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玛窦在肇庆创下五个“第一”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在肇庆创下五个“中国第一”

    利玛窦于1552年10月出生在意大利马尔凯省马切拉塔市的一个药店老板家庭,原名叫MATTEO RICCI,23岁时被派往东方。

    明代万历年十一年(1583年9月10日),利玛窦与罗明坚从澳门到了肇庆,期间,利玛窦起了一个号“西泰”,大号叫“西江”。从大号可见利玛窦对肇庆有一番深厚感情。

    清朝嘉靖末年至乾隆初年,肇庆是两广总督所在地,是两广政治文化中心。利玛窦在肇庆六年,打造了开启中西文化交流大门的钥匙,所创业绩,有不少堪称为“中国第一”。

    中国大陆第一座天主教堂

    利玛窦与另一位意大利传教士、澳门教会负责人罗明坚来到肇庆后,剃光头,留长须,穿中国和尚袍,自称“西僧”。当时,老百姓为了镇住河妖,集资正在肇庆城东西江边修建祟禧塔。得到当地官府的准许,利玛窦将在澳门募集到的约20万银元(一说是6000金币),于祟禧塔旁边择地建房。施工期间,利玛窦受到外界不少阻挠,在王泮等开明官员的保护下还是得以顺利施工。1585年,中国大陆第一座天主教堂仙花寺在肇庆落成。落成之日,知府王泮送来了亲笔题字为“仙花寺”的牌匾,悬挂在大门上方。

    《利玛窦札记》对当时的仙花寺有以下描述:“建筑结构新颖,颇为美观。中国人一看就感到惬意。这是座欧洲式的建筑物,和他们自己的不同,因为它多出一层并有砖饰,也因为它的美丽轮廓有整齐的窗户排列作为修饰。”
 
    一百多年前,一场大火将仙花寺烧毁了。现在的祟禧塔旁,立着《仙花寺遗址》的纪念石碑,上书:“意大利耶稣会士——利玛窦,在万历十一年(1583年)到肇庆传教,于万历十三年(1585年)建成仙花寺。”

    中国第一所西文图书馆

    利玛窦在前往东方之前,已着力搜集和购买了许多欧洲出版的各种类别的书籍,并带着随船而来。在仙花寺落成时,利玛窦特意将地下圣堂旁边的一个大房间辟为图书室。里面除了陈列着各种版本的圣经与宣传天主教义的书本外,还陈列着大批的其它西方书籍,以开放的形式,任由人们参观阅览。

    中国是发明活字印刷术的国家,但沿袭使用的多是火烧胶泥活字、木刻、石刻等工艺技术,印成散页后装帧成竖行的线装书。整本书在严谨之余有时免不了有些刻板。利玛窦在仙花寺图书室所展示的西方书籍,尺寸有大有小,品种繁多。参观者走进去,顿觉眼前一亮,有的人甚至惊愕得嘴巴张开,久久也合不拢。书本精致的印刷术、精美的装帧艺术令人眼界大开。封面上的泥金粉饰夺目生辉,富丽堂皇。

    尽管在中国的清朝末年才出现“图书馆”这个名词,但仙花寺里的这个图书室当时已经具备了这个功效,故此,后来一些学者将它称为“中国第一所西文图书馆”。

    中国第一幅中文世界地图

    十六世纪,西方对东方和中国的认识,仍受《马可·波罗游记》的影响。他们所绘的世界图、海图、陆图、分国图,尚没有一幅完整的中国地图。

    利玛窦在罗马学习时曾专修过地理学,从意大利乘船来东方时带着西方地图,沿途凭感观在船上对那些地图进行各方面的校改。来到肇庆后,利玛窦参阅了大量原始资料,进行推算,还直接对经纬度进行了严谨的测量,根据奥代利著的《地球大观》的描绘方法,以平纬曲经的椭圆形投影方式,绘制他进入中国大陆后的第一幅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这地图有东西半球、陆地、海洋、南北极、赤道等,并注明了经纬度。地图展示了中国国内及毗邻国家所有主要山脉的走向及高度,把中国的真实形态和天文位置标示在相应点上。

    利玛窦最初绘出此地图时是1584年10月。在仙花寺落成之日,利玛窦将这幅地图挂在圣堂的墙壁上,马上引起轰动:中国的国门之外,还有一个庞大得令人吃惊的世界。

    之后根据王泮的提议,出于对中华主流文化的尊重和理解,迎合中国人传统观念的需要,利玛窦仔细地用正弦曲线投影法重新绘了一幅相当完备的世界地图,易名为《山海舆地全图》,将地球的零度子午线向东移,在地图的两边各留下一道边,用东170度本初子午线把中国的版图定位于地图的正中央。利玛窦开创了西方地图学与地理学传入中国的先河,使中国的地图学从此步入科学的正轨,在中西文化交流史册上留下了闪光的一页。

    中国第一台机械自鸣钟

    利玛窦既是人文研究者和历史学家,又是数学家、天文学家、地理学家,还是一位机械工程学家。利玛窦踏足肇庆后,在仙花寺安装起一个从西方带来的自鸣钟。人们见到这新玩意时,觉得非常奇怪:中国人寺庙里敲钟用的是木槌,但这大钟用的是金属钟铎,毋需人用手去敲击,怎么它自己竟然会发出声音来?铁指针有规律地跳跃走着,永不知疲倦地循环往返。有书籍记载:“一只铁手指报时辰并以乐声来调节本区生活。”

    王泮是个爱好新鲜事物的人,当这个会动会跳的怪东西呈现在面前时,即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便问利玛窦:“平日,我们读书人计时,有的人用自己的沙漏,有的人用漏壶,你们这自鸣钟的计时方法是怎样的?”利玛窦曾将中国与西洋的计时方法作过认真的对比,答道:“你们流行的是讲‘时辰’,你们将一昼夜分为十二个时辰。一个时辰等于我们西方所讲的两个小时。亦即是我这个钟要走完两个大圈。”王泮追问:“你们为什么把时间定得那么急?”利玛窦笑着道:“是你们将时间定得过于慢。这样,干起活来就缺乏紧迫感了。”王泮在官场滚打多年,觉得他讲的话有道理,对自鸣钟更生爱意。王泮终于按捺不住,上门找到利玛窦与罗明坚,托他们在澳门代买一座可以装在木匣子的自鸣钟回来。

    澳门当时正“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和金融的挫折”,无法在澳门买回价钱昂贵的自鸣钟,但又觉得不能令王泮知府失望。在这种窘境下,罗明坚找到替代的办法:利玛窦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机械师,又谙熟制造钟表的原理,可以叫他动手造钟!于是,在澳门物色到一位制钟工匠,还买了造钟表所用的齿轮、发条、链条及其它的零件,写了一封信,叫工匠随船带回肇庆。

    在制作自鸣钟期间,利玛窦在现场亲自督阵,当起了技术顾问,为保证所制出来自鸣钟的准确性,要求每一道环节都精益求精。这样一来,便显得人手不够。王泮见此情况,向衙役下令,在肇庆城里物色两位最能干的五金工人,派去作利玛窦与那印度工匠的助手。没有多久,衙役们找来了两位心灵手巧的五金工人。利玛窦带着印度制钟工匠和那两位中国五金工人,日夜加班加点,几经失败,中国第一台机械自鸣钟终于在肇庆的“仙花寺”内制作成功了。王泮见了,甚为欢喜:这钟大小适中,制作精巧,可调节每小时、半小时或一刻钟自动鸣响一次进行报时。

    第一部中西文辞典《葡汉辞典》

    利玛窦曾经在葡萄牙里本斯著名的布拉大学,学习过葡萄牙文并且非常谙熟。后在澳门大三巴附近的“圣万迪诺新信徒学校”学习了13个月的中文,他们的第一任中文老师是澳门的官方翻译菲利浦·马修斯。在1583年至1588年期间,他与罗明坚神父合作,经过不懈的努力,编纂了世界上第一部中西文辞典《葡汉辞典》。

    《葡汉辞典》整部书稿有198页,其中包括辞典和与其前后装订在一起的材料。《葡汉辞典》共分三栏:第一栏是葡语单词和词组、短句,大体上是按ABC字母的顺序来排列。第二栏是用罗马音标来注音;第三栏是汉语词条,里面既有单音节词、双音节词,也有词组和短句。尽管这套拼音系统“属于初创,在声母和韵母的拼写法上,尚未完全定型,甚至有些模棱混淆的地方”。但是学者杨福绵在经多年的研究后认为:《葡汉辞典》中的罗马字注汉字音,是汉语最早的拉丁字母拼音方案。是利氏及《西儒耳目资》拼音系统的前身,也是后世一切汉音拼音的鼻祖。”这部辞典的一个主要特点是使用了许多明朝末年社会流传的语汇,“该辞典所收录的音韵学及词汇学方面的资料,是研究明朝晚期官方语言及文人使用官话的宝贵语言学方面的材料。”

标签:人文肇庆,肇庆,传教,利玛窦,中国第一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