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肇生:肇庆画坛有明晰文脉传承 这使得我们这代人得益匪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个艺术家的成长,包含着诸多因素,我觉得自然与人文都不可缺。人文乃读书,自然则需行走。书养文,自然养气。相同之环境会创营不同之氛围,也会滋养出不同的艺术家。

莫肇生 清风明月自往来

一个艺术家的成长,包含着诸多因素,我觉得自然与人文都不可缺。人文乃读书,自然则需行走。书养文,自然养气。相同之环境会创营不同之氛围,也会滋养出不同的艺术家。

要说到我自己走过之路,同样离不开这两种因素。常讲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出生成长之地为岭南文化之主要发祥地,也是孕育岭南画派成长之地。高剑父常往来端州鼎湖之间,并发现了年少的黎雄才;关山月领广东画院画家至鼎湖山写生,创作了鼎湖山组画;林丰俗、郝鹤君也成长于肇庆,这一非常明晰之文脉传承,使我们这代人得益匪浅。

肇庆之自然环境得岭南灵秀之美,江河湖溪,峰林叠翠,不得不说是养育山水画家之福地。黎雄才的山水课徒稿大多在鼎湖山得之;李可染在七星岩那十多张铅笔速写,更是意趣精微。我记得许钦松主席在我的写生展中讲过一段话:“莫肇生是在山水之间画山水画,而我们则在广州的高楼大厦中画山水。”可见自然之大美对一个艺术家、特别是山水画家之重要。

岭南之秀气可能会使画者走向润泽、秀美,或许会柔弱,调整滋养之成分及环境,融入更多不同之元素,会使画者更加丰厚、雄浑。关黎在早期就经常来往于大西北,早个月去甘肃还听过不少有关他们的故事。这从另一方面证明:滋养成分之丰富性、艺术之交融,都是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必备之心性。

从我自己这十多年之经历,感受的就是那份来自自然与人文之滋养,结果不知如何,但那过程可是一种喜悦、一种享受。

莫肇生

肇庆美协主席

“岭南之秀气可能会使画者走向润泽、秀美,或许会柔弱,调整滋养之成分及环境,融入更多不同之元素,会使画者更加丰厚、雄浑。”

标签:文化资讯,莫肇生,肇庆画坛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