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培植土壤培养专业人才 解决非遗传承发展问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千年古郡肇庆,留存了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肇庆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做了大量有效的保护和传承工作,但是,由于经费问题、专业人才的限制,我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还有很大的空间。

专家表示,解决非遗传承发展问题,培植土壤培养专业人才是长久之策

后生“闻鸡起舞”方能 “人走歌留”

在我国第九个文化遗产日,市文广新局、端州文化局联合在七星岩牌坊广场主办了“舌尖上的肇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展”活动,近40个传统美食项目和制作技艺集中亮相。此外,活动现场还设置了图片展览区,详细介绍了悦城龙母庙会、端砚制作工艺、德庆雄鸡舞、怀集贵儿戏等38个市级以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市民在“赏”“试”“食”中,全方位感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魅力。

千年古郡肇庆,留存了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近年来,我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做了大量有效的保护和传承工作,但是,由于经费问题、专业人才的限制,我市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还有很大的空间。何以解决这些难题?“政府主导、社会参与”、“让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走校园、走进课堂,培育学生的文化传承意识,培养专业人才”成为非遗工作者、专家的呼声。

【保护现状】一批具有代表性的项目及传承人得到有效保护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是一项全新的工作,2006年,我市组建了肇庆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专门负责组织实施和指导开展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查、认定、申报、保护和交流传承工作。各县(市、区)也相应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市、县两级成立了以群艺馆、文化馆业务干部为主要成员的普查工作机构,全市各镇(街道)、村相继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机构,形成了市、县、镇、村四级普查工作联动机制和工作网络。

为有效地保护、传承肇庆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一边抓好申报工作,一边做好传承发展工作,全面推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和传承发展工作。

通过全市范围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工作,全市共收集非遗线索4433条,重点调查项目255个,基本理清了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分布脉络。截止到2013年12月,全市共有142个项目(包括县级)列入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其中端砚制作技艺和德庆悦城龙母诞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名录”;怀集龙鱼舞、贵儿戏、德庆雄鸡舞、广宁玉雕、四会玉雕、四会邓村古法造纸、四会贞仙诞、封开五马巡城等17个项目被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此外,我市还成功申报和认定1名国家级传承人和12名省级传承人。通过积极申报,我市一批具有代表性的非遗项目及传承人得到有效保护,促进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后继工作的顺利开展。

【面临困境】经费不足、专业人才缺乏是传承发展瓶颈

“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发展工作虽然取得一定的成绩,但仍存在不少突出问题。”市文化馆副馆长、主管非遗工作的赵金强坦陈。

赵金强表示,挖掘、整理、保护、传承、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重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当前,非遗保护与传承工作的瓶颈在于“经费不足、专业人才缺

乏”。“我们所申报的项目中,有些项目发展很好,如端砚、龙母诞、五马巡城等10几个省级以上的项目。发展好的原因,一是地方政府非常重视这些项目的发展、推广;第二是群众基础非常好,有传承土壤。另一方面,从市级非遗中心到县级非遗保护中心都是由文化馆人员兼职为主,没有专业、专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人员的配备。”

“肇庆境内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面临着濒危的严峻局面,一些传承项目若不及时加以保护、传承,会面临着‘人走歌息’、‘人亡艺绝’的情况。”市文化馆馆长陶卫红说,比如,怀集贵儿戏,年轻人觉得老土,都不愿意学习,加上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几乎无时间和心思来思考和开展这传统的文化活动,令此项目很难找人传承下去。还有疍家糕制作技艺,由于它的制造技艺繁琐,更重要的是市场经济效益差,没有经济做支撑,所以,它们现在都处于自生自灭的濒危状况。

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端砚制作技艺”传承人、国家级制砚艺术大师梁焕明,肇庆(金渡)花席编织技艺传承人何冠醒,对各自所传承技艺的认识很能验证陶卫红、赵金强二人的观点。

端砚制作技艺传承、发展绝对没有问题。”梁焕明信心十足地对记者说,“原因有多方面,一是多年来肇庆市政府一直在大力推广端砚文化,拓展了端州制作技艺平台;二是端砚已形成了一条产业链,端砚制作技艺有很好的经济支撑;第三,有很多年轻的端砚爱好者加入了制作行列;第四,老一辈的端砚制作者不再保守,广收徒弟,将祖传雕砚技艺传给徒弟。”

2012年10月18日,梁焕明开堂收徒,将祖传雕砚技艺“阴阳双刀”正式传于外人。在新收的75名梁氏弟子中,大多为端砚发源地端州白石村村民,也有外地、外省的工艺师,有的还是砚界专家。“我现在只收外地的徒弟,想让端砚制作技艺传播到外省、外国去。”据统计,目前,肇庆端砚民营生产企业100多家,端砚作坊400多户,从业人员3000多名,由端砚产业带动的综合年产值10亿元。

肇庆(金渡)花席编织技艺就没有端砚制作技艺这么“好命”了。花席作为肇庆的一个特产,由于没有市场,花席编织技艺临近濒危。“以前,高要以金渡、莲塘为中心的附近各大小村庄,家家户户都编花席,现在回村几乎看不到织席的人。”说起高要花席的命运,高要莲塘人何冠醒有点伤感。她跟记者回忆起那时高要莲塘编花席的盛况。“那时,编花席能给家里带来经济收入,女孩在4、5岁就开始学编花席。农闲的时候,姑娘们、媳妇们聚集一处,一人蹲一块小地方,边编草席边聊天,很开心。那种生活一直留在脑海里,挥不去。”作为肇庆有名的画家,由于小时候的烙印挥之难去,何冠醒以花席编织为题材,创作出不少美术作品。

【破解办法】 将非遗搬进课堂,培植土壤,培养专业人才

面对非遗传承发展的现实问题,非遗工作者与专家都提出了解决办法。“重在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在政府主导下,采取各种手段去发展社会团体、个人参与到非遗保护传承工作中来。”赵金强强调。

“与教育部门紧密合作,让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进校园、走进课堂、编进教材,让我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走近民众,培植保护、发展非遗的土壤,培养非遗研究专业人才。”非遗研究专家说。

何冠醒专职是老师,出于对花席的不舍情愫,她把花席编织技艺从生活中延伸到课堂上。上世纪90年代末,她开了花席编织技艺课。“要大量买草,又没有那个经济实力,也没有那么大的教学场地,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办法,将纸裁成条状,用纸条代替草来教学生编。”十几年的课堂经营,目前,花席编织课成为何冠醒所在学校的特色课。尽管,高要花席编织技艺传承发展面临困境,但何冠醒竭力将这一技艺传承发展下去。“我一直在想,花席能否像端砚一样转型,端砚的实用价值在消减,而它的收藏、观赏价值在上升。随着花席的实用性降低,能否将花席做成一种工艺性比较强的产品?让花席不再是平面,做一些立体的,比如手袋、帽等艺术品。”

值得庆幸的是,作为根植我市的唯一一所公办本科高等学院——肇庆学院,自2010年开始,开设了文化遗产与保护课,重点讲授《中国文化遗产概论》、《非物质文化遗产学》、《岭南文化》等课程。去年,肇庆学院还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所,以历史学、文化遗产学、人类学为依托,对肇庆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专题研究,不断挖掘和提升历史文化名城肇庆的内涵。目前,该研究所有15位校内研究人员、2位校外专家。

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肇庆学院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龚坚博士表示,加强地方院校对地方文化遗产的教学与研究,通过教学活动,传递、传播地方传统文化,培养大学生保护传统文化、传承文化遗产的意识,是非遗保护、传承、发展的长远之策。

记者 肖桂芳 通讯员 张展红

标签:文化资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非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