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挖掘村史文化 寻找乡村根源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加快,农村人口外移加速,“空心村”增多,农村精神家园也面临着危机。肇庆市社工委自2013年开始,在全市各个县(市、区)开展“弘扬村史文化,重塑精神家园”农村社会建设工程,夯实我市基层治理基础。

肇庆:挖掘村史<a href=http://www.sun0758.com/culture/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a href=http://www.sun0758.com/culture/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文化</a></a> 寻找乡村根源

道悦村内由民国书法家于右任题字的梁氏大宗祠。西江日报记者严炯明摄

肇庆阳光网8月24日讯 据西江日报报道 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加快,农村人口外移加速,“空心村”增多,农村精神家园也面临着危机。肇庆市社工委自2013年开始,在全市各个县(市、区)开展“弘扬村史文化,重塑精神家园”农村社会建设工程,夯实我市基层治理基础。

德庆武垄镇云楼岗村

以村史文化改善基层治理

8月12日,德庆武垄镇云楼岗村下起雨来,村里的62岁老人陈盛元带着记者来到村内的陈氏祠堂避雨。记者观察到,在祠堂门口贴着一张光荣榜。“这是今年村里考上大学的孩子,乡贤理事会对每个孩子都发放了一笔奖学金。”陈盛元说。

云楼岗村对文化教育相当重视。据记载,该村搬迁到此定居后,共有4人高中进士,现在在该村古祠堂广场前,还耸立着三座气势显赫的进士石碑。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云楼岗村部分村小组已经自发出资,每年对考上大学的本村学子作出奖励。

2015年,云楼岗村成为我市的村史文化试点村之一。“我们村民积极挖掘家族和村子的历史,找到了自己的根,找到了归属感。”陈盛元说,借着成为村史文化试点村的契机,村民成立了乡贤理事会,以便更好地治理村子。“乡贤理事会通过组织集资,将两条村道硬底化,还专门建立一个教育基金奖励村内考上大学的学生。”他说。除了建立教育基金,乡贤理事会还发挥着村委会“智库”的作用,推进了村内农家书屋建设、排水沟重新改造、美化村内环境等。

在经过硬底化的村道两旁,百年的古榕树和新建的喷水池、文化广场相互辉映。“文化广场在2013年建成后,我们村民每年春节都会在这里举行文艺晚会。”村民陈先生说。陈盛元也说,自从云楼岗村成为村史文化试点村后,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因此找到归属感,“年轻人都乐意常回家看看了。”

德庆悦城镇罗洪村

挖掘乡村文化经济“宝库”

8月12日中午,记者来到德庆县悦城镇罗洪村。走了一圈后发现,村内耸立着众多风格独特的明清古祠堂,还有“镬耳屋”,掩映于大量古树中。

罗洪村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岭南古村落,为了唤醒人们对村庄的回忆,罗洪村村委会在政府的支持下,将村子打造成玉龙寨风景区。“村民对村史文化工程建设非常热心支持,并与新农村建设一起推动。”罗洪村莫支书介绍道。在罗洪村中,记者处处可以看到村史文化在乡村卫生建设、乡风文明建设、乡村治理中的印记。

目前,罗洪村还保留着独具岭南特色的民间舞蹈《雄鸡舞》,以及一种奇特的古方言。这种古方言只有村民会讲,村民间可以互通其意,外人却不得其解,因听起来像“小鸟在唱歌”,故被人们戏称为“鸟语”。在村中走访时,记者发现一面“鸟语墙”,路过的一位老村民莫先生热心上前对照着“鸟语墙”,教导记者如何发音。

除了拥有悠久的历史,罗洪村的文化底蕴也非常深厚。村内的莫姓村民都是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的后裔。村民为了纪念莫宣卿,于公元1571年建造了莫氏大宗祠,自此成为人们参拜状元的圣地。此外,村民们为了纪念他们的先辈,还在宗祠内的前堂立了一尊莫宣卿的石像。

在罗洪村内,还有一幢古书室,叫北顾书室,建于清代晚期,曾被征用为钱庄。如今,书室内陈列着以前农民进行耕作、捕捞等的生产工具,供村民和游客回忆和寻找过去的日子,颇具农家特色。为了满足村民对文化的需求,近年该村还将书室设置为农家书屋。

高要区新桥镇道悦村

留住文化,记住乡愁

高要区新桥镇道悦村是我市“村史文化大家庭”今年新增加的“成员”。8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该村的一幢两层阁楼式建筑前,看见门口挂着一副牌子名为“寒庐”。

据了解,“寒庐”是有着“高要才子”之称的梁寒操的故居。目前,房内住着一位86岁的老人梁寒淡,他是梁寒操的亲戚。在梁寒操的后人相继离开家乡后,他仍然留守在这里,守护着梁寒操的故居。2012年,梁寒操的后人提供了有关梁寒操先生的图片和文字资料给“寒庐”,新桥镇政府对“寒庐”进行了重修,并将这些珍贵的资料摆放在陈列厅。

村中老人梁伟文向记者谈起以前道悦村的一种特色手工艺品——洋篮。据说,当时道悦村村民编织的洋篮十分精美,远销海外。“上世纪80年代,道悦村洋篮编织最为兴盛,我们编织的洋篮还去参加了广交会。”不过,受到现代工业化生产的冲击,道悦村手工编织的洋篮日渐式微,目前村内已经没有手工艺人继续编织洋篮了。梁伟文认为,一种传统手工艺逐渐消失十分可惜,他觉得在挖掘梁氏家族的古老事迹外,更应留住这种手艺,“这才会让村里的年轻人更好地记住乡愁。”

高要区社工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道悦村村史文化建设除了整理梁氏家族族谱外,还在梁氏祠堂内墙两边安置了文物展示玻璃柜,用于陈列反映民间传统文化、特色文化的文物。“通过村史文化建设,希望形成道悦村善治的局面。”该工作人员说道。

西江日报记者 严炯明 实习生 莫宜霖 通讯员 高恩爱

◎延伸阅读

以村史建设为表,基层治理发展为里

从2013年到2016年,全市已经建成36个村史文化试点村。肇庆市社工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村史文化建设只是一种手段,借助共同文化根源形成村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进一步增强农村基层自我服务、自我管理的能力。在挖掘本村的历史文化同时,村里成立了“村民理事会”或“乡贤理事会”或其他村民自治组织,日益成为村民事务处理、矛盾调解等自治、自我管理的良好平台。市社工委将对每条试点村进行评估验收,并按百分制进行打分。其中,有关村民组织发展和议事等事项就占了65分。通过村史文化建设,最终达到农村基层治理改善、基层组织发展以及农民精神面貌改善的目标。

标签:文化资讯,肇庆,村史文化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