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 绿水长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北岭电站青年队”故地重游,追忆往日时光。

 

一晃已过了20年。几经筹措,原“北岭电站青年队”的部分成员50多人,故地重游。此次重聚,大家颇感亲切,尽管岁月无情,一张张熟悉的脸,仍泛出昔日的光彩。小小名片如彩蝶般穿梭,来自广州的、香港的、深圳的、还有本地的,各种头衔更令人目不暇接:局长、主任、高工、老总……。此时,谁还介意是平头百姓或达官贵人呢。想当年,我们集中在灯光球场,授队旗,带红花,那场面如同送新兵入伍,几辆老式的“解放”牌,载着百余颗少男少女躁动的心,颠簸颠簸进了山。从此,是两年的知青生涯。我们都曾为“北岭人”,同饮过一坑水,这就够了。

如今,车又载着我们,经小湘口,绕水泥厂,欢声笑语中不知不觉已抵山脚。眼前这条进山路,模样依旧,风雨将路面冲刷得比印象中更坑坑洼洼。车难行,农友们唯迈开双腿,重去丈量一番这并不陌生的路,也好寻一寻那久违了的感觉。

南国入深冬,山野仍一片葱绿,暖融融的阳光洒在连绵起伏的山峦上,路旁的“迎客松”茂密依人,潺潺溪水似向故人问候。约莫一个钟,我们气喘吁吁地翻过了分水岭。呵,梦中几番神游的故土,就在眼前。往事随风、扑面而来:群山怀抱中、山涧大坝旁,有几间旧水泥仓库。屋里挨墙而搭的“冬瓜棚”,上下铺木板,再添一床简单的席被帐子,各人就有了一个“窝”。入夜,可闻幽谷阵阵兽吼禽鸣;风起,松涛如啸。每日清晨,白雾霭霭间,照例是值日队长的一声哨响,催促大家“开工啦”。于是,砍柴的上山,担坝的落涧,耕田的去牵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淡又劳累的生活中,也不乏野性的情趣;闲中,带上弹弓去打鸟,钻进密林采灵芝。逢岁末,漫山遍野盛开吊钟花,砍回来,一簇簇插满门前屋后,恍若“迎春花市”。遗憾的是,当年不是“抓革命”就是“促生产”,没有什么浪漫的“花前月下”,难怪今日相逢,男女农友们端祥起来,怪仔细的。

山道蜿蜒曲折。拐个弯,是一丘丘荒芜的坡地。田埂依稀可辨,不见斯人耕作,只有丛丛泛黄的野草在风中摇曳。农友们指指点点,竟又引出一段“英雄”史:当年开垦荒坡,面对那半人高的山草灌木,有人冒失地放了一把火,火借风势,“噼啪”作响直往林区窜,山上的人大声惊呼,知青们倾巢而出,打秃了松枝,烤焦了头发。直扑得乌天黑地,始将大火扑熄,男男女女都成副“包公”相。我们就在这片土地上耕耘,驻地无村庄,唯一的“老农”叫老吴,是电站副站长,年岁50多,红红的脸膛,操起农活来熟练利索。我们就在他的指点下,犁田耙地,播种插秧,养猪喂牛,还开一畦畦知青们称之为“自留地”的菜园子。不知是因为地太瘦还是我们的功夫不到家,收成并不理想。稻谷不足养人,“自留地”的沙葛没拳头大,倒是粗生的水瓜大获丰收,一筐筐摘往厨房煮清汤。

信步间,不觉已到当年的“大本营”。那间低矮简陋的平房就是昔日我们的集体伙房,只是令人垂涎的饭菜香已不再,缕缕饮烟也早已化作清风白云。当年知青们晃着疲乏的身躯劳作归来,拎起小脸盆似的饭碗就往这里聚。性急的会迫不及待探头进去,但即时又失望地缩回来。不用问,肯定又是青菜腐乳加白饭啦。那个年月,能有一顿肉,胜似今日的鲍参翅肚,所以,不时有知青发扬“造反精神”,往伙房的墙贴“大字报”,要求改善改善。偶尔,男知青们也会抓来一条蛇,打回一只黄鼠狼之类的小野味,兴高采烈地聚一餐;或偷得几捧浸过“火水”做种子的花生仁,炒菜下酒赏月。为了这“花生事件”,20年后的今天,还有人向一同回来的当年带队干部喊冤叫屈,要求平反呢。惹得众人捧腹不已。“水泥库”犹存,裸露着石头本色的墙,顶已坍塌。门前简易的蓝球场,杂树婆娑,独剩单边铁架。往日的青春气息已无处觅。但见三两个皱纹满面的山民,奇异的眼光分明是问:客从何来?倒是侧旁的大坝长高了。记得我们陆续离去时,大坝仍未落成,如今却用它壮实的胸怀,换得一湾碧水藏深山,又为山外送去一份光明和温暖。我们也真欣慰:是呵,这坝中有我们挑来的基石、水泥;洒下过热汗、年华!

我们流连在平坦的坝顶上,追忆着往日的时光……我们真怀念当年的“乌托邦”,也真留恋珍惜眼前这一方净土。大家都在此留个影吧,让四周的青山作证:我们——青春无悔!

标签:人文肇庆,肇庆,北岭电站青年队,北岭,乌托邦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