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广总督府的历史作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肇庆两广总督府的历史作用和文化意义。

    一一 两广总督府的历史作用和文化意义
 
    (在肇庆市“两广总督府文化”座谈会上发言)
 
     作者: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中山大学教授、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会长   黄伟宗
 
    在新出版的《中国珠江文化史》(广东省珠江文化研究会组编)概论中,将明代中期至清代中期定为继汉、唐、宋三代之后的“第四高潮期”,即屈大均所说的“有明乃照四方焉”的“耀明文化”时期。两广总督府于明代景泰三年(1452)始设梧州,嘉靖四十三年(1564)迁肇庆,直到清代乾隆十一年(1746)彻消,共达300年之久。这个时间段应是这个高潮期之后段,所以可称这个高潮期的后段辉煌。哪么,两广总督府在这辉煌中起到怎样的历史作用、具有什么文化意义呢?
 
    一、作为封彊大吏政权中心的主导作用
 
    两广总督府为期300年中,除创始时在梧州百余年、万历年间曾因惠潮有寇暂移潮州,并于崇祯年间迁广州5年外,其余时间均设于肇庆,近200年,可谓其作为封彊大吏一级政权的中心,在各方面具有主导作用,从而也即具有文化中心的地位。应该看到,两三个世纪的时间不短,作为一方疆土的首府,且总督地位在省级官员之上,集军政与管理粮盐大权于一身,无论在政治上、经济上,或是在文化上,都会有所作为的,从而也必然在其地域上形成一定的文化形态,或者是某种文化现象,并为后继的或全国的文化发展起到铺垫或填补空白的作用。如近达百年的“南越文化”、“西夏文化”、“女真文化”,都有自身独树一帜的辉煌史,何况时间比其长一两倍的两广总督文化乎?所以,这个学术空白点是值得进一步深入探讨的。现在仅从珠江文化第四高潮期的层面上对其探讨, 即可发现两广总督府对这高潮期后段有主导性的卓越贡献。
 
    二、促使民族之间的文化从对撞到融合
 
    有史家称,始设两广总督府是为镇压“瑶乱”。果此,应如价评价其历史作用?
 
    从《尚书》记载可见,舜帝继尧位即遇南方瑶民乱事。湖南是瑶族袓地,即长沙武陵瑶和五溪瑶,逐步迁移两广。隋代后多对其免徭役,又实行将其招抚军垦屯田措施,历来有汉瑶矛盾,自宋代至明代,在湘桂粤发生长达600余年的“瑶乱”。明代对瑶乱多实行先抚后剿或剿抚并用政策。首任两广总督王翱是执行这政策的代表之一,他最先实施恩威并重、招抚并用政策,对和谐汉瑶冲突起到很大作用。
 
    后来的接任者韩雍及以后多任,则因政策有误,或贪脏枉法,逼使瑶乱,而以清剿为多。战场多在两广交界地,广西主要在藤县大藤峡附近,广东主要在泷水之东山、西山。明正统十四年(1449)广州发生黄萧奍起义,瑶乱也乘机蜂起,十余年间两度攻陷泷水县城,两广瑶人互相呼应。于是明景泰三年特设两广总督府统兵征剿,始得平息,从而设“罗定”直隶州。应该说,这既是两广总督府的罪过,也有其积极面。因为地方稳定,国家统一,始终是有利于国计民生社会进步的,是在历史发展上起到进步作用的。秦始皇统一中国、成吉思汗成立大元帝国、康熙建立大清帝国,都具有这样的历史作用。被周恩来总理称为“巾帼英雄第一人”的俚族领袖冼夫人,一生力主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也是具有使民族之间的文化从对撞到融合的历史作用,同时也具有巩固发展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文化的意义。所以,两广总督府的历史作用与文化意义也当如是观。
 
    明洪武年间,西江蛋民作乱,两广总督府平息,并于明洪武十五年(1482)收编西江蛋民为水军,可谓化解民族冲突、促使民族文化融合又一德政。
 
    三、保卫边境安全,畅通海外运输贸易、吸取海洋文化
 
    两广总督府作为一级政权起到怎样的历史作用?在跨越明清两代的200余年期间,两广总督府的历仼总督共有65人,执政的能力和人品不同,政绩各异,有贤明者,亦有贪官,其历史作用也大相迳庭,但从总体而言,是做过不少好事,所起的历史作用多是积极的。除上述平瑶乱外,还于明万历十年(1582)平定海盗吴平、曾一本勾结的倭寇;明嘉靖十六年(1547)平定安南军阀侵犯边境,置安南都统司,嘉靖二十九年,再次平定安南阮氏朝廷入侵;这些重大的内政、军事、外交事件,关系国家彊圡、地方安危,功不可没;以滨海、边彊地域条件击败海盗与安南军队入侵,也具有畅通海外运输贸易、吸取海洋文化作用。
 
    四、最早引入西方现代文明
 
    在中国文化发度上的地位和贡献。肇庆位于西江中游,两广中央,西江既东流广州而至虎门出海,又经佛山直流珠海、澳门而连接海洋。嘉靖三十二年(1553)葡萄牙人企图以澳门为桥头堡侵入中国,借口要晒货物,租借场地,继建炮台,设行政机关,随后其他西方国家也相继涉足,并嗣机进入中国内地。因广州早有不准外国人居佳之规,肇庆则可。时任两广总督陈瑞、肇庆知府王拌较为开明,特许西方传教士罗明坚、利玛窦进入传教,尤其是利玛窦进肇庆一住六年,后到韶关、江西、南京、上海、北京,传入中国人从未见过的现代科学技术和文化,如世界地图、天球仪、地球仪、自呜钟、光谱、浑仪等,还合译《天主实录》、编《葡华词典》,同时,他又率先将中国文化传向西方,翻译推介《论语》等经典,由此在世界掀起了“西学东渐”与“东学西渐乂”热潮,持续达数百年之久,被著名国学大师称为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中西方文化交流五次高潮中“最后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西方文化传入”。所以,可以说现代西方海洋文明最早起于西江,显然这是两广总督府的杰出文化贡献,也是两广总督府最突出的文化特色和文化意义。
 
    五、兴起粤学
 
    自被称为广东的百科全书的屈大均《广东新语》之后,广东陆续兴起了新学派,以及研治广东地方文化的学人或著作,形成了粤学热。例如,诗僧函罡(天然和尚,即丹霞老人)著《瞎堂诗集》20卷,并在其影响下,岭南名刹中的释家学者诗人纷纷著有佳作,据中山大学已故教授洗玉清统计,共有174种之多(见《岭南释道著作考》),使禅宗在岭南的发展形势,形成唐代六祖之后第二高峰,形成了“海云学派”、“海云书派”、“海云诗派”。清中叶两广总督阮元,是擅长诗文的大家,著述甚丰,又有诸多文化建树。同时还先后湧现了林伯同、曾钊、陈灃等名家,标志着粤学的兴起。
 
    六、肇庆在古代珠江文化史四个高潮期的地位与作用
 
    在《中国珠江文化史》概论中,对古代列出四个高潮期,即:第一高潮期一一汉代的“广信文化”;第二高潮期一一唐代的“盛世文化”;第三高潮期一一宋代的“炽热文化”;第四高潮期一一明代的“耀明文化”。应该说,这四个时期的高潮,都与肇庆有关系,都作出了贡献。汉代的“广信”,实则是现在肇庆所属的封开。广信在汉代先后作为交趾部首府和郡府,前后达四百年之久,创造了辉煌的“广信文化”。第二高潮期中,两广正式被划为“岭南道”,肇庆也在这时期升格为“端州府”,成为一方中心,尤其是在这期间诞生了佛教禅宗六祖惠能、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等文化名人,更是辉煌的贡献。第三高潮期的宋代,宋徽宗兄弟被册封为领地端州的端王和领地康州(即今肇庆所属的德庆)的康王,宋徽宗登皇位后,即将端州升格为肇庆府,尤其是这时期著名的包拯任职肇庆三年,更使肇庆文化倍增辉煌。第四高潮期的明代,即现在我们论证的两广总督府时期,无论是包括始设于梧州和曾迁惠州、广州时间在内的整个两广总督府的300年,或者是长设肇庆的200年两广总督府,都是在古代珠江文化发展史上,以至在中华民族发展史作出辉煌贡献的。

   2010年12月18日完稿

标签:人文肇庆,肇庆,两广总督,历史作用,文化意义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