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发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从《五马巡城舞》看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与发展。

    【摘要】封开县大洲镇经典民间艺术五马巡城舞是当地独具特色、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优秀民间舞蹈。该舞蹈起源于宋末,盛行于明清,流传于贺江流域两广边界地区。它主要表现古代五名将军率领军队保家卫国,出征归来,班师回朝,受到人民的热烈欢迎,举行盛大的巡城和阅兵仪式的宏伟场面。《五马巡城舞》于2007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关键词】五马巡城舞 民间舞蹈 非物质文化遗产

    《五马巡城舞》是岭南地区独具特色的优秀民间舞蹈,它流传于肇庆市封开县大洲上律、后塘、泗科、大河、岐岭及毗邻的广西一带农村乡间,是当地群众最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舞蹈。大洲镇位于封开县西部,座落于距离县城20余公里的贺江边,全镇总面积161平方公里,辖8个村委会,1个居委会,总人口16913人。大洲镇历史文化源远流长,民间艺术气氛浓郁, 该镇在1997年和1998年曾先后被命名为“广东省民族民间艺术之乡”和“全国民族民间艺术‘五马巡城舞’之乡”。2007年,《五马巡城舞》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年,经过较大改编的《五马巡城舞》还荣获了肇庆市国际旅游文化节表演金奖和11月份举行的广东省国际旅游艺术表演优秀奖。

    一、五马巡城舞》概述

    民间流传的《五马巡城舞》多在春节期间穿村过寨演出,多利用农村禾坪开阔地表演。表演者四、五十人不等,但最少也得35人以上,阵容壮观,气氛热烈。该舞蹈的形式主要是由5人扮成古时战将骑着5匹马,前有童子引马,后有宫灯罗伞。表演者随着强烈的锣鼓节奏起舞,来回穿越东、西、南、北、中五个城门。表演者身穿古装战袍,骑着红、黄、绿、黑、白五匹战马,主帅骑黄马统领全局。每匹马另有3人配备各式战袍,由据守5个城门的5员大将挥彩旗引路出征。5匹马各有各的城门,出城时威武雄壮。敲击乐节奏强烈,并配有大锣、大鼓、大钹,场面异常热闹。

    该舞蹈在1989年参加广东欢乐节演出前在肇庆市群艺馆创编人员的指导下作过较大改编,保留其守土卫国、保卫边疆的爱国精神,增加了“刀花舞”、“马队舞”、“灯扇舞”等表演情节,场面气氛更为壮观热烈。改编后的《五马巡城舞》具有情节性强、舞蹈动作丰富、音乐复杂多样的特点,由“开城”、“点卯”、“巡城”3部分构成。“开城”展现的是歌舞升平、万民同乐的场景,以五马舞、马童舞、宫灯舞构成,战马、彩旗、花灯、罗伞一齐上阵,无比热闹。“点卯”表现“点将—练兵—出征”的过程,以刀舞和旗舞为其主要内容,吸收了戏曲的表演城市,加强了叙述性、场中鼓声激越,战旗猎猎,好儿女保家卫国的主题在这里得到了升华。“巡城”则五扇城门的移动和变化,5匹战马的来回穿梭,构成复杂多样的图形和阵势,令人眼花缭乱,精神为之感奋。

    《五马巡城舞》不仅是封开县,也是肇庆市很有代表性的民间舞蹈。1989年12月参加广东省第三届欢乐节演出;1994年在肇庆举行的广东省第九届运动会开幕式上亮相;1996年曾代表肇庆市在广州东方乐园参加广东民间艺术欢乐节的演出,受到广大观众的好评。经改编后的《五马巡城舞》场面气氛更为壮观热烈,曾作为主打节目参加广东省第六届运动会开幕式的演出,气势宏伟。此后,《五马巡城舞》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影响也更为深远,曾多次在肇庆市参加大型的演出活动并产生品牌效应。

    《五马巡城舞》是一个历史久远,植根于山间沃土,在当地民间广泛流传,在广东乃到全国绝无仅有的独具特色的优秀民间舞蹈,其浓烈的节日气氛,纯厚朴实的民间色彩以及积极的爱国主义思想主题,是农村中其他的文化娱乐样式是无可比拟的,不失为一种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五马巡城舞》的起源

    《五马巡城舞》起源于何时,各类史籍上都没有明确记载。1988年,封开县为编撰《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曾派出大批文艺工作者深入田间地头,普查收集民间故事、歌谣、谚语等,据大洲镇岐岭汗塘村一带八、九十岁的老人描述,《五马巡城舞》最初流传于宋朝末年,舞蹈起源于宋朝五虎平南的一段故事,五马巡城表现的是五虎大将狄青、石玉、刘庆、张忠、李义把守城池,为防止敌人入侵而日夜巡城的内容。但是,在狄青的一生中,并没有到过封开(即宋朝时的封州),而所谓“五虎平南”,则是说狄青率领宋军夜度天险昆仑关,攻破邕州(即现在的南宁),讨平广源州土著首领侬智高叛乱,这个故事也没有发生在封州。那么,为什么在贺江流域的大洲镇一带会有纪念狄青的舞蹈,并且这个舞蹈还历经近千年流传至今,对于这一问题,受采访的老人都表示由于年久失传,已说不出其中原委。2003年,封开县开始实施岭南文化强县战略,对广信文化开展了大规模的研究,通过大量调查、整理和分析,逐步对《五马巡城舞》的起源有了一个比较统一的认识,认为《五马巡城舞》的起源与北宋皇佑四年(1052年)侬智高攻陷封开的这一场战乱有关,而该舞蹈近千年的流传过程,则是折射出当地官民对长期以来不断向东袭扰的壮族义军的一种恐惧心理。

    封开一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南极水陆之冲,地总百粤,山连五岭,前引长江,北背原阜,居百粤五岭之中,连九疑(嶷)七泽之胜,介桂广之间,唇齿湖湘,襟喉五羊。”[①]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汉武帝平定岭南后,便在封开一带建广信县,置苍梧郡。元封五年(公元前106年),又将交趾刺史部的治所从赢娄移来,统辖岭南苍梧等9个郡,在此之后,广信县为岭南首府的时间长达370多年。此地人口兴盛,在东汉时期,以封开为郡治的苍梧郡辖下西江流域凡10县,户111395,口466975,居岭南各郡之首。封开由于地处邕江、贺江与西江的交汇处,为中原与岭南以及两广之间的水陆交通要隘,在西汉时期是海陆丝绸之路的对接点,商业贸易十分繁荣。再加上境内西面和苍梧交界有石砚山、圆珠山等崇山峻岭,东北境向南延伸的党山、七星山、黄岗山,跨怀集广宁德庆边境,纵横40多公里,形势险要,利于隐蔽、伏击和开展游击战争,因此封开也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宋仁宗皇佑四年(1052年)五月,广西广源州侬智高反宋。由于事出仓促,以至岭南各州县基本没有什么准备,守将大多弃城而走。侬智高以破竹之势攻陷邕、贵、藤、梧等州后,兵锋直指封州,而封州跟周边各地一样,士卒仅百人,从未打过仗,既无战斗力,又无城墙防守。当时封州的知州是曹觐(1017~1052,字仲宾,谥英泽,福建建安人),有人劝他闪避,他正色叱责道:“我为守臣,有死而已。敢言避贼者,斩!”麾都监陈奕引兵迎击,封川令率乡丁攻守进攻。但侬军有数百倍之多,陈奕兵败逃走,乡丁也四下溃散,只有曹觐率从兵决战不胜被俘虏。侬智高下令不杀,揪其发使下拜,并引诱道:“从我得美官,付汝兵柄,以女汝妻。”曹觐决不肯拜,骂道:“人臣惟北面拜天子,我岂从尔苟生?速杀,我幸矣。”后被徙置舟中,两日不食,从怀中取出印章,嘱咐从卒取小路秘密送交上司,侬智高知其无降意,害之。曹觐至死不屈,骂声不绝。尸体被投江中,时年35岁;妻刘氏避于郊野,闻噩耗而自缢,妹亦投井而死。朝廷追赠太常少卿,录其子4人。追封刘氏彭城郡君,加赐冠帔。后田瑜安抚广南,为曹觐立祠于封州。[②]

    自侬智高事起,“朝廷忧之,君臣为之旰食。”[③]在一再调兵遣将,师久无功的情况下,宋仁宗赵祯接受了宰相的推荐,让狄青统一指挥岭南诸军平定叛乱。狄青果然不负众望,于皇佑五年正月(公元1053年2月)的归仁铺战役中大败侬智高,平定了这场影响广南东西两路的大规模叛乱,在一定程度上捍卫了北宋领土的完整性。后人将狄青平定广源州侬智高叛乱之事演绎为《五虎平南》(又名《五虎平南狄青后传》)。《五马巡城舞》正是根据这一故事改编而来,反应了当地老百姓对和平的渴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中央大一统的认同。

    侬智高被镇压之后,壮族义军对封开的袭扰并未停止。在元、明、清三朝的八百多年间,有史可记的大的战争就有20余次,以下是《封川县志》的部分记载:

    元朝至顺元年(公元1330年),广西反元义军攻占封州;

    明朝正统十四年(公元1449年),广西大藤峡壮族义军数百,由封川修泰乡张垌村出江岸,渡西江攻封州城;

    正德十五年(公元1520年),广西壮军围攻封川县,屯于下营村,都指挥卜玉督汉达官军抵御,败。壮军杀指挥左龙,卜玉狼狈逃遁,几为所执,士卒死者甚多;

    清朝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二月十五日,广西反清义军集船艇百余艘,由梧州下,攻江口炮台;

    咸丰七年(公元1857年)十月,广西反清义军数千由怀集攻封川城,两厢、城内民房连烧三日,多成灰烬。十一月冬至日,义军再攻封川,合计封川死村民近百人;

    咸丰八年(公元1858年),义军多次与清军激战,九月,朝廷文武官员弃城而逃。[④]

    ……

    除壮军的袭扰外,各地的匪患更是接连不断。因此,估计《五马巡城舞》也得到了官方的认同和扶持,成为祈求保境安民的一种仪式。至清末民初,由于政权的更替及弱化,官方色彩逐渐消退,而《五马巡城舞》由于场面热烈,逐渐转化为封开地区春节期间喜庆佳节的一个民间传统节目。

 

    三、《五马巡城舞》之现状

 

    据了解,大洲镇上律陈立帮是《五马巡城舞》的传承人,他少年时随父学艺,1957年农业高级社时,陈老艺人便组织村里的男女青年传授这一民间舞蹈。1958年正式成为《五马巡城舞》舞蹈成员。1961年,他开始组织本村群众青年学习传艺。1987年至今,陈立帮不顾年事已高,还言传身教,努力培养年轻一代传承人,并把《五马巡城舞》民间艺术搬上舞台,为抢救该项目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2008年3月份省文化厅公布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册上,陈老艺人榜上有名。

    近年来,伴随着经济生产的快速发展,文化娱乐形式的多样性和普及性,《五马巡城舞》在民间传统的基础上加入新的艺术元素进行重新创作编排,这些都大大地改变了其过去单一的巡游表演形式,一致获得观众和社会各界的好评。

    现今的《五马巡城舞》表演状况是古典音乐起音、雷击战鼓从慢到快,后场灯光伴随战鼓声,渐渐亮起,前台灯光随战鼓到雷击快点节奏时亮起,一先行官伴随战鼓雷击快点从后场翻跟斗到舞台中间令官处扎架并齐声叫“唏”。然后五人分别回到各个方阵。先行令官引火大将军出到舞台前分别扎架亮相,队伍组成是先行官、大将军、帅旗手、罗伞手、左右卫士两人,其他四将军队伍,分别出到大将军左右扎架亮相,大将军队伍退回城门,其他四马队伍左右穿插,展示不同队形走圈穿插作巡城表演,然后退回城门前。,以得胜回朝的鼓乐为主。起古典音乐和敲击偏钟乐声,八条宫廷舞女上场表演娱乐声平及太平盛世歌舞完成后,退回城门前两则。战鼓声声,从两边上场两队士兵作军操表演,表演时一定要雄壮有力和叫声。表演完退回各个将领身后,以古代军操乐为主。先行官打跟斗到台前,摇令旗、召众将领参拜大将军,参拜完退回城门前(擂鼓),大将军跃马到舞台中间,四将领跟在两旁,先行官及马童一齐到大将军前扎架、全体演员作演出结束的造型。

    相对原生形态的《五马巡城舞》,现今的五马巡城更注重的是音乐的选择、服饰的装扮、舞台的布置以及灯光的效果,力求呈现给观众一个全新的视觉文化大餐,这些都大大增强了其的表演性和观赏性。

 

    四、《五马巡城舞》与民间舞蹈

 

    民间舞蹈,顾名思义,源自民间的舞蹈,它是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在古老的民间舞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成。《辞海》的释意是:“民间舞蹈在人民群众中广泛流传,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的传统舞蹈形式。”它在人们的日常生产,劳作过程中诞生,由劳动人民直接创造,具有鲜明的人文风俗和浓厚的地方特色,反应了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社会状况,并随社会的不断发展而注入新的成分的舞蹈形势,表达着人们最真实、最淳朴的情感,有着独特的舞蹈风格和地方特色。它是以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为来源,并由最广大的人民群众来传承的一种传统舞蹈形式。它具有继承性、群众性、自娱行、即兴性、适应性和地域民族性这六大特性。

    封开民间舞蹈历史悠久,基本上流行于山区农村,多属道具舞,但表演形式各异,都有锣鼓、音乐伴舞,间中有民歌演唱。解放后,随着农村生产的发展和生活的改善而兴起,“文化大革命”期间活动停止。70年代后期起,至90年代初,随着“双百”方针的进一步贯彻落实,县内民间舞蹈得到发展,文化部门曾多次组织民间艺术汇演,部分传统舞蹈节目也先后参加了省、市民间艺术节的演出,皆取得一致的好评。

    伴随着各个历史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进步,尤其是在近半个世纪,社会转型加速,传统文化因素和现代文化因素摩擦,价值观念发生转变等诸多因素,传统的民间舞蹈正在发生着程度不同的变化,它们绝大部分仍然在原产地传承发展,较多地保留着民间舞蹈的原生形态,或原生和变异并存的状态。作为民间艺术舞蹈之一的《五马巡城舞》以历史为背景,紧跟时代步伐,进行适宜的改编,改编后的内容、形式较之从前更为丰富多彩,但仍保存着许多原生态形象特征,而且它的多次演出成功也让其日臻完善和成熟。

    封开县的民族民间艺术和其他文化艺术一样,产生于劳动,流传在民间,活动在社会,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广大人民群众集体智慧的结晶,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封开的特殊条件,我县的民族民间艺术有着其封开的特色,是构成地域维系民族、人们心理和言语的纽带,是人民艺术生命的组成部分和人们获得知识的来源。很多民间艺术如《五马巡城舞》仍然独立存在于自己原有的范围内,沿着自己的途径世代相传。

    民间舞蹈作为民族民间艺术之一,近些年来虽有很大的发展和提高,但同样也面临着濒危情况,究其原因,主要有:一是封开县内各乡镇工作开展不平衡。对民族民间艺术保护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认识不足,工作进展相对缓慢;二是专职从业人员较少,演员断层现象比较明显。由于社会结构的变化,时下年轻人外出打工多,艺术传人青黄不接,另外,部分演员年纪大,相继去世,演员断层现象较明显,与50年代初男女老少齐齐参演的庞大队伍相比较,相距甚远,而且每个角色的演员大都是兼职,专职从事该项工作的人才几乎为零,导致在发展的传承过程中面临着瓶颈问题;三是学术研究工作滞后。历来各级主管部门对表演艺术人才和创作人才,相对比较重视,但对从事理论研究却鲜见给予支持,对民间艺术的提纯复壮缺乏理论指导,使其很难发挥出促进和提高的作用;四是消费市场萎缩。随着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深入,外来各式文化的冲击,使人们的娱乐方式选择出现了多样化,使尤其是《五马巡城舞》之类生于民间,长于民间的民族民间艺术失去市场支撑,从而出现只有传承而没有发展的尴尬局面;五是缺乏经费,保护工作难以有效开展。专项扶持道具制作,演出务工的经费较少,缺乏必要的传习场所,难以正常开展训练,进而表演水平难以提高;六是基于全国性的民族民间艺术保护法规尚未出台,封开也没制定相应的地方法规,致使民族民间艺术缺乏坚强的法规保护。

    因此,笔者认为,可适当通过如建立大洲镇“五马巡城舞”民间艺术保护区等,以“活文化”的方式对民族民间艺术给予保留和保护,使之永葆延存下去而不会消失。

 

    五、《五马巡城舞》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

 

    《五马巡城舞》于2007年被列入广东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封开县民族民间艺术取得成绩的一大亮点,意义重大深远。这是民间舞蹈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焦点体现,是时代所造就的,也是历史主体—人的文化选择。

    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遗产非物质层面的扩展,它是一定时代、环境、文化和时代精神的产物,是人类通过口传心授,世代传承的无形的、活态流变的文化遗产,是一个民族的生命记忆和活态的文化基因,体现着一个民族的智慧和精神。2005年,中国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通知》中对其定义:指各种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包括口头传统、传统表演艺术、民俗活动和礼仪与节庆、有关自然界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和实践、传统手工艺技能等以及上述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

    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特点是不脱离民族特殊的生活生产方式,是民族个性、民族审美习惯的“活”的显现。它依托人本身而存在,以声音、形象和技艺为表现手段,并以身口相传作为文化链而得以延续,是“活”的文化及其传统中最脆弱的部分。它既记忆了人类过去某个特定历史时期文化,又不断叠加着新的文化记忆,是被人类不断传递的活态遗留。因此,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的过程来说,人就显得尤为重要。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成和传承直接表现在人类具体实践过程中,体现了人类实践的综合性,它的传承既具有稳定性,又具有变化,在稳定基础上变化,在变化中保持稳定。首先是变化、发展和存续;其次是由变化发展到变异;最后是变化、消失。

    在资料的收集整理过程当中,笔者通过封开县从事文艺工作的人员了解到:原生态形的《五马巡城舞》所使用的马匹道具,四个马蹄均用硬纸壳制作而成兼外露,跟随舞蹈音乐而有韵律地起动,而改编后的五马巡城,马匹马蹄部位全部用相应的五种颜色剪布遮盖住,据说是基于美观和市场需要考虑而进行改装。大洲镇的老艺人对此颇具争议,老艺人们表示改编有悖于五马巡城舞的原生态形,在一定程度上失去了其原有的价值而不予以认可;而支持改编的理由则是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加强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我国的文化生态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不根据符合观众口味适时适当进行改编,溶入现代包括道具、服装,音响等因素,就难以推向市场,成功提升其知名度和品牌效应。

    对目前本土珍贵的、具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五马巡城舞》这一民间民族艺术舞蹈如何能更好地进行有效保护,并得以传承和发展这一现状,在综合上述民族民间艺术面临的瓶颈现状和封开县实际相关材料基础上,以坚持政府为主导、明确职责、动员社会各界共同参与,形成合力为原则;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为指导方针,长远规划、分步实施,点面结合、通过全社会的努力,逐步建立起比较完备的、有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同时,县政府要加强领导,将保护工作列入重要工作议程,纳入社会发展整体规划和文化发展纲要,加大宣传力度,及时研究制定有关政策措施。

    除外,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经费投入,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队伍建设,逐步为创建中国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制度积累经验。

    六、结语

    现今,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本土民间舞蹈《五马巡城舞》,其精彩的表演十分活跃且长盛不衰,不但丰富了当地群众的业余文化生活,而且带动了这一带群众积极参与民间艺术表演的热情,影响越来越深远,在当地政府和民众的联手保护下,这朵浪漫的山花一定会越开越灿烂。

    作者简介:

    程红,(1975-),男,广西宾阳人,中共封开县委宣传部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广东封开,526500)

    吕海燕,(1981-),女,广东信宜人,中共封开县委宣传部科员。(广东封开,526500)

    李宪芳,(1971-),男,广东封开人,封开县文广新局工会主席。(广东封开,526500)

    参考资料

    [①] 李贤等:《大明一统志》,天順五年御製序刊本,卷84,第2883面

    [②] 封开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封开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909页。

    [③] 宋·余靖:《大宋平蛮京观志并序》,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本,第五卷第4页。

    [④]封开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封开县志》,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第11~19页。

标签:人文肇庆,五马巡城舞,封开县,非物质,文化遗产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