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一支正规军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叶挺独立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支正规军队。

    大革命时期在广东肇庆建立的叶挺独立团,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和掌握的第一支正规军队”。①这正像毛泽东同志指出的:“经过援助国民党的广东战争和北伐战争,党已掌握了一部分军队,”指的就是叶挺独立团。②叶挺独立团以其英勇善战荣获“铁军”殊誉,叶挺也以北伐名将而蜚声中外。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期,在国民革命军中何以派生出中共直接领导的正规军队来呢?翻开历史的画页,就一目了然。
 
    一、中共广东区委组建叶挺独立团
 
    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确定了国共合作方针,并决定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形式与国民党合作,帮助国民党改组。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在广州召开,孙中山重新解释“三民主义”,并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国民党的“一大”的召开,标志着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建立。此后,国共两党以广东为革命策源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国民革命运动,促成大革命高潮的到来。
 
    当时,中国共产党尚处于幼年时期,对军队的重要性缺乏足够的认识,更未认识到“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重要形式”。加之中共重要领导人陈独秀严重的右倾思想,他反对共产党掌握军队,反对共产党人掌握军权,并错误地提出“共产党人搞军队,就会变成军阀”的论调。因此,将革命和工作重点放在工农运动和党务工作上,而严重忽视军事工作和武装斗争。正像毛泽东同志指出的那样:“对于武装斗争,我们党从1921年成立至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的五六年内,是认识不足的。那时不懂得武装斗争在中国的极端重要性,不去认真地准备战争和组织军队,不去注重军事的战略和战术的研究。在北伐过程中,忽视了军队的争取,片面地着重于民众运动,其结果,国民党一旦反动,一切民众运动都塌台了。”③
 
    中国共产党最早认识军事工作的重要性,最早感悟到掌握军队的迫切性的是身处大革命策源地广州的中共广东区委。1924年,中共广东区委,通过广东的各次革命战争,他们亲临其境、亲历其中,深得经验教训。是年,孙中山还健在,就发生了广州商团叛乱,后来又发生杨(希闵)、刘(震寰)叛乱。1925年国民政府两次东征讨伐叛军陈炯明,还南征讨伐邓本殷。多次残酷斗争使身处广州的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人深感武装斗争的重要性,尤其是商团叛乱。
 
    1924年“双十节”发生商团叛乱。以陈廉伯为头子的广州商团在英帝国主义的支持下,组织收买了广东机器工会和广东总工会,使其变成黄色工会,并组织反动武装商团军。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工会组织——广州工人代表大会(简称“工代会”),“工代会”为保卫工人利益也组成“工团军”。商团军在帝国主义和军阀的支援下从香港运进大批枪枝弹药准备发难,威迫孙中山下台。并在“双十节”向群众游行队伍开枪射击,当场打死20多人,伤数百人。还把一位“工团军”队长抓去挖心肝,手段十分残暴。在共产党的支持下,孙中山派黄埔学生军协同“工团军”将商团叛乱镇压下去。这使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人深感掌握军队的迫切性。“第一次事变就表现了革命斗争的残酷性,使我们共产党人认识到,没有革命武装是不可能打垮反动势力的。要取得革命胜利,必须建立我党领导的正规军。”④
 
    在复杂尖锐的革命斗争中,周恩来领导的中共广东区委早在1925年2月就成立了军事运动委员会(简称“军委”,一说军事部),⑤这是全党最早建立的军委。在王若飞等人多次向陈独秀提议下,中共中央军委迟至1925年9月才成立起来,而且那时中央军委很不健全,“任务是做些军事方面的统计工作,汇集一些情况和人事分配工作等等,是一种组织工作性质机构,并不是一级领导机构”。⑥更不要说组织军队和指挥武装了。而此时的中共广东区委军委机构相对健全,书记周恩来,秘书聂荣臻,干事饶来杰,后来还有付烈、黄锦辉等,并直接参与军事的组织和领导工作。
 
    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最早从事军事工作的领导人。他原任中共广东区委员会委员长,后深感军事工作十分重要,便直接到黄埔军校从事军事工作,任政治部主任,并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副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仍任中共广东区委常委兼军委主席。他深刻认识到,革命靠军阀的军队是靠不住的,我们必须建立自己的武装打倒反革命。他当时就对陈独秀的错误针锋相对地指出:“军队的组织有重大意义,是实现我们理论的先锋。”⑦
 
    真正促使周恩来等广东区委领导人组建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正规军队的是蒋介石反对孙中山的“三大政策”,准备“分共”的行为。周恩来在黄埔军校与蒋介石共事期间,就发现蒋介石破坏“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蒋介石开办黄埔军校时,表面上赞成革命,但他的思想是反共反苏的,并不是真心诚意地与共产党合作。有一次苏联顾问为革命说了几句话,他就不高兴,拂袖跑到上海去了。他对共产党不是亲密合作,而是高度戒备的。黄埔学生单就第一期学员中就有五、六十名是共产党员,大部分学生是中共从各省招募的进步青年,他们都起到很好的积极作用,这是人所共知的。“但蒋介石对这些人是提防限制的。……黄埔军校内的队长都是他的私交。有一次我派了几个左派的人当队长,他就大为不满,撤销任命。他用人的方法是制造矛盾、利用矛盾、操纵矛盾,拿一个反动的看住一个进步的,叫一个反左派的牵制一个左派的,用反共的牵制相信共产主义的。例如第一师师长是何应钦,党代表就可以用我周恩来。第二师师长王懋功,因为接近汪精卫而成为当时的左派,我推荐我党的鲁易同志去当党代表,他就无论如何也不干,用了右派的人。第三师师长谭曙卿是右派,他就用鲁易同志为党代表”。⑧后来还公开叫周恩来交出共产党员名单。第二次东征期间,蒋介石在潮州行营召集了连以上军政人员联席会议,向周恩来公开责令:黄埔军校以及在军队中的共产党员的名字都告诉他,所有国民党员加入共产党的名字也都要告诉他。⑨周恩来既针锋相对,又巧妙地应对,以“此事关系两党,经请示中央才能决定”为理由,没有交出共产党员名单。周恩来及时察觉蒋介石反对“三大政策”,“反共反苏”的本质,并准备实行“分共”的端倪。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人研究,要组建自己直接领导的正规军队,那就不难理解了。
 
    周恩来经常与中共广东区委书记陈延年交流革命斗争情况和对武装斗争的看法,研究建立党直接领导的正规部队。他早在1924年11月就作过组建军队的尝试,他征得孙中山的同意,改组“建国陆海军大元帅府大本营铁甲车队”,从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学员抽调徐成章、赵自选、周士第,又从其他部队调来廖乾吾、曹汝谦作为骨干,不久铁甲车队正式改组成功,徐成章任队长,廖乾吾任党代表,周士第任副队长(后任队长)、赵自选任军事教官,曹汝谦任政治教官。这些领导和骨干都是中共党员,这样,铁甲车队就掌握在共产党手里了。铁甲车队的改组是中共广东区委周恩来建立中共直接领导的正规军队的最初的成功尝试。铁甲车队,便成为叶挺独立团的前身。
 
    广东区委经过一番研究酝酿后,周恩来、陈延年便开始准备组建工作。他们考虑当时是国共合作,还不可能完全抛开国民党单独建立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这样会不利国共合作的发展。相反应该在统一战线旗帜下,征得国民党的同意,求得他们的支持与配合,计划才有可能实现。于是他们直接找当时还以左派面目出现的国民党领袖、国民政府主席兼黄埔军校党代表汪精卫等人商议,结果同意了。
 
    关于团长人选问题。中共广东区委选中了曾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又在苏联红军学校深造,正准备学成归国的共产党员叶挺。1925年9月中旬,叶挺到达广州向中共广东区委领导人报到时,周恩来、陈延年将决定在广东筹建一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和掌握,以中国共产党党员为骨干的规模比铁甲车队更大一些的革命武装的“这一设想告诉叶挺,并把这一建军任务托付给叶挺执行”。叶挺“表示衷心拥护,毫不迟疑地接受了党所托付的这一光荣任务”。⑩
 
    部队建在哪个军里?当时驻粤各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在驻粤各军中唯李济深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政策,赞成共产党的反帝反封建主张,赞成革命军援助工农运动。加之副军长陈可钰原是孙中山警卫团团长,叶挺曾在孙中山警卫团任第1营营长,两人有过很深的交往。周恩来、陈延年就与李济深商议。李济深同意中国共产党在第4军中建立革命武装。于是,中共广东区委就暂时将叶挺安排在国民革命军第4军任参谋处长。
 
    关于建团的选址问题,中共广东区委认为:一是第4军后勤部于肇庆,部队给养充足,便于部队开办创建;二是肇庆乃两广水陆交通要冲,扼西江之咽喉,地形险要,加之便于与区委联络;三是当时西江一带农民运动正在蓬勃发展,以便支援农运,镇慑西江一带反动地主武装。
 
    11月初,铁甲车队党代表廖乾吾在深圳沙鱼涌之役后回来向广东区委汇报,周恩来谈到部队建设时说:“现在要准备一批干部组建独立团,你们大部分同志都要到独立团去,还要从黄埔军校抽一部分同志去,但主要还是你们铁甲车队。你们到那里去要好好干,起模范带头作用,把部队带好,做出榜样。”紒紝矠中共广东区委经一番周密的组织准备后,周恩来便抽调铁甲车队100多人为基础,又从黄埔军校调入一批骨干,再从川军和省港大罢工工人纠察队选调干部,1925年11月21日,值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旅扩编为第12师时,第4军第12师第34团在肇庆成立,1926年1月,该团改番号为国民革命军第4军独立团,团长叶挺,后来,人们称之为叶挺独立团。这就是中共广东区委组建的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正规军队。
 
    二、中国共产党采取多种形式对独立团实施直接领导
 
    大革命时期处于国共合作形势,既要考虑不影响统一战线,又要保持党对独立团的直接领导,在这样的历史条件和实际情况下,党对独立团实施直接领导所采取的途径是机动灵活和形式多样的:
 
    (一)独立团的行政和军事方面由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对第4军只采取“先斩后奏”的形式。排以上干部的任免和调动、部队人员的补充及重大的军政训练计划等,都由中共广东区委决定,不受第4军制约。紒紞矠独立团作为北伐先遣队的派出,先期入湘,就是党指示的。“中国共产党已经在各方面为北伐作好了准备,打算先派一个先遣队开赴湖南,为北伐的先锋。中国共产党决定派出叶挺独立团为北伐先遣队,于1926年5月1日由广东肇庆、新会出发”。紒紟矠独立团挥师北伐时,周恩来专门在广州叶家祠召集了连以上党员干部会议,并代表党作了“要起先锋作用、模范作用和骨干作用;现在有些军都不愿意派部队先出去,只要你们打了胜仗,他们就会跟上来”紒紡矠等指示,最后以“饮马长江”、“武汉见面”相话别。独立团出师后首战安仁渌田,大获全胜,又先入醴陵,占领浏阳后,根据北伐先锋部队繁重的任务和战斗减员的实际情况,成立特别大队和补充营,就是党所指示的,对第4军只是“先斩后奏”。1926年7月中旬,叶挺独立团接到党由广州写来的指示信说:“革命形势的发展可能很快,你们的战斗任务更加繁重了,要争取在独立团里增设一个特别大队(准备担任特殊的战斗任务)和一个补充营。同时党由广州派三十多个营、连、排干部来独立团工作,党的指示信就是这批干部带来的。”紒紣矠由于湖南党组织大力支持,组织动员和招募新兵,特别大队和补充营很快就组成了。部队组成后,叶挺才向代军长陈可钰(第4军军长李济深任北伐军总参谋长率第4军第11师和13师留守广东,第4军北伐由副军长陈可钰代行指挥)和第4军第12师师长张发奎报告,张发奎说:“你们真是独立的,总是先斩后奏的。”
 
    (二)独立团设立中共支部以具体实现党对独立团的领导。党支部不属第4军政治部管,而隶属中共广东区委,“请示、汇报工作就找周恩来同志,周恩来同志不在广州时,就直接找陈延年同志汇报,武汉时期仍属军委系统直接管,当时主要找聂荣臻汇报工作和请示有关问题”。
 
    独立团的党支部受中共广东区委直接领导,据当事者饶卫华回忆:“独立团在组织上属广东区委组织部领导。组织部长是穆青,我当秘书。穆青同志每月都要去肇庆两三次,到独立团参加他们的组织生活,回来后我们谈及很多事情。穆青同志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对独立团进行政治建军。”紒紥矠叶挺独立团在肇庆时大力支持西江地区一带的农民运动,打击地主反动武装,积极出兵处理高要领村事件和支持新会农民请愿及江门剿匪等,使西江一带的农民运动蓬勃发展,出现了西江农民运动的全盛时期。“独立团成立时,党就给以帮助开展西江农民运动的任务。独立团拨出一部分枪支给西江农民运动特派员周其鉴同志,发给西江各地农民自卫军,并经常帮助他们开展农民运动”。
 
    (三)中共中央的军事系统也对独立团实施领导。1925年底,中共中央成立了中央军事机构,早期的军事机构并不指挥军队,但对独立团也很关心重视。时任军事部长的张国焘就曾召集过该团中共党员举行会议,鼓励他们英勇作战,并筹集了一笔可观的经费,为他们作补充弹药刺刀等军需之用,“还指示他们如何与各地党的组织联络,俾能帮助他们解决沿途兵源缺乏以及补给等问题”。
 
    北伐军攻占武汉后,独立团一路浴血奋战“战斗力最强,牺牲最钜,战功最大”,战斗减员也就最多,急需补充兵源,这时的中共中央军委(书记周恩来,参谋长聂荣臻)又从黄埔军校第四期学生中调去林彪、陆更夫等一批骨干,“刚到武汉的时候,抓住张发奎的第四军因北伐伤亡急需补充人员的机会,军委重点向四军派去不少党员。正好这时黄埔第四期学生毕业,林彪是其中一个。他们来到武汉,就由军委分配。林彪被我们分配到叶挺的独立团当见习排长”。
 
    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对叶挺独立团的直接领导。
 
    三、叶挺独立团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的前身
 
    以叶挺独立团扩编的几支部队参加了以下的三大起义并担任了重要的军事指挥,为人民军队的创建作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叶挺任师长的第24师三个团、独立团改编的25师73团(团长周士第)及该师的75团三个营、74团重机枪连,参加了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改篇为11军,叶挺任军长兼24师师长,聂荣臻任党代表,周士第任第25师师长兼73团团长,李硕勋任党代表,陈毅任73团政治指导员。南昌起义,开创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武装的新纪元。
 
    1927年9月,中共中央在湖南边界发动了秋收起义,毛泽东为前敌委员会书记,以原独立团扩编的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为主力,卢德铭(原叶挺独立团第4连连长)为总指挥,并不沿用国民革命军的番号,最早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的旗号。卢德铭在指挥部队根据毛泽东的意见不攻打长沙而往井冈山进军途中遭敌伏击,英勇牺牲。
 
    1927年12月,中共又在广州发动了武装起义,叶挺任军事总指挥和工农红军总司令。起义失败后,部队开赴东江与海陆丰农民起义武装汇合,一部沿西江到达左右江,后来参加了邓小平领导的百色起义,创建了红7军。还有一部北上韶关,加入了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后来上了井冈山。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南昌起义失败后,第25师在朱德、陈毅率领下,转战湘南,举行湘南暴动,成立了工农革命军第1师,朱德任师长,陈毅任党代表,王尔琢任参谋长。1928年9月,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余部到达井冈山同毛泽东领导的以叶挺独立团部分骨干组成的卢德铭警卫团为主力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成立了中国工农革命军第4军(又称红4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这样,以叶挺独立团为骨干的部队,又成为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的第一个军。从叶挺独立团的发展沿革看,第一次北伐胜利进抵武汉后,叶挺独立团改编为73团,南昌起义前,73团扩编为第25师,南昌起义后,朱德、陈毅率南昌起义余部与毛泽东的秋收起义部队于井冈山会师,发展成为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4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又发展成红一军团。到抗日战争时期,红1军团又发展成为八路军115师、晋察冀军区部队、山东军区部队和新4军第3师(师长黄克诚)的重要组成部分。到了解放战争时期,又发展成为第3野战军、第4野战军和华北军区野战军的重要组成部分。“叶挺独立团的作风和优良传统,对创建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和解放军有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叶挺独立团及其发展的各部队,在历次革命战争中,屡建奇功,对中国革命事业的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紓紝矠叶挺独立团的不断发展壮大,形成燎原的局面,不愧为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正规军队,成为人民军队的前身。
 
    大革命时期广东肇庆成立的叶挺独立团,在中共党史和军史上有三个第一: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正规军队;其团内成立的中共支部,是中共在正规军队中第一个基层组织;“叶挺是当时担任高级军事指挥官的第一位共产党人。”
 
    朱德曾经说过,大革命时期的叶挺独立团是研究中共军史的“老根”,他说:“红一军团的来源,开始于1925年广东革命政府进行改组,将管辖的军队统一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时,我党派叶挺同志成立独立团”。他又说:“我们党从那时起,就开始注意军事工作,……虽然那时党对掌握革命武装还没有经验,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但是这个问题事实上已经接触到了,这件事已经着手做了。因此研究党的军史时,应当从这个老根上研究起。”
 
    叶挺独立团建立至今已80年了,但人们对她的怀念和敬佩之情并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淡薄。恰恰相反,经过时间的推移,其怀念景仰之情与日俱增,这不仅因为其历史功绩惠及今人,而且其历史功绩和光荣传统具有强大的感染力和永恒的生命力,她作为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第一支正规军队的历史地位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在人民心中铸起一座不朽的丰碑而光照后人。“北伐先锋 永垂青史”!
 
    注释:
 
    (1)《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共党史出版社1991年5月版,第276页。
 
    (2)《毛泽东选集》(一卷本),人民出版社1966年版,第535、544页。
 
    (3)见同上,第532页。
 
    (4)饶卫华:《我所了解的叶挺独立团》,见《肇庆市党史资料》第3期,1985 年8月1日版,第10页。饶时任中共广东区委组织部秘书。
 
    (5)见《中共广州党史大事记》,广东人民出版社,1991年9月版,第27页。
 
    (6)《聂荣臻回忆录》(上),战士出版社,1983年12月版,第43页。
 
    (7)周恩来:《军队中政治工作》,1926年6月2日。
 
    (8)《周恩来选集》(上),人民出版社1980年12月版,第116页。
 
    (9)见同上,第118页。
 
    (10)卢权、禤倩红:《叶挺传》,广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7月版,第58页。
 
    (11)饶卫华:《我所了解的叶挺独立团》,见《肇庆市党史资料》1985年8月1日版,第3期,13页。
 
    (12)魏鉴贤:《回忆周恩来关心叶挺独立团建设片断》,见《肇庆市党史资料》第3期1985年8月1日版,第14、15页。
 
    (13)《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新民主主义时期),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5月版,第276页。
 
    (14)《周士第回忆录》,人民出版社1979年4月版,第51页。
 
    (15)见同上,第52页。              

    (16)见同上,第62页。
 
    (17)见同上,第115页。
 
    (18)饶卫华:《我所了解的叶挺独立团》,见《肇庆市党史资料》,第3期,1985年8月1日版第11页。
 
    (19)《周士第回忆录》,第46页。
 
    (20)张国焘:《我的回忆》,见《叶挺独立团史料》第57页。
 
    (21)《聂荣臻回忆录》(上),第56页。
 
    (22)《中国共产党历史大辞典》,第277页。
 
    (23)见同上,第276页。
 
    (24)《朱德选集》,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版,第123、393页。
 
    (25)军委主席江泽民为广东肇庆叶挺独立团团部旧址纪念馆所作的题词,2004年2月8日,现存该馆馆藏。

标签:人文肇庆,中国,共产党,肇庆,军队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