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风|肇庆的这个机构在反对袁世凯称帝时起了关键作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20世纪20年代中期,全国掀起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对袁世凯称帝的运动并形成国内战争,史称“护国运动”或“护国战争”,其指挥中心就在肇庆,为“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又称“肇庆军务院”。一时间,全国反袁的军事、政治头面人物云集肇庆。这个指挥中心直到袁世凯死后才撤销。

“西江风”系列人文社科讲座

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最高机关----肇庆军务院

主讲人:苏泽明,肇庆市社会科学普及协会会长、肇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文史专家。

20世纪20年代中期,全国掀起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对袁世凯称帝的运动并形成国内战争,史称“护国运动”或“护国战争”,其指挥中心就在肇庆,为“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又称“肇庆军务院”。一时间,全国反袁的军事、政治头面人物云集肇庆。这个指挥中心直到袁世凯死后才撤销。

(全文7700字,预计阅读时间20分钟。)

▲袁世凯

“护国军”的名称

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接受帝制,实行君主立宪制,后又改民国五年(1916年)为洪宪元年。

袁世凯自帝制自为后,遭国人谴责。蔡锷等云南将领发起护国讨袁运动(本来,“护国”二字并无实质内容,而首先响应讨袁运动的蔡锷在昆明护国寺密商讨袁大计时,原定组织“共和军”,以维护共和政体,后因避免与“共和党”之名雷同,即就护国寺取名“护国军”。后来,孙中山便将讨袁与护国联系起来,并以护国讨袁相号召,故之。)

1916年元旦,袁世凯启用标志帝制的“洪宪”年号,护国军即在昆明誓师。当月16日,护国军正式出师。蔡愕所率的第一军挺进至川南,受到袁世凯所组织的北洋军十个师的层层堵截、围攻,经过激战,迫使北洋军全线溃退,取得了重大胜利,从而壮大了反袁的声威,使护国运动风起云涌。当月,贵州、广西相继宣布独立。

梁启超与两广的反袁 

3月15日,陆荣廷在柳州发布讨袁通电后,立即赶回南宁。此时,手中不仅有从袁世凯处骗来的五千支步枪和一百万军饷,还缴获了龙军近万支步枪和数十万饷银。考虑到与袁军作战的需要,当即以这些武装组建广西边防第一师,以马鋆为师长;组建武卫军十营,马济任总司令。

▲梁启超

此时,梁启超经过长途历险,就要进入广西境内了。梁启超和其学生两人于3月12日从香港乘日本运煤船启航;16日夜间到达越南海防;17日到越南同登,陆荣廷已派曾彦在同登等候;3月28日,梁启超一行越过镇南关入龙州,当天梁就收到陆荣廷的来电,知道龙济光的特使到广西转达袁世凯的要求。梁启超唯恐陆荣廷中袁世凯的奸计,当即回电表示要坚决拒绝袁世凯的取消独立条件,明确提出除袁世凯退位之外,不可能有调停的余地。3月29日,动身去南宁前,梁启超又给陆荣廷发一电,历数袁世凯在大总统任内种种行径,指出袁世凯“图帝不成,乃欲更保总统”,说袁世凯“反复无耻,威信扫地,中外共知,岂复能有统治国家之力?”梁以同样的电文发给云南、贵州、四川前线护国将领。

4月4日,梁启超一行抵达南宁,陆荣廷亲自到江边接船,一时间全城轰动,欢呼之声不绝。“陆督率水军全部出迎,入城时全城军民狂涌,非语言所能形容。”随后,梁启超、蓝公武在马济、李静诚的陪同下乘汽车往宁武庄。林虎于前两日也由香港赶到。当晚,陆荣廷设宴为梁启超洗尘。自广西宣布独立后,护国军声威大震,大家心情十分愉快。梁启超坐上首位,陆荣廷坐主位,龙觐光和林虎坐在陆的左右。龙觐光这位亲家已心情平定,也认识到袁世凯之不得人心。陆荣廷看看左右,不禁大笑,说:“今晚不仅是欢迎梁先生,也是一场龙虎会。”大家随之笑起来。席上顾及龙觐光的面子,没有谈讨袁的问题,只听梁启超畅谈这次南下的历险经历。宴散,陆才与梁启超、李静诚、马济交换意见,“梁启超到达南宁后,曾将拟好在广东组织护国军中央机构问题就教于陆荣廷,这个中央机构就是军务院……在军务院未成立前,先推岑春煊为两广都司令,以统一两广军权”,几个人一直商议到深夜。梁在宁武庄住了一天两夜,然后乘车往南宁。

这次相见,陆荣廷给梁启超留下了深刻印象,为梁启超将来力推陆荣廷任广东督军奠定了基础。

4月7日,陆荣廷正式致电北京政府“依据约法转陈项城速行宣告退位”。不久,由梁启超亲笔,以陆、梁二人的名义向广东龙军中的数千云南人发出《广西护国军檄广东境内云南将士文》,同时发出《广西护国军檄广东军民文》。

梁启超大名人人皆知,陆荣廷为中华民国赫赫上将,檄文一发,广东各地几乎沸腾起来,民军蜂拥四起。3月30日,团长莫擎宇在潮汕宣布独立。钦廉镇守使隆世储、统领冯相荣、道尹朱为潮又接着宣布独立。之前,已有肇罗阳镇守使李耀汉宣布独立。广东的中华革命党人活动也十分激烈。龙济光只能龟缩在广州城,就像坐在火山口上一样,连连向袁世凯调派北洋军开来广东助他平乱。但袁世凯也是坐在火山口上,自顾不暇。4月4日,停泊省河的军舰五艘被民军劫持,其他各舰响应。4月5日,进步党广东的负责人徐勤募民军反袁,所部攻城司令魏邦平乘舰驶抵虎门,准备进攻广州。龙济光见事情紧急,再次向袁报告,袁世凯无法给他派来军队,指示他“独立,拥护中央”。为解决宣布独立后以广东护国军的名义存在的民军和龙军的协调问题,4月12日,龙派代表与广东护国军司令徐勤、陆荣廷和梁启超的代表汤觉顿召开海珠会议。会上,龙的代表竟然提出“取消护国军的名义,将护国军并入警卫军”的要求,引起双方争执。龙军警卫军统领颜启汉、贺文标蛮性发作,开枪射杀汤觉顿、谭学衡(陆军少将)、王广龄(警察厅厅长)等多人。时人称为海珠惨案。

4月9日,陆荣廷、梁启超乘巡轮赴梧州,13日到达。陆、梁得知海珠惨案发生的经过,对汤觉顿之死十分悲痛。汤是梁的学生,和梁一道南下奔走反袁,出力很大。陆荣廷毫不犹豫,立命浔梧镇守使莫荣新部、听命于护国军的广东肇罗阳镇守使李耀汉部向三水推进,准备以武力解决龙济光。陆荣廷、梁启超由梧州来到肇庆,陆荣廷发电劝龙济光率部北上讨袁,把都督一职让给即将回国的岑春煊。龙济光又让张鸣岐来到肇庆求情,陆、梁坚决不允。龙济光只好亲自赶到肇庆,与陆重新谈妥协条件。

陆、梁认为应从速成立护国军中央机构,迅速北伐,以扩大反袁声浪。至于彻底清算龙济光,留待将来。梁当时认为:“自揣力量,欲攻下广州最速须有两月之准备不能为功,然则在此四月内广东无一兵可以北伐,而滇、黔、桂诸省能否再支持四月,实不可知,则何如暂置龙勿问,专治兵北伐,一面以壮云贵之声势,一面以促他省之响应。”这一意见,和陆荣廷极为一致,两人都认为护国大军“以维持秩序戮力北伐为宗旨。坚持此志,始终不渝”。

4月19日,岑春煊雇了一艘日本商船开到肇庆。船上运有一百万元的军械(日本村田式六五步枪一万四千五百枝、速射山炮二十门、捷克式重机枪八挺、一大批弹药)和一百万的现款。是岑春煊在日本所借。5月1日,在陆荣廷和梁启超的推动下,独立各省共推岑春煊为两广护国军都司令、唐继尧为副都司令。岑春煊发出讨袁通电,电文有“袁世凯生,我必死;袁世凯死,我则生耳”一句,一时在全国风传。

两广护国军都司令部

肇军的反袁。此间,拥袁的龙济光也遭广东人反对。龙之济军入粤后,扰民殊甚。是年3月,朱执信与周之贞会商后,派陈鸿慈赴肇庆,力劝李耀汉参加讨袁驱龙的共同行动,广西都督陆荣廷也派邱渭南来劝李耀汉举起讨袁驱龙义旗。是月底,李耀汉派汪祖泽赴梧州与陆荣廷的代表莫荣新密商,陆以讨袁事成后,推李耀汉为广东省长为条件。李耀汉本来是拥袁亲龙的,其肇阳罗镇守使和肇军总司令职也是袁与龙所委任。此时,李耀汉深感袁帝制自为与民意相悖,龙入粤乱政也不得人心。“识时务者为俊杰”,李耀汉一反拥袁亲龙常态,转而决定讨袁驱龙,公开打出反袁讨龙旗号,通电全国。此时的李耀汉,大有“浪子回头金不换”之举,他作为肇军总司令,在偏处南国一遇的粤西山区的肇庆演出了一场壮剧,他的肇军也便成了护国讨袁的急先锋。李耀汉护国讨袁旗帜一树,全国响应者众,西南各省反袁力量云集肇庆。龙则一面谎称与反袁人士中立,一面派蔡乃煌与袁世凯密商请援事宜。

由于全国(尤其是西南各省)反袁声势浩大,龙济光不得不于4月19日率2000兵勇到肇庆与陆荣廷、岑春煊、梁启超等人协商军政要事。达成“广东暂留龙在都督之位;在肇庆设立临时都统府,以岑春煊为都统;蔡乃煌处刑;从速进行北伐;地方民军,侯岑入粤后设法抚绥”等五项协议。

▲两广都司令部成立时的合影

4月初李耀汉向全国通电后,月底,两广和西南各路讨袁军云集肇庆,首先在肇庆成立的是两广护国军都司令部。1916年5月1日两广都司令部在肇庆成立,旧址在肇庆中学内,岑春煊为都司令,梁启超为都参谋,李根源为副都参谋,章士钊为秘书长,温宗尧为外交局长,杨永泰为财政局长,曾彦为饷械局长,纽永键为军事代表,谷钟秀为政治代表,蒋方震为作战计划主任。

▲两广护国军都司令岑春煊(右)和都参谋梁启超(左)

由于肇军是广东强大、有实力的军队,中华革命党的重要领导人朱执信派杜贡民为代表驻肇庆,与两广都司令部联络。

“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又称肇庆军务院)成立 

鉴于两广护国军都司令部的设立只能解决两广统一领导的问题,而其他独立的各省还没有统一领导的机构,为此,两广护国军都参议梁启超提出设立军务院的主张,并草拟《军务院组织条例》。

1916年5月7日护国军军政府发表第四号宣言,公布了军务院的《组织条例》,宣布:“军务院直隶大总统,统筹全国军机,施行战时和善后一切政务。”“一切军政、民政,对内对外事宜以军务院名义行之。”从军务院公布的组织条例来看,它是一个与北洋政府相对立的全国临时政权机构,相当于国务院。在军务院组织条例公布的第二天——5月8日,军务院便在广东肇庆宣告成立。

经过多方的活动,滇(云南)、黔(贵州)、桂(广西)、粤(广东)四省的护国军代表于5月8日在肇庆举行联席会议,根据《大总统选举法》第五条第二项的精神,在大总统因故不能执行职务,国务院不能组织,而全国军政要事亟需通筹安排,宣布“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又称肇庆军务院)成立,所在地暂定在广东,“以后除地方商民交涉,照例仍由各该省军民长官与各国驻近该地各官厅就近办理外,其中央外交事务,一概改由军务院办理”(《军务院成立通告外交团文》),从内外两方面否定了袁世凯政府的合法地位。“直隶大总统指挥全国军事,筹办善后庶政院,置抚军若干,用合议制裁决庶政,其对外交对内命令皆以本院名义行之,俟国务院成立时,本院即当裁撤。”

11日,军务院发布第二号布告,宣布“此次举义之真精神,一言蔽之曰:拥护约法而已”。号召“各省国会议员迅速筹备集会程序及地点,俾一切问题得以解决,各种法定机关得以成立”。12日,针对冯国璋否定“约法”的谬论,梁启超再次声明:“约法”者,民国之生命也。项城毁之,国人争之。国人以爱护“约法”,故不惜糜顶踵以为之殉。项城虽自绝于“约法”.而“约法”未尝因此而损其毫末也。项城所以失去总统资格,全因其犯“约法”上之谋叛罪、并非“约法”消灭,总统名义消灭,而彼之资格随而消灭也。

军务院是在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斗争中产生,也是与袁世凯政府相对立的临时政权机构,故采取合议制度,由抚军若干人组成,互推正、副抚军长。“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公推唐继尧为抚军长,岑春煊为抚军副长,因为唐继尧不在肇庆,岑春煊摄行抚军长职权,梁启超为政务委员长,并以刘显世、陆荣廷、龙济光、吕公望、梁启超、蔡锷、李烈钧、陈炳焜、戴斟为各军抚军。遥尊黎元洪为大总统。肇庆成为护国战争期间南方独立各省讨袁武装力量的统一领导机关所在地。龙济光派人到肇庆犒赏桂军以探其真实意图。

▲军务院在肇庆之主干,自右至左:高尔登、李耀汉、李烈钧、梁启超、岑春煊、谭浩明、莫荣新、蒋方震、李根源、林虎(照片中的题记有若干错误)

5月9日李烈钧部抵肇,与陆荣廷、岑春煊商定作战计划,决定肇庆军务院组织护国联军举行北伐。推岑春煊为联军司令官兼率第1军,以李烈钧所部滇军为第2军,莫荣新所部桂军为第3军,李耀汉的肇军为第4军,谭浩明所部的桂军为第5军,林虎的林军(实为桂军)为第6军,还有济军等。远在日本的孙中山于5月中旬电示岑春煊:“团结部属,同心讨袁。”并表示全力支持肇庆军务院。

5月19日,李耀汉到广州力劝龙济光辞职离粤,龙不从。6月4日,李耀汉宣布部队改编完毕,先途北伐,率部从肇庆挥师,会同早在5月12日由桂林入粤、6月初移师韶关的滇军,拟攻江西。6月5日,滇、黔、桂、粤各军编定,宣告分途北伐。

6月6日,袁世凯在全国一片反袁声中去世。7日,黎元洪就任大总统。29日,黎元洪正式宣布遵行《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恢复国会,任命段祺瑞为国务总理,成为新的实力人物。梁启超很快成为段祺瑞的支持者。他在给南方各都督司令的电文中说:段祺瑞“宅心公正,持躬清直,维持危局,非彼莫属”,否则“大局将不可问”,要他们协力予以援助。在北京政府宣布恢复《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召集国会复会,并表示要惩办帝制祸首之后,梁启超便活动撤销军务院,以避免与北方对峙而发生冲突。在梁启超的一再催促下,军务院于7月14日宣告解散,南北“合作”,段祺瑞轻而易举地“统一”了中国

肇庆军务院的军队编制及军事 

军务院把云南和两广的军队编成护国第一至第六军。

护国第一军总司令:蔡锷

护国第二军总司令:李烈钧

护国第三军总司令:莫荣新

护国第四军总司令:李耀汉

护国第五军总司令:谭浩明

护国第六军总司令:林虎

护国军前敌已有蔡锷第一军和黔军戴戡部入川。下一步,就是大举北上,以实现会师中原的计划。军务院命令驻两广的护国军均归陆荣廷节制,于是陆荣廷以粤桂护国联军总司令的名义下达出征令:

护国第二军李烈钧部由粤北向江西攻击前进。

护国第三军莫荣新部由肇庆向三水推进,监视虽已宣布独立并加入护国阵营,但居心叵测的龙军。

护国第六军林虎部由广宁四会向芦苞和赤、白泥进攻新街,监视龙军。

护国第四军李耀汉部警卫肇庆、高明、鹤山一线。

护国第五军谭浩明部及广西陆军陆裕光部、广西武卫军马济部向湖南开进,以长沙为攻取目标。

两广护国军数万之众辚辚发动,征尘弥漫,誓灭独夫国贼,豪气万丈!

其实,四月中海珠惨案发生时,广西护国军即分成两部,一部压向广东三水,一部分集中在全州黄沙河一带,压向永州。湖南的陆军中将零陵镇守使望云亭于4月27日宣布永州独立,作出迎接广西护国军的姿态。大军入湘前,陆荣廷由肇庆赶回南宁,令卓锦瑚率卫队营赶到,升其为广西游击军副司令,按原先预案,将10营游击军摆在靠近边界一线,以老将韦荣昌、悍将黄自新、智勇双全的卓锦瑚为正副司令,以备接应入湘、入粤护国军之不测。这时,秘书唐铠告密一事暴露出来。第二天就要誓师出发,入湘大军一帮中级军官议决要杀唐铠祭旗,向陆报告。陆荣廷否决了这个建议,对大家说:“唐铠跟随我几年,不无微劳。他利令智昏,出卖人格,但是于我无损,在他枉作小人罢了。他自生病吐血后,就没有愈过。我看他也活不到一两年,我不杀他,叫他清夜扪心去受良心裁判。我想那种痛苦,一定会比杀他一刀,打他一枪还会增加多少倍啊。”陆荣廷还让人把唐铠叫来,尽量和气地对他说:“唐先生,你吐血好了吗?”然后看着唐铠半天不说话。唐的脸红一阵白一阵。陆荣廷接着说:“唐先生,我明天要出发湖南了,我想你的病又未好,途中辛苦你是受不了的。我已经叫人派好了船送你回桂林养病。这里有3000块钱,你拿去做医药费,另外还有安边玉桂一对,也是你用得着的。去吧,后会有期,多多保重。”唐无法自持,跪下叩头,说:“谢都督的恩典!”秘书唐铠颇有才干,陆荣廷的讨袁通电出自其手,陆荣廷从当游勇首领到当一省督军,数十年来阅人无数,也容人无数,这样的处理不仅让唐铠悔恨无及,也让军中上下均感陆本人的人格魅力。入湘大军没有把告密者拿来祭旗,统帅反给钱养病,礼送回乡,这件事传扬出去,反而全军感奋,士气如虹。

肇庆军务院的意义

军务院的成立,鲜明地显示了护国军方面坚持要袁退位的立场和与袁斗争到底的决心;显示了反袁力量的集中和团结;公开表明了对北京政权的否定。因此,它的成立,壮大了护国军和反袁力量的声势,增强了各派反袁力量斗争的信心和力量,同时也增强了反袁力量对袁逆斗争的协同性和整体性,使斗争的力量更加集中,从而加速袁氏营垒内部的分裂和倒戈,加速袁世凯的灭亡。所以说:“军务院的成立,滇黔桂粤联军西南,声震全国”,“声威振动,使袁世凯知西南不可屈焉。”

各国对袁世凯的态度,亦因为形势的变化而有所变化,从而在国际上孤立袁世凯。

肇庆军务院是当时全国讨袁护国运动的最高指挥机关,它促进了讨袁武装力量的联合,壮大了护国军的声威,大大鼓舞了全国人民的反袁斗争,推动了护国运动的发展,加速了袁世凯封建势力的灭亡。中华革命军军务院在肇庆的建立,无疑对西江乃至全国反封建的爱国斗争是一个直接而有巨大的影响。全国讨袁护国的知名人士和军事首领岑春煊、梁启超、李根源、章太炎、章士钊、陆荣廷、李烈钧、蔡锷等先后云集肇庆。肇庆一时间名人荟萃,指点江山,大有一言九鼎,一举定乾坤之势。此乃肇庆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时期。

▲1916年在广东肇庆军务院送章太炎(右三)南行,章士钊(左一)、岑春煊(左三)、李根源(右二)

反袁护国运动的领导人和实力派,不是国民党,因为国民党已经解散,更加不是孙中山的中华革命党,该党刚刚在日本成立,也不是黄兴的欧事研究会,该会毫无兵力。它是进步党领导的,反袁护国运动、特别是肇庆军务院的灵魂人物是梁启超。进步党成立于1913年5月,是由共和、统一、民主三党合并而成,其主要成分是清末资产阶级立宪派,其目的是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进步党的领袖和灵魂是梁启超。事实上,护国运动的主要将领都是进步党人。特别是当时的云南,厅级和团级以上的人员,基本是进步党人。

袁世凯称帝的严重后果

袁世凯称帝让自己身败名裂,但这不仅仅是袁世凯个人的悲剧,中国也陷入了混乱之中,刚刚平静的中华大地上烽烟再起。袁世凯近二十年来一直秉承的改良主义彻底终结,近代化运动从此陷入停滞。

袁世凯死后,中国陷入了极度的混乱当中,新登台的政治势力既无共同的组织,也无国家秩序的共同构想,人们看到的是一个个强权集团和动乱与内战的舞台,中国进入了军阀时代,而中国人又一次在分崩离析当中,迎来了另一个黑暗的战乱时节。

在护国运动中,孙中山系统、梁启超系统的现代观念和现代社会力量的动员,是非常微弱的。中国社会中的现代性社会势力本来就很微弱,还没有发育起来。因此,他们不可能用现代政治的组织方式,来获得社会力量的支持,完成国家的整合。护国运动的主流,也不是辛亥革命时的民间动员,而是各派军事力量的离叛。先是非北洋系军阀离叛,然后是北洋系地方军阀离叛,最后是原先的亲信大将公然分割他的权力,迫他退位。因此,真正逼死袁世凯的是野心勃勃的各路军阀。袁世凯死后,段祺瑞、冯国璋分割了袁世凯的遗产,形成了皖系和直系的对立。非北洋系的地方军阀,则割据一方。中国进入了军阀混战的时代。孙中山系统、梁启超系统都在护国运动中得不到他们所期望的成果。从主流上说,这种局面的形成,是中国传统王朝解体之后的必然结果。中国社会的重新整合不可避免地走上从基层动员着手的艰难的道路。

西江风”讲座  

“西江风”系列人文社科讲座由肇庆市社会科学普及协会、端州图书馆共同主办,至今已举办十九期。有意参加讲座的市民,可关注端州图书馆有关日程安排,或通过“端州发布”公众号阅读讲座精华内容。

编辑:曾苑

编审:邓珍芳

标签:人文肇庆,肇庆军务院,袁世凯称帝,梁启超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