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古砚碑将“入住”肇庆包公文化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小时候睡在这上面长大的,真的很舍不得。”肇庆市过境公路大坪村好运来山庄老板黄肇强看着珍藏多年的石碑几近哽咽。昨日,得知我市包公文化园在城西厂排街改造新建,黄肇强毅然决定将明清时期的两块古砚碑捐赠出来。

□因包公祠被毁散失民间

□记录包公主政端州史实

□由市民黄肇强捐出

“我小时候睡在这上面长大的,真的很舍不得。”肇庆市过境公路大坪村好运来山庄老板黄肇强看着珍藏多年的石碑几近哽咽。昨日,得知我市包公文化园在城西厂排街改造新建,黄肇强毅然决定将明清时期的两块古砚碑捐赠出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两方砚碑横放在饭店房间外平台之上,分别为《宋包孝肃公新祠记》和《百子灯田题名碑记》。两块碑看山去均保存完整,石质细腻温润,用清水冲洗抹干后,碑文字迹清晰可见。

经考证,《宋包孝肃公新祠记》碑,刻于明弘治十八年乙丑夏四月(1505年),距今已经510年。碑高203厘米,宽85厘米,厚18厘米,其中碑脚长度为28厘米,碑额“宋包孝肃公新祠记”八字为篆书,正文为楷书,以“端之名宦,每以宋包孝肃公为首称”开篇,共936字。碑文为明朝学者、南海县人张诩以绿端石所刻。

《百子灯田题名碑记》则为清康熙十三年岁次甲寅四月(1624年)所刻,碑高173厘米,宽83厘米,厚17厘米,其中碑脚长度为20厘米,碑额“百子灯田题名碑记”为篆书,正文为楷书。该碑同样以端石所刻,正文大部分字迹模糊。仔细辨认下,碑文中有“包公秉正驱邪,实为百世师表者”“原建有宋孝肃包公祠”等字迹,“这可能是已毁包公祠散失的碑刻。”肇庆市博物馆原馆长、副研究员冯咏浩分析。

“我一出生家里就有这块碑了!”黄肇强告诉记者,大概在1979年的一天,爷爷黄华波在西江河边打鱼时发现了两块碑石,便将其捞回置于当时位于肇庆新街二巷的家中,成了家里的一部分。夏天炎热,小时候黄肇强还经常在上面午睡。爷爷91岁逝世,临走前告诫他,“不要卖,要留下来,包青天会保佑我们一生平安。”黄肇强说,除了爷爷告诉自己是有关包公,他并不懂碑文中的内容,但他一直把爷爷的话谨记于心,将其好好保存。

2014年4月,市文广新局局长欧荣生偶然获悉两块古砚碑之事,立即致信于他,“藏宝于民,国宝归国”,希望将其捐献给国家,令“包公”重光于世。

包公文化园即将开园,经过慎重考虑,黄肇强表示愿意捐出这两块碑刻。“虽然心底很不舍,但是这两块碑那么珍贵,物归国家是好事。”他说,3月27日将会与父母一同礼拜石碑。“以后我没事的时候,会经常去包公文化园,看看这两块碑!”

“这么久远、保存得这么完整的碑已经很少见了。”欧荣生说,碑石见证了肇庆的历史,算得上是包公文化园的“镇园之宝”。

据悉,包公祠始建于北宋熙宁年间(约1075年),原址在肇庆红楼一带,被毁后,迁址于肇庆西门斜坡城内西北角(现肇庆防疫站及其周边)重建,当时的建筑结构兼有祠堂和神庙的特点。随后在“文化大革命”期间(1969年)被夷为平地,片瓦无存。祠内原有的碑记大部分已散失或被毁。冯咏浩告诉记者,《宋包孝肃公新祠记》碑文与辑录在肇庆市文物志内的《张诩包孝肃新祠记》原文完全吻合,“这记载了包公祠在红楼的历史,可以肯定该碑刻为已毁包公祠散失的碑刻。”

中国文房四宝制砚艺术大师刘演良认为,历史除了史书记载,还需用石碑等实物说话。两块碑记录了包公主政端州三年间,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勤政为民的故事。“历代清官以包公为首,除了碑石本身价值,这块碑捐给包公文化园,对于我们研究包公历史、打造廉政文化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据悉,待工作人员清理修整后,这两块明清碑刻将在包公文化园展出,以让更多市民和游客了解肇庆的包公文化

记者 陈明红 通讯员 谈植秀

标签:文化资讯,明清古砚碑,包公文化园,肇庆包公文化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