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公子与崇龟换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风流少爷钱公子与崇龟换刀的历史故事。

    话说大唐昭宗李晔时期,端州(今广东肇庆)有家姓钱的富户,其家世代经商,广有良田,大小绸缎庄数处,家资颇丰。但美中不足的却是钱家一直子孙不旺、人丁单薄,及至传到了钱桂这一代,家产虽依旧丰盈,不过其后继者却也是依旧的乏人,眼见他已年近四旬了膝下却仍无一男半女。

    为了续接香火,钱桂这些年来不断地娶妻纳妾,不断地烧香拜佛,有道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钱桂刚过了四十岁生日的时候,他的一个小妾终于有了惊人的喜讯,怀孕了,钱家上下自然是欢喜不尽。

    从小心翼翼的十月怀胎,到惊天动地的一朝分娩,在苍天的保佑下,一个男婴顺利地来到了他们钱家。

    钱桂给他的宝贝儿子取名叫钱继,钱继在全家数十口人的精心呵护、百般照料之下渐渐地长大了。这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钱家小少爷到了十七八岁时,虽然模样眉清目秀的招人疼爱,但他一不爱读书,二不喜欢经商,整日价不是混迹于他家的那些姨妈丫鬟之中调情嬉笑,就是与几个小厮在外偷偷的押妓嫖娼。钱老员外忙于生意,对他家这位宝贝少爷轻狂浮浪的行为几乎一无所知。

    一天,钱继又准备带上几个小厮外出鬼混,有个小厮笑嘻嘻地对他说道,“少爷,咱们这个地界也太小了,方圆几十里就这么一个翠香楼,那里面的几个姑娘不知已被少爷玩过多少遍了,少爷总去这个地方还有何趣味呢?”

    钱继不高兴地问道,“以你说,我们应该去哪里玩?”

    “去广州。”这位小厮接口说道。

    “广州?”

    “是啊,广州可是个大地方啊,听说广州的妓院多得数都数不清,人家的那些姑娘那象我们端州的这般土里土气的上不得台面,那可是个顶个的貌美如仙啊,少爷若是见了准保连魂都被人家勾去了。”小厮煞有介事地说道。

    “可是,广州地处遥远,我们如何去得?”

    “少爷,我们府上过两天就有去广州的货船,少爷如今就赶紧同老爷说,你想学着做生意,你想让管家带着你出去见见世面,老爷看你想学好,兴许会同意的。”

     钱继点头笑道,“这个主意好,我现在就同爹爹说去,爹若是不准我去,我再央求我娘。”

    钱继他们始料未及的是,钱老爷一听说儿子想学做生意,竟一口应允了,倒是钱太太百般的阻拦,令老爷和少爷费了不少的口舌方才同意放行。

     几天后,钱继带着他的贴身小厮登上了他们钱家专雇的装满丝绸稻米的一艘大货船,船沿着西江顺流而下,一路上晓行夜宿,不一日,他们来到了富庶繁华的广州城。

    钱继站在船头,但见江面上的船只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江岸上各色小楼林立,商家店铺的幌子迎风摇弋。他们的船在一处码头泊了下来,钱继一行人等上了岸。

    上岸之后,管家安排好了打尖住宿之类的事情,就带着钱继等人去逐个拜访那些相熟经纪和老客户。街道上行人熙熙攘攘,人群之中不时走过的一些高鼻深目满脸胡须的异国汉子令钱继惊奇不已,更让他意乱情迷的是,每当看到一些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美貌女子从他身边走过时,他总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使唤,从她们那衣领低开的胸口处,一个个白净细腻的脖颈令钱继垂涎三尺。

    满脑子想入非非的钱继再也不肯同管家到处乱跑了,他对管家等人说道,“你们自去办事好了,我有些累,我回客馆歇息一下。”

    钱继同他的那个贴身小厮悠闲地往客馆的方向走回去,正行间,钱继忽然看到不远处一户人家的门口站着一位轻罗缦纱的年轻女子,女子仿佛也正在朝钱继这边望着,他赶紧往前走去,在距这位女子数步远的地方钱继不敢再朝前走了,他心慌意乱地停了下来。人虽然站住了,但他的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位女子桃花一般的脸庞。

    这位女子身材窈窕,衣着艳丽,髻云低垂,钗玉生辉,酥胸微露,媚眼摄魂。此时的她也已被眼前的这位细皮嫩肉的翩翩公子哥所迷,她也一往情深地盯住了钱继。

    钱继的魂早已被这女子勾走了,他的双脚不知不觉地往前挪动着,看到钱继往前走,女子毫无怯意,她仍然站在原地不动。钱继走到了女子的身边,女子满面娇羞,微微地低着头,他可以清清楚楚地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芳香,面对如此美色,钱继的胆子渐渐地壮了起来,他一把握住了这女子娇小的玉手,口中刚刚说出“姐姐”二字,突然院中传来一声“芳儿。”

    女子闻声立即争脱了钱继的手,娇声颤动地小声说了一句“你晚上再来。”说完便象鹿儿一般地跑回到了院子里。

    此时,钱继还傻呆呆地站在人家的院门口,站在远处的那位贴身小厮赶紧跑过来拉着钱继边走边提醒道,“少爷,这可是良家女子啊。”

    “我当然知道她是良家女子了。”钱继一边走着,一边留意着女子家门周围的建筑特点,他是为了晚上来时不至于找错家门。

    主仆二人回到了客馆,此时正午刚过,距天黑尚有好几个时辰,钱继在客房中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他仿佛觉得一个时辰比一年还要漫长。

    这位名叫芳儿的年轻女子是一商人的妻子,丈夫常年在外经商,家中只有她和双目失明的婆母以及一位女佣三人。清冷单调的生活使得她内心孤独寂寞的感觉与日俱增,今天见到的这位玉面小少爷,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那份渴求和欲望,芳心大乱的她,简直都耐不到天黑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黑,芳儿悄悄地走到院子里,她轻轻地打开了大门上的门闩,微微地让大门开了一条缝,然后她就躲在大门附近的花丛里等待着那位玉面小少爷的到来。这正是:

    月浅灯收,多在偷情处。今夜掩妆花下语,明朝芳草东西路,但了心愿事,不学相思树。

    话说本地有一王姓的屠户,皮肤黝黑,家中排行老三,人称“王黑三”。王黑三虽以屠宰为业,但他平素最好赌钱,一旦赌输了,他就常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营生来补充一部分损失。这天,他又赌输了,天一黑,他便带上他的那把尖尖的屠刀出门寻事去了。

    王黑三家住城东,狡猾的他便把城西做为了他的作案地点,芳儿她家正巧就在城西。王黑三到了城西后就逐个观察住户人家的门窗,突然,他发现有一户人家的大门微微地开着,他站在门口仔细听了听,院子里没有任何动静,他认为这家人肯定是忘了关门了,真是天赐良机啊,他轻轻地推门走了进去。

    这时候,藏在花丛中的芳儿看到一个人影走进来,她还以为是她的那位玉面小少爷来了呢,于是芳儿一面小声喊着“冤家,挨千刀的。”一面激动地扑了上去。

     王黑三刚走进院子没几步,突然听到什么“挨千刀的”,还未来得及判断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看到有一条黑影扑了过来,做贼心虚的王黑三以为是人家来抓他,便本能地举刀朝黑影刺了过去,只这一刀,可怜的芳儿便芳魂归西了。

    王黑三夜间出来本是为了行窃,没想到却出了人命,吓得他连刀都顾不上拿走就夺门而逃了。

    就在王黑三逃走之后不久,风流小少爷钱继也悄悄地摸进门来,刚走了几步突然脚下被一样物体给绊倒了,伸手一摸,一个人躺在地上,再一摸,摸到了粘糊糊的液体,一闻,血腥扑鼻,钱继顿时魂飞魄散,拔腿就跑。他跑回馆舍后越想越害怕,如果官府追问起来,自己怎么能说得清楚呢?想到此他便不由纷说地命令管家等人赶紧上船,趁夜逃走了。

    这夜间发生的一切都是在悄然无息中进行的,第二天天亮,芳儿的家人才发现了院中卧在血泊里的芳儿,她们立即报了官。

    衙役扑快们根据血迹找到了钱继他们所住的那家馆舍,再由店老板和船老大们提供的线索,扑快们立即骑马沿江向西追去,钱继他们的船由于是逆流而行,走得很慢,没用几个时辰就被扑快们追上了。

    倒霉的钱继被带进了衙门,经过初步审问,钱继供出了他和芳儿如何约会,如何赴约,又如何发现芳儿已被人杀害等情节,接下来无论再怎样严刑拷打,他宁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案件很快就报到了刺史大人的手里,刺史是当地州郡的最高军政长官,当时的广州刺史叫刘崇龟,刘崇龟清正廉明,断案如神,执法如山,深受当地老百姓的拥护和爱戴。

    刘崇龟先提审了钱继,然后又仔细地勘察了一番现场,最后他拿着那把作案用的凶器反复地端详了起来,当他认出了这是屠户专用的刀具时,他的心里已有了破案的方向。

    刘崇龟当即对手下说道,“三日后本府要大宴宾客,你等传令下去,明日全广州城的屠户都要带上刀具到府衙听候差遣。”

    官府的命令哪个敢不听从?第二天,城里所有的屠户都带着刀具来到了刺史府衙的后院里。人们正等得心焦时,有个官员出来对大家说道,“各位,很抱歉,府上所订的猪羊今日来不了啦,你等且先回去,明日再来。各位走时把你等的刀具都放在这里吧,免得拿来拿去的麻烦。”

    等屠户们都走了以后,刘崇龟命人悄悄地把那件凶器放进了屠夫们的刀具里,然后又随意从其中拿出了一把。第二天屠夫们如约来到府衙后开始认取自己的刀具,剩下最后的一个屠夫说什么也不肯拿那件凶器,他大声喊道有人拿错刀了。刘崇龟闻讯走了过来,他问众人这是谁的刀子?有人认出这是城东王黑三的刀子。刘崇龟问王黑三为何没来?众人都说不知道。

    刘崇龟即刻命扑快们去城东寻找王黑三,不久,扑快们回来报说,“王黑三在案发的那天晚上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至此,已经基本可以认定王黑三是作案凶手了。但是如何捉拿王黑三呢?刘崇龟心生一计,他命人从牢中提出了一个死囚犯,对外谎称是杀害芳儿的凶手,把这位替死鬼斩首之后就宣布结案了。

    流亡在外的王黑三得到消息案子已结,便放心大胆地回家来了,谁知他刚一进门,就被早已埋伏多时的扑快们逮了个正着。

    王黑三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风流少爷钱公子经此一难后性行大变,从此努力读书,广结善缘,后来竟成了一位当地的贤明绅士,再后来,儿女绕膝,子孙满堂。

    刘崇龟在僖宗李儇即位后被调到京师任兵部员外郎(员外郎,该部下设部门的一个副职,相当于现在的副司厅级),后来又迁任为礼部员外郎,最后又迁任史馆修撰。

    从这几个职位上可以看出刘崇龟不仅才学过人,而且还文武双全。

标签:肇庆民间故事,肇庆,崇龟,历史,故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