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肇庆四会市青云纪念馆的背后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走在四会市江谷镇,青云小学门前蜿蜒而过的乡道,很快就到了青云纪念馆,青云纪念馆前设有“青云直上”的馆徽、抱着《论语》的慈祥端坐的周之贞铜像。纪念园平日游客不多,但抗日战争期间就是青云幼儿教养所,收养了800多名难童,让他们有书读、成长,承载着周之贞等爱国人士“延续国脉”的理想。筹办者周之贞,首任院长周之贞,是顺德北滘人,1905年加入同盟会。抗战爆发,激发了他的爱国
走在四会市江谷镇,青云小学门前蜿蜒而过的乡道,很快就到了青云纪念馆,青云纪念馆前设有“青云直上”的馆徽、抱着《论语》的慈祥端坐的周之贞铜像。纪念园平日游客不多,但抗日战争期间就是青云幼儿教养所,收养了800多名难童,让他们有书读、成长,承载着周之贞等爱国人士“延续国脉”的理想。筹办者周之贞,首任院长周之贞,是顺德北滘人,1905年加入同盟会。抗战爆发,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听说家乡人民遭受战火蹂躏,他联合了一批社会贤达,变卖家产,冒险返回抗日救国,救孤儿难童,“以续国脉”。  周之贞等经过多方筹划,选择了当年的广宁县荆让乡佛山村(解放后划归四会)为难童安置点,再将其选为当年国统区广宁县荆让乡佛山村为难童安置点,再将收容的难童带回家中,再由其安排,在此期间,周之贞等人选择了该区域内的广宁路,并将其安排在该区域内,并将其安排在广宁路一带,并将其安排在该区域内的佛山寺、佛山寺、高山寺、高山寺等地,通过多方筹措,周之贞等选择了当年的广宁县荆让乡佛山村(大名鼎鼎)为难童孩子们的年龄差不多是男孩,年龄稍大的11、12岁,小的只有7、8岁。根据统计,从1941年到1945年这5年间,教养院分期分批集中了800多名难童。  在建立初期,教养院的困难儿童必须安置住宿,同时也要解决衣食问题。周之贞出钱出力,设法征召一批有志青年作管理员,深入群众宣传走访,得到佛仔塘村民的大力支持,借了祠堂、空房,作为难童及管理员的栖身之处。接着,周之贞带领教养院工作人员在村背山脚的一块空地上,建造了简易平房作为校舍。馆内展示的资料显示,教养院全体人员齐心协力,稍大一点的孩子也参加劳动,到附近的龙湾圩、江谷圩搬运砖瓦、木料。历经一段时间的艰苦劳作,建起了一所简朴、实用的平房,分设大礼堂、教室、宿舍区等,并开辟了体育活动场地。   教养院在学习知识的同时,十分注意锻炼学生的劳动能力,培养他们刻苦耐劳和爱国意识。周之贞规定教养院所有人员都要参加劳动,实行半耕半读。每天上课之余,孩子们要开辟菜园,做手工、磨豆腐等,每天都要集中到饭堂吃饭前,集体高呼“不忘国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等口号,逐步树立起勤劳节俭和爱国的思想。   朴素的村民总是力所能及地为教养院提供帮助,最令人难忘的是他们的无私爱护。一九四四年间,日寇入侵四会,江谷也无法幸免,日军四处抢劫,村民逃亡。佛仔塘村略微偏僻,教养院也未雨绸缪,将学生分散到村民家中,家家户户都有三两个,并与村民约定,如鬼子进村,家家户户带领学生一起逃亡或上山躲避。在村民的呵护下,教养院的所有孩子都化险为夷。   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胜利,教养院全体师生与群众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从那以后,周之贞决定将教养院搬回顺德开办,还增设了青云中学,让教养院的学生按时深造。那一年秋天,师生依依不舍,惜别患难与共的佛仔塘村民。  一九九二年,周松、李强、陈大展、赵继祖等重访佛仔塘村,感慨万千。为了追思周之贞等社会贤达的功绩,报答佛仔塘村乡亲的爱戴,他们集资在佛仔塘前兴建一座200平方米的平房,起名「青云儿童教养院纪念馆」,并在此兴建公墓。2003年,校友李伟强独自捐款1300多万元,在江谷镇修建了按省一级标准建设的小学,命名为“青云小学”。   近几年,四会市委、市政府对纪念馆进行了升级改造,充分展示教养院的变迁历史,江谷镇还在不断完善纪念馆周边的旅游服务,并安排讲解员向市民游客宣传历史,弘扬“青云精神”。五月,青云纪念馆入选肇庆市第五批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标签:文化资讯,教养,村民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