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肇庆文化 > 宋文化 > 正文

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清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有一个名字,在中国历史上千古流芳,这就是清正廉洁、万世景仰的包拯。

    有一个名字,在中国历史上千古流芳,这就是清正廉洁、万世景仰的包拯。在宋代,他因整顿吏治、惩治贪官、解除民困而被称为“包青天”,后世则敬称他为包公。包公出生于合肥,成名在端州(今肇庆),扬名于开封。
    宋康定元年(公元1040年),由天长县令调任端州知州,任职3年。皇?四年(公元1052年),任龙图阁直学士,人称包龙图;嘉?元年(公元1056年)任开封知府。后任京官枢密副使。嘉?七年(公元1062年)病逝任上,终年64岁。死后追授礼部尚书。
    包公于公元1040年到端州任知州,即端州最高行政长官,当时他42岁,是第一次担任州级长官。包公主政端州3年,政声斐然。他因地制宜,开创了珠江三角洲桑基鱼塘式农业之雏形;他创建了端州第一个交通和邮政总站,创办了端州第一所公立学校;他设立了一座庞大的储粮备荒的谷仓--丰济仓。包公为端州成为西江中下游政治、经济文化教育中心作了贡献。
    在端州流传最广的故事是包公“不持一砚归”,千百年来一直被传为佳话,后来衍变为一个美丽的传说。

  b59db39a108f0c9c0e6c64fac32538d6.jpg
包拯(公元999-1062年),字希仁,安徽合肥人。29岁中进士,初授大理评事。
 

    包公任端州知州政绩 
    治理水患 为民兴利
    宋时西江水患频繁。每当洪水季节,端州城郊变成泽国。包拯到任后,继前人在城西、城东扩筑西江堤围,与城墙连成一体,把西江河水堵截在城南主河道上。同时,指导民众在城郊开渠、凿池,改造沥湖(今称星湖),排渍水、筑鱼塘、垦荒地,发展农业生产。在城内打井7口,改变居民历年来饮用西江河水或沥湖水的习惯,减少疾病的发生。
    储粮备荒 兴文办学
    在今城内中衙巷与米巷之间,兴建丰济仓,以储粮备荒。为了纪念包拯建粮仓,端州人民把丰济仓所在地命名为“米仓巷”,沿用至今。在宝月台兴建星岩书院,是为端州历史上第一所公立学校。
    为政清廉 品德高尚
    传说中的“不持一砚归”具有足够的说服力。
    包公在端州不仅政绩突出,还留下了一些不可多得的文化遗迹。如:包公祠,砚洲岛,包公楼,包公井,包公府衙,等等。其中,七星岩的题字是现在仅存的包拯手迹,弥足珍贵。所有这一切形成了独特的“包公文化”。“包公文化”不仅是宋代文化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宋史研究上很有价值,还在岭南历史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成为广东丰厚的历史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882616b71bf70b3b122cb1dfcca8ad18.jpg
端州:包公成名和实践治国安邦肇始地


     宋康定元年(1040年),由天长县来端州上任,至康定三年到开封当京官之前,包拯任端州知军州事三年。这三年是包拯清官品格的弘扬与提升,治国思想的实践与升华的重要时期,他写的那首明志诗《书端州郡斋壁》便是明证。留下的十三处遗迹、遗址更显示了包拯对端州地域政治、经济文化发展作出的不朽贡献。
    包拯到端州之前的知州如刘起陈、范雍、任旦、贾守文之流,或借进贡端砚之名,在朝廷开采限额之外多取数十倍以贿赂朝中权贵,或十足执绔子弟,庸、懦、懵、惰,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引发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李焘写的《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宝元二年(1039年)三月甲寅,广州地界三百余人反宋。包拯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由天长县知县升任端州知州的。包拯上任之始,便走访乡中父老,察看民间疾苦。端州属南蛮百越之地,州官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备峒寇”,即准备对付从山谷走出来不服朝廷管治的土著俚僚族群。
    至北宋初,西江一带原俚僚渠帅残余势力虽表面归顺朝廷,但仍在内部保留世袭农奴制和巫医制。包拯主政端州期间,想方设法使俚僚落后的移动式山谷经济变为定居式农耕经济,曾经响彻山谷田峒的俚僚铜鼓被埋进地下,大量俚僚融合到汉人中去,促进了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团结,加强了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南海风涛壮,西江瘴疠多。”其时,端州又出现“春瘴”,瘴疠横行,巫婆四出活动,要到西江取“仙水”治病。比包拯早四十多年任端州知州的陈尧叟,曾在端州推广中医中药,禁巫医害人,但难以禁绝。包拯很敬重梁燮(端州区黄岗镇渡头村梁氏始祖),与他商议治瘴疠的办法。梁燮二十岁中进士,当过南雄州通判,中年举家迁居渡头,是个饱学之士。包拯征询他的意见商定了治瘴疠的药方。之后,受到梅庵惠能井的启示,按照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开凿了7口井。据清代张渠《粤东闻见录》卷“井水”条云:“肇庆昔有7井,包公守郡时凿。内五外二,以象七星。”张渠还记载:“各署日需岭峡泉,雇夫舟运,穷日之力而往返。论者谓幽溪邃涧之水,饮之消人肌体,不如浚治龙冈旧井,多益而省费。”在不少史籍中对于包公井水的“泉清滑甘”、“食无患害”、“端州之人咸受其福”都有记载。真是“江水何如井水清,一挖甘洌福斯民!”
 

   元末明初本地人董源在《重修包公井记》写道:“相传郡城包公所凿之井有七:一在府治内。在府治西,岳庙旁则第二井也。在县学南,俗称义井,则第三井也。其四则分司巷口,其五在广济仓右,其六在北门之左,其七在主帅堂前。” 董源所列第一井,在今市第一人民医院内,相传为包公锁妖井,附近有乌台(收妖台)。包公把为祸端州的西江水怪降服,锁在井里。明末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记载:“包肃为端州守,尝穿七井……其在西门外者,曰龙顶岗井。民居环抱,清源滑甘,为七井之最。”屈大均所说的龙顶岗井就是董源所列的第二井,今称大井头,位于龙顶岗之边,宋城西路之南,是包公七井,如今仅存的两井(另一在今米仓巷高要市委宿舍大院内)之中,原貌保存得最好的,井沿石被打水的绳索磨勒出的一道道深痕,依稀透出历史的气息。

15b4f29276b5cb4195eeb85d669ecf68.jpg
包公存世题刻 诗文(图片为西江图片社提供)


    治理水患,扩大耕地,为民兴利是包拯治理端州的一大突出政绩。
    宋时端州水患频繁,西江经过三榕峡大鼎峡后,分成三条支流倾泻:主干由城南出羚羊峡;一支经南岸、金渡沿宋隆流往金利、高明;另一支沿着北岭山脚从睦岗经七星岩流向水基、民乐桥一带,到鼎湖之后与出羚羊峡的干流会合滔滔东去。以羚山为分水岭的两条峡谷称为双羊峡。两条水道之间的窄长地域,仿佛是一只大竹排,故又有“肇庆竹排地”之说。人们大都集中在“竹排地”居住劳作。本来就地方窄逼,可耕作之地甚少,一遇洪水,低洼地还被淹变成泽国。陈尧叟任端州知州时,开始将干流(通往羚羊峡)河道北岸的黄岗、厚岗、石顶岗、崧台岗等众多小山丘用低矮的堤围连接起来,初步将西江干流堵截在南边河道。
    包拯到任后,察看山川地形,遍访有识之士,经过深思熟虑,决定把陈尧叟时修筑的堤围加固,并将护城堤围继续向西边构筑,一直延伸到龟顶山下。这样,进一步完善了抗洪功能,还大大增加了可耕种的土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新增耕地当然成了“官地”。包拯将这些地卖给殷实人家,大量土著渠帅自动遣散属下农奴到端州买地变为封建地主,到新地再招佃农耕种。卖官地筹集了经费。于是,便组织民众开始了修筑沥渠(今称后沥水)的创举。
    至晚唐时,西江北岭山下的河道巳渐渐变浅淤积,南边河道开始称为“零羊峡”。开了沥渠,将西江北边故河道的沥水排走,使今北岭山下七星岩至鼎湖一带变为鱼塘、荷塘、种“大禾”(俗称生须谷,米红色)的(朗土)塘与水田。开渠排去沥水,可耕土地增长更多了,吸引了周围众多游耕者购买官地在端州过起了农耕生活。包拯因地制宜,开创了珠江三角洲桑基鱼塘式农业之雏形。
    包拯又从天长县召来制造铁犁嘴的工匠,教民众改良耕作工具,减轻了劳动强度,增加了工作效率,提高了农作物产量。相传根治了瘴疠后,包拯曾教民众用井水发芽菜,渡过春瘴后的菜荒。为了大力发展端城经济,还叫人从北方带来菜种,在麦仔园推广种植黄芽白(北方称大白菜)。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黄芽白和肇菜、芥菜仍是肇庆三大传统蔬菜。
 

    隋唐时期和宋初,端州州城设在今黄岗镇渡头村一带,处在两条水道之间,地域狭窄。包拯加筑了堤围,开了沥渠,大大扩充了陆地面积,为凝聚大批居民和州治迁移扩展创造了条件。当时,聚居到如今登高路一带的人很多,密集的民居形成了街市,包拯将其命名为“富民坊”,取祝愿居民发财致富之意。包公还教富民坊居民制麦芽糖、山渣饼,健脾开胃,去小儿疳积。在富民坊东设厢军巡逻营,维持治安。厢军驻地供兵马用的粮草屯积处,就是如今的草场路。耕地多了,粮食也随着增多。包拯在今城内中衙巷以东兴建丰济仓,储粮备荒,这便是米仓巷得名的由来。为把农产品变为商品,包拯还教人把莲藕制成糖莲藕运到广州销售。为了发展内河航运,包拯创建了新的航运码头。
    隋唐时代的端州驿,又称崧台驿,设于现在的阅江楼。原址逼近河床,前边是悬崖峭壁(今楼前广场系宋以后河沙积聚而成),而且到了宋初己残破不堪,只能用于公文书信来往的船只停靠,不利于多艘帆船泊岸装卸货物。包拯乃将之迁建于城西,加建临江码头,名为“城西崧台驿”。
    包拯还将州衙西迁至如今的市第一人民医院位置。明朝万历年间修的《肇庆府志》还对包拯时建的州衙内建筑有详细描述:该衙中间为大厅,西有枕书堂,东有清心堂,周边尚有相魁堂、敬简堂、双瑞堂、节堂、秋霜堂、宅生堂。大厅西有菊圃,行数十步有轩。轩前以砥石为基础,堆积泥土成为假山,称作“烂柯洞天”,西北有洗砚池。这10多座建筑物,形成了独具岭南特色的园林建筑群。清心堂里有包拯写的《书端州郡斋壁》
    至今,这首诗仍让我们感受到包拯当年的意气风发。“诗言志”,包拯提出了自己为人为政的宗旨,这是施政纲领,是他一生为官的政治和道德准则。他毕生都践行了这个宣言。要清心直道,作国家栋梁;要奋发努力,兴利除害造福百姓;要用史籍记录的遗训鞭策自己,留下无愧于后人的政绩。这正是包拯治理端州留下的宝贵精神财富。
    包拯还是一个文化传播的使者。在宝月台兴建星岩书院,聘请梁燮掌教,这是端州历史上第一所公立学校。以前,端州一直未有地方官学。端城附近只有零星私塾,由家族延师教子,属初等启蒙教育。包拯捐俸创办半官学形式的星岩书院,使地方少年能受到进一步教育。包拯除聘请梁燮为书院掌教,还接受他的建议,在渡头附近创建宝光寺,祀奉玉皇大帝。因宋代皇帝自称是玉皇大帝派下凡间治理天下的,包拯建此寺,意在鼓励当地民众服从朝廷管治,维护社会稳定与国家统一。宝光寺后迁于玉屏岩建为玉皇殿。宝光寺此后相继建为天后宫、濂溪祠、景福祠,遗址在今污水处理厂东南侧。包拯还在城西景星坊创建文昌宫(后变为法轮寺、西江讲武堂,今市直机关第一幼园),传播中原儒家文化,教化一方,鼓励读书人走科举之途为国效力。

387ce89d1e9092f968a76332489e96b2.jpg
图为包公楼牌坊 (西江鱼 摄影)


    包拯任端州知州时,耳闻目睹朝廷派往岭南边远地区的州县级大都不称职,中原等地的官不愿去,由广南转运使指派当地人临时代理本应朝廷派遣到各州县的“正官”(这些代理官称摄官),有的地方甚至缺官,对管治边远地区很不利。包拯在临离任和到京后上了《请选广南知州疏》《请派差广南职官疏》《再请添差广南职官疏》,他在疏中说“地虽远郡不可轻授”“远民困重,尤在得人”。要求朝廷改善吏治,选派德才兼备的人到广南任职,这是他的“治国先治吏”思想正式形成的代表作。
    包拯作为宋代名臣,最广为人称道,影响最深远的是他刚正不阿、铁面无私、为民请命、直言敢?、不畏权势、公正廉明、锄奸肃恶、执法如山。在端州流传着平反丹凤朝阳冤案、破血衣案、日审三案、为蟛蜞申冤、镇妖锁蛟龙、不持一砚归等众多传说。包青天之名始于端州,包拯的高风亮节,成了中华民族宝贵精神财富的重要部分。

    从包拯治理端州开始,端州作为港口城市的官衙、仓储、码头、堤围水利设施以至书院才大规模构建。包拯虽然来不及始建学宫、城墙和城濠,但端州宋城的基本格局已由他确定了下来。开渠排沥水,使现在七星岩景区的山水布局,也巳显露出雏型。
    包公井、七星岩题字、砚洲、后沥水、端州州衙、富民坊、厢军巡逻营之草场、麦仔园、丰济仓、城西崧台驿、星岩书院、宝光寺、文昌宫,这十三处弥足珍贵的遗迹和遗址显示了包拯把端州从一个狭小的军事城堡,建设成一个以定居式农耕经济和广府汉族文化为中心的港口城市的光辉业绩;宣示着端州是他以“清心直道”的品格,实践以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予民众谋利造福作为治理天下之根本要义,表现得最突出的地方。 
    西江奔腾出羚羊峡不远处的江心,便是砚洲岛,面积约有6平方公里,岛的最东端建有包公楼,原称包公祠,为清道光十四(1834年)始建,同治七年(1868年)时重建,1984年被台风摧毁,1990年再重建,1995年又进行了扩建。 
     “清官爱斯民七星甘露井普滋黎庶,泉水生乃地千载逝韶光尤纪包公。”这是一幅为纪念包公为民掘井的善政而刻于城区龙顶岗西坡脚三联巷新建的包公井亭上的对联。
    包公流传下来的文字不多,除了仅有的一首诗《书端州郡斋壁》、一则《家训》外,其余的都是各种奏议文章,内容也集中在减民负、抑豪强、裁冗员、选贤良等方面。

                 书端州郡斋壁 

          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 

          修干终成栋,精钢不作钩。 

          仓充燕雀喜,草尽狐兔愁。 

          往牒有遗训,无贻来者羞。

 

                      家 训 

          后世子孙仕宦, 

          有犯赃滥者,不得放归本家, 

          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 

          不从吾志,非吾子孙。 

          仰珙刊石,竖于堂屋东壁, 

          以诏后世。


  包拯任端州知州三年,在端州城打了七口井。据明末清初著名学者屈大均《广东新语》记载:“包孝肃为端州守,尝穿七井,城以内五,城以外二,以像七星,其在西门外者,曰龙顶岗井,民居环抱,清源滑甘,为七井之最。”西门外的龙顶岗井是目前仅存的两口包公井中较为完好的一口。

  目前,从井口沿向外延伸15米范围内被划为古井的保护范围。在包公井上方有“清泉井亭”匾额,井亭用木构梁架、花岗石柱,上铺扫黑辘筒素瓦,檐口为绿色琉璃剪边。包公井亭仿宋代风格,包公古井“普滋庶民”千年后,今日在井亭的保护下静静地休憩。井亭东面不远处,仿宋围墙的内侧镶嵌着三块黑色石碑,居中者言明古井已是“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右侧者为“包公井碑记”,其叙说古井的来由和历史;左侧者说明古井的形制和作用。仿古围墙的北侧边缘处建有宋代民间特色的仿古小门楼,门楼正上方刻有“三联巷”。

 ( 潘庆苏 王斌 杨明伟 图/文) 

标签:宋文化,中国,历史,包拯,清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