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回归线沙漠带上绿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东肇庆鼎湖山:北回归线沙漠带上的一颗明珠

    我轻轻拨动手中的地球仪,让它自西向东慢慢旋转。

我不能不遗憾地看到,在北回归线所贯串之处,大都是茫茫的荒漠:非洲的撒哈拉大沙漠、阿拉伯半岛的鲁卜哈利沙漠、小内天特沙漠,印度半岛的塔尔沙漠……

当我的视线进入中国东南部时,潺潺的流水声响起来了,绿苍苍的森林站起来了。记忆,如同一只翠绿色的小鸟,翩翩然飞落在我的稿笺之上。

那是鼎湖山,广东省肇庆市东北部的鼎湖山。高山峡谷全都布满季风性常绿阔叶雨林,总面积多达17000亩。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在此设立生态观测站,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此设立第一个自然保护区,只因为,它是公认的“北回归线沙漠带上的一颗明珠”。

正是盛夏溽暑季节,整个广州城犹如一个烈焰腾腾的大火炉,而鼎湖山这里,却已是“天凉好个秋”。

季节的分界线就在山下。一条小溪,一座小桥。潺潺的溪水带着冷气灌进我的耳膜,浇透我的五脏六腑。那桥,名“寒翠桥”,一个“翠”字,再冠以一个“寒”字,运用修辞学上的通感手法,把对色彩的视觉转换为对气温的感觉,自是妙不可言。

可惜,满山的树木全都笼在白茫茫的浓雾之中,看不清,望不透。雾中的路,沿着雾中的溪,斜斜地上去。我们循路拾级而上,只见石阶上挤满了星星点点的青苔,夹径的蕨草不时在眼前伸出几茎带露的鲜碧。这雾中的路,便仿佛是用绿色的地毯铺上去的。

猛抬头,一只大象伸着长长的鼻子从雾中冲了下来。它是不是急着要赶到溪中汲水冲凉?定睛细瞧,大象定格不动,化为一块黑色的巨岩,上刻“瑞象”二字。于是,我悠然想起,此间古代还真是个大象出没的原始森林呢!

终于,一棵棵大树从雾中探出身来,像身穿绿色军装的仪仗队,夹道欢迎我们。潺潺的溪水声,淙淙的泉水声,便是它们齐奏的迎宾曲。

愈往上走,雾愈淡,而树影愈浓。宽大肥厚的树叶,闪着雾珠和水滴的树叶,团团簇簇包围了我们,层层叠叠护卫着我们,争先恐后地为我们送上各式各样的清香,或酽如茶,或醇如酒,或酸中微甜,或苦中带辣,但全都像冰淇淋一般凉透心肺。

半山亭出现了。亭联曰:“客游图画里,僧语白云间。”我们不是僧,只是客,自然便成了画中人。

补山亭出现了。又有亭联曰:“到此已无尘半点,上来更有碧千寻。”此联似含禅机,不能不驻足领悟一番。

此时,薄雾已悄然消散,视野开阔了许多。举目四顾,满山浓绿的树冠,像大海的波涛,一团团、一层层涌向天际。忽然,一只红冠雪羽的白鹇,从亭侧树梢掠起,那长长的尾羽,像闪电一般,使郁闭的山林为之一亮。我的心胸也随之豁然开朗,清澄明净起来。

绿云中有钟声隐隐传来。我知道,那是岭南名刹庆云寺在召唤。于是,再上400级台阶,进了山门。寺院里两株巨大的菩提树,像年高德劭的长者,早已在迎候我们。据说它俩来自锡兰(今斯里兰卡),树龄均在200年以上。细看其繁茂的树叶,每一片都纤尘不染,爽洁而鲜亮,难怪释迦牟尼要在这样的树下悟道成佛!

太阳出来了。站在寺前的观景台上,但见阳光为绿海披上金袍,满山紫雾蒸腾,光点、光斑闪闪烁烁,充满生机与朝气。据说全山共有1800多种树木,其中列入中国植物红皮书的便有12种。可惜我这凡夫俗子,有眼不识泰山,途中所见,根本分不清谁是桫椤?谁是钩樟?这些曾与恐龙为伍,躲过第四纪冰川,又躲过人类无数次劫难的孑遗树种,是如何幸存下来的呢?

答案,就在庆云寺身上。原来,此寺自明代始建之时,便立下寺规,由寺僧封山育林,严加巡护。正是他们,数百年如一日的精心呵护,这才把满山完好的植被保存下来,留给了今天,留给了后人。

转到寺后,山更陡,林更幽。看不见水流,但水声却更响了。细听那水声,比山泉更激越,比山涧更奔放,比山溪更壮阔,像骤雨中滚动着雷鸣,撼人心魄。

循声而上,峰回路转处,眼前倏然一亮,原来是一条瀑布,从30多米高的山顶,飞落深潭,溅起的水花、水柱、水雾,湿透了四周的山石和树木,在阳光中抖动出七彩的虹霓。这,便是鼎湖山最负盛名的飞水潭了。

在如雷的瀑声中,登上高耸于潭边的“眠绿亭”,见亭上有章太炎先生的题匾“涤瑕荡垢”。凭栏下望,又见飞瀑落潭处的峭壁上,刻有“孙中山先生游泳处”等字样。上个世纪初,中华英杰在此风云际会的历史图景历历在目。

肇庆古称端州,为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之一。端州所产端砚,居我国四大名砚之首,且与徽墨、湖笔、宣纸并称“文房四宝”。今日游山,果见庆云寺内及山径两侧,多有兜售端砚者。但我更感兴趣的是,肇庆人把一块巨大的端石,献给了一位日本和尚。他法名荣睿,留学中国,曾陪同鉴真和尚五次东渡日本,但每次均告失败。第五次东渡时,他们遇上飓风,飘流到海南岛后,拟经此北上,不料,荣睿却因积劳成疾而不幸病逝。如今,他的纪念碑就立在鼎湖山山腰,端石上刻有“行坚志笃”“功施两邦”等碑文,成为中日友谊源远流长之见证。

荣睿圆寂之后,鉴真继续第六次东渡,终获成功。记得我出访日本时,还专程到九州坊津港,拜谒过“鉴真大和尚沧海遥来之地”。不过,那天在途中,我发现日本人十分爱护自己的森林资源,哪怕到了山涯海岬,幽深的古木,还随处可见。他们舍不得砍掉自己的一竹一木,却源源不断从中国进口木材,连竹筷子也不放过。为此,我心中忿忿不平,一路上都觉得难过。

但愿我们也能像日本人那样,学得聪明一点,珍惜自己国土上的一草一木,就像这鼎湖山,把青山绿水留给子孙,把北回归线的风沙永远挡在国门之外。

当然,人类共有一个地球。我也希望北非的朋友、阿拉伯的朋友和印度的朋友,能把荒漠改造成绿洲,改造成无数个山清水秀的鼎湖山,让整条北回归线,成为一条美丽的绿腰带,柔柔地系在我们共同的地球母亲身上。(章武)

标签:人文肇庆,肇庆,鼎湖,北回归线,明珠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