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肇庆文化 > 宋文化 > 正文

宋徽宗 御书“肇庆府”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丽谯楼,现在当地人简称红楼。

  丽谯楼,现在当地人简称红楼。明代的雕像、藤鼓和传教士送来的自鸣钟,一个个讲述着朱由榔和他的拥臣们试图光复大明的故事。朱由榔在这里接待过台湾郑成功的使者,与罗马天主教势力密谋,小朝廷坐井观天,大势已去的故事让人疲惫。展览馆里有朱由榔办公的蜡像,无色无味,连毛发都看得见,但它是那么陌生,永远剥离真实的陌生。


    当历史栩栩如生地逼近,真相往往逃遁。而这样远远地在夜里看,丽谯楼掩面而立,满腹心事不过是世态炎凉而已,我知道这个“红楼”已经没有梦了。     

朱由榔把丽谯楼改为“永明宫”,大明永继是他的一场梦。但新生的清人势力无暇做梦,直把残明逼向死亡的南国海岸线。“永明宫”里的希望伴随着慌张,宏图大志里暗藏着侥幸逃生。我想象那时侯的永明宫,不过是明朝朱家最后的一次夜总会,灯火辉煌,纵情之后有极度的绝望。


    历史无梦,失败者人去楼空。明清转季,最难过的不是帝王,而是文人和艺术家,他们的文化失落,转化为道德煎熬,这种集体性的痛苦常常是跨时代的。岭南诗人屈大均几年后重回丽谯楼,在他哀叹前朝的几首诗中,掩不住文化飘零的隐痛,切身的处境与文化道统的命运紧紧交织,他实在是汉文化的忠良。直到康熙皇帝恢复汉文化正统,汉人精英的文化之恨才慢慢平伏,朝代之间的鸿沟渐渐消逝了。


    丽谯楼的故事有始无终,开头却是因为宋徽宗赵佶建立的。这个当了皇帝的艺术家留下了非凡的花鸟画与瘦金体书法,尽显汉文化中高贵清逸的人性菁华。丽谯楼上悬挂的“肇庆府”就出自他的手笔。在王气不接的北宋末代,端王赵佶无端地当上皇帝,于是将自己原来的封地端州升为府,改名肇庆,预示肇造福庆的美好涵义。在1118这一年,这个岭南边城一朝得道,名声随政治风水迅速攀生,以丽谯楼的建造为例,速度惊人:本年端王登基,然后广东通判燕瑛奏请赐书,端州守臣古革开始准备建楼,当御书迎到,楼已经盖好,然后举行政府大典。丽谯楼的前身就是这座“御书楼”。所有这些事都在同一年完成,留给建筑本身至多半年,艺术家赵佶哪里知道当地百姓的辛苦劳顿。如今,这城里只留下他“肇庆府”三个字,风神俊朗的样子,像一双不解人间的丹凤眼,在现实的世界里异常地冷清。而赵家王朝的臣子包拯,生时冷清,身后却轰轰烈烈,在这个城里就有两个雄宏的祠堂,香火熊熊。包拯这一生呵护人之常情,立身法则取自人间烟火,他是民间的帝王。


    丽谯楼的对面,不是人间烟火照旧么?“红楼大排档”生意不错,我们几个人就着炒田螺,大口地喝啤酒,感到世俗人生万古长青。对面那个出身显贵的丽谯楼倒是落寂,在路灯下或明或暗得像梦魇。我突然醒过,历史如幻象,而幻象便是真相,于是在这夜里一切都活回来了:自鸣钟在响,郑成功的人终于到了,朱由榔在宫女的簇拥下走来,永明宫灯不甘寂寞,又亮了……


    古城终于醒来,一切的光鲜在诚挚的夜谈中还原本色,历史心相照亮了肇庆人今天的心思。我默默地绕城而回,一路上与名胜古迹频频地会心,好像我成了古城莫逆的知己。宋城墙上有几家已经亮起了灯,比起那些把历史收藏得冰凉的展览馆,这微弱生命的意象已经贯穿古今。 (老道)
 

ea4419c7619f56d13114916a0d1f2866.jpg   e5e672f4297fd186473fd02ef3b45363.jpg   adcc5e6574a5972d720d32ced7a42cf3.jpg  

标签:宋文化,端州,送文化,红楼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