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城市历史文脉 留住肇庆特色“乡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有人说:“一座建筑如同一部史书,汇集了中国古典美学、建筑学、文学、哲学和风土人情等历史信息,是历史最真实的见证者。”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肇庆,源远流长的历史,是这个城市的根基和灵魂。

有人说:“一座建筑如同一部史书,汇集了中国古典美学、建筑学、文学、哲学和风土人情等历史信息,是历史最真实的见证者。”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肇庆,源远流长的历史,是这个城市的根基和灵魂。

“城市建设,要体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对肇庆来说,保护好城市的古建筑,是一种留住“乡愁”、延续城市文明记忆的文化实践,更应成为建设现代化城市的应有之义。

记者 万涛

西江两岸“四塔擎天天宇稳”,专家认为属于肇庆的城市特色之一。图为四塔之一——位于端州区的崇禧塔。记者 范奔乐 摄

我市古建筑等文化遗存丰厚

曾几何时,能在倚岩茶楼“叹茶”是一件极其荣光的事,如今还有多少人熟知?创建于1924年的倚岩茶楼曾是肇庆最繁华的茶楼,在许多肇庆老街坊的心里,它承载着一个温暖的回忆,一段难以忘怀的时光。

然而,今年夏天的一场大火,让位于城中路和正东路交界的倚岩茶楼旧址成为了永远的过去。

市文广新局文物科邓杰告诉记者,民间一些有价值的古民居、骑楼等传统建筑里,居住的往往是基层的人,木质为主的内部结构,加上老化的电线很容易存在防火方面的问题。有些古祠堂的业主嫌弃古物的破旧,竟然在重修的过程中,将先代流传下来、具有一定价值的物件“旧貌换新颜”,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折腾,古物反而丧失了历史的厚重感。

端州区就有这样的一条古巷——五经里,斑驳的墙壁,隐隐的青苔,不少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民居建筑悄然静立。这条巷子曾出过著名画家、举人、进士、物理学奠基者。“这条巷子是别的城市所没有的、不可替代的资源,可现在卖菜的、摆摊的把这里挤得杂乱不堪。”市民吴巧慧心痛地说,这条曾经名人辈出的五经里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一个城市应当有一个城市的标志,有一个城市的特色。肇庆的阅江楼、西江两岸的4座塔,标出了城市的特征,失去它,城市就一般化了。”时至今日,肇庆市名城与旅游发展研究会理事冯咏浩仍然清楚记得,1981年著名的古建筑专家陈从周教授在肇庆对肇庆市建筑界作学术报告时留下的这句话。

提起阅江楼和4座塔,冯咏浩表示,阅江楼有对岸沿江的山脉和山顶一高一低两座宝塔作借景,好一派“江楼晩眺”的美景,“名城专家说,跑遍了全世界也找不到像肇庆那样一江两岸相互对峙着四座塔的风景,这就是肇庆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特色。”

郭沫若曾以“四塔擎天天宇稳,七星伴月月宫闲”的诗句赞美四塔的雄姿。冯咏浩还曾历时2年费尽心思找到著名书法家赵朴初撰书“崇禧塔”匾和“七星高北斗,一塔耸南天”的对联,然而位于高要的文明塔目前面临着被新建高楼遮蔽的风险。

端州古城由西至东的白沙龙母庙、包公祠、梅庵、披云楼、古城墙、丽谯楼、两广总都府、文庙、阅江楼与四塔,连成的古城天际轮廓线高低相错十分优美,留下的宋代、明代、清代特色建筑无数。这是祖先留下的财富。冯咏浩说,肇庆的古建筑数量不少,历经数百年沧桑,有相当部分沉淀下来,但也有部分文化遗存渐渐消失。“作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肇庆有责任做好名城保护规划,留下更多历史遗产与历史信息供后人研究。”

原真性修复“留住历史”

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公布,肇庆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我市城市文化遗产深厚,文物古迹相当丰富且集中,包括古城墙、传统村落、古文物建筑、传统乡土建筑、抗战遗址等等。

据介绍,文物古迹的保护和修缮,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修旧如故”、“修旧如旧”,梅庵就是一个成功案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梅庵因年久失修,大雄宝殿梁架、斗拱等严重变形,瓦面向外倾斜至少30厘米,造成屋面严重漏水,随时有倒塌危险。”冯咏浩这样向记者形容上世纪70年代梅庵的景象。当年,就是他为之呼吁,得到省、市政府相关领导的重视并拨出专款抢修。梅庵的修复工程前后历时2年,修复过程中,遵照“修旧如故”的原则,充分保护和利用了原来的结构和构件,最大限度地体现了建筑的历史原真性。

冯咏浩介绍说,值得赞赏的是保护大雄宝殿内的其中两根柱子的修缮办法。因柱子遭到严重的虫蛀,中间被吃空,只留下外表3至5厘米不等的外壳。他们在现场反复研究后决定不换柱子,用高压水把柱子内部清理干净,然后把柱子固定好,再往里面灌入细石混凝土,直到把柱子的空心部位填满为止。令今天大家看到的木柱古朴依旧,但内心牢固。木构件有霉烂的,按原尺寸复制更换补上,结果重新按原样安装时,亦像古人一样沒有使用过一颗铁钉。

如今,修葺后的梅庵仍然保留着宋代为主的原木架构件,1996年底经国务院核定公布,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冯咏浩经手了古城墙、崇禧塔、披云楼、阅江楼等大量古旧建筑的修缮工作,他认为采用修复的传承方式要“慎之又慎”,要遵照“修旧如旧”“修旧如故”原则。“文物像历经沧桑的老人,多是‘百病缠身’,通过医治、保养,使其‘延年益寿’,却千万别让其‘返老还童’,应力争保持其原真性。”

目前,肇庆正尝试用多种方式保护和传承城市历史,努力留住那些历经岁月风霜的遗迹。

建言

提高全民保护意识

邓杰认为,应该逐步提升全民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有些文物像祠堂产权属私人所有,业主本身或缺乏文物保护意识、或缺乏自我保护能力,一直放任文物自然风化,而政府和管理部门又缺乏足够资金帮助其进行彻底修复,因此只能采取“带病延年”的措施,用较低度的维修成本使其保持不塌不漏、让其破损情况不加速恶化。

“全市共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245处,从去年起,财政安排文物保护基本经费300万元,折算下来,一处仅为1万元多一点。”邓杰建议,各级人民政府应将文化遗产保护所需经费纳入年度本级财政预算之中,并且建立一定的增长机制,随财政收入的增加而逐年增加。

将文物保护列入规划审批前置条件

冯咏浩建议,应该调整城市建设规划程序,将文物保护列入规划和建设审批前置条件,让文物部门提前介入到工程建设项目中,保证将工程建设对文物的破坏降到最低。

“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文物景观的规划和景观视廊保护也十分重要,要按《文物保护法》、《城市规划法》和《风景名胜区条例》做好城市规划。”冯咏浩表示,要让老祖宗千百年遗留下的文化精髓,在我们手里传承。

冯咏浩还表示,著名古建筑学家郑孝燮在考察肇庆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时建议,肇庆要保护好城市的格局和环境风貌,特别对历史街区要保护好。要控制旧城区的高层建筑,要保护好其建筑风貌、地方特色,不能千城一貌。

标签:文化资讯,历史,肇庆特色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