召北归,心情欢悦,不怕山高崖险,“结缆山隅”,即盛兴登山,“周谒精舍”。因为他观察颇为全面,所以《峡山寺赋》写得辞意俱佳。请看其中一段:
 
    峡山精舍,端溪妙景,中有红泉,分飞碧岭。若乃忍殿临岸,禅堂枕江,桂叶熏户,莲花照窗。银函狮子之座,今刹凤凰之柱。野鹿矫而屡驯,山鸡媛而频舞。千层古龛,百仞明潭,幡灯夕透,杖本朝函。炎光失于攒树,凉风生于高竹。仙人与天乐俱行,花雨与香云相逐。法侣徘徊,斋房宴开。心猿久去,怖鹤时来……

    诗人正当惬意,在他看来,一切都是美好的,可爱的。殿堂,竹树,飞禽,走兽,日光,灯影,以及僧侣的活动情况,都写得有神有韵,气氛是那样肃穆宁静。可惜在他的着眼点多在山上,水中情状着墨不多。长于写水的许浑则上下兼顾,江上景物也尽收笔底,所题四首四十八韵,其中涉水之句不下十数,如“海鲽朝上见”,“溪雨夜灯船”,“水曲岩千迭”,“猿饮倒垂藤”,滩涨危槎没“,”“长溪抱碧岭”等,都极尽水中生意。难怪后人评他的寺有“许浑千首湿”之饥。
 
    杨衡的诗也写得很好。据说他曾与符载,崔群,宋济同隐庐山,号山中四友。友人偷得杨衡的诗应试登第。杨衡发觉后追至考场,亦登第,他见到偷诗的人时很是恼火,愤愤问道:“‘一一鹤声飞上天’在否?”那人说:“此句君最惜,不敢偷。”杨衡笑了,说:“犹可恕也。”《游峡山寺》也甚工,此沈,许来凝练概括,意境清淡开阔。诗不长,抄引于下以资工赏:
 
   结构天南畔,胜景固难俦。幸蒙时所漏,逐得恣间游。路树荫松盖,褴藤维鹤舟。雨霁花木润,风和景色柔。宝殿淌丹扉,灵幡垂绛旒,照耀芙蓉壶,金人居头上。翔禽拂危刹,落日避层楼。端溪弥漫驶,曲涧流氵爰流。高居和重沓,登临自夷犹。烟霞无隐态,岩洞岂遣幽?奔驷非久跃,驰波肯暂留?会从香火缘,灭迹此山邱。
 
  三人所游同一寺,感受却大不一样。杨衡曾是隐士,想在这里出家;许浑奔波仕途,又时值暮岁,心中充满异乡之情,因有“岁稍别良朋”,“何处寄归心”之叹;沈全期得召回京,暗自庆喜,他自省一番之后,唱出了“嘉尔来之放逐,为吾生之津梁”,似乎这次贬谪成了他一生之大幸,当日离京时的愤懑一下子全部烟消云散了。观此三者,真可谓情之不同,盖由身世异也。

标签:肇庆民间故事,肇庆,唐人,端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