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造崇禧塔的始由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明代万历十年(1582年),肇庆府知府王泮乃于在西江北岸石顶岗建造“崇禧塔”。“崇”乃作“聚集”之意,“禧”为“福禧”,聚气而集福禧,以使“文运兴旺、鸿福齐疆”,寄托了端州人期盼文运兴盛、多出人才的向往。

关于建造崇禧塔的传说,历来众说纷纭,其中流传较广而最为人们所接受的,主要有三种讲法。

一是“一篙插竹排”的讲法。古时,西江经过三榕峡、大鼎峡后,分为三条支流滔滔向东:主干流由端州出羚羊峡;一条支流流经高要南岸、金渡后,再沿着宋隆河流往高要金利、高明城区;另一条支流沿着北岭山山脚从睦岗经七星岩流向鼎湖水基、民乐桥一带,到鼎湖之后,与出羚羊峡的主干流会合。以羚山为分水岭,两条峡谷称为“双羊峡”。端州处于两条水道之间的窄长地域,是一块庞大的沙洲,状如一只大竹排浮于水面。在沙洲上建塔,犹如在竹排插上一杆竹篙,使端州不被西江洪水冲走。

二是“锁龙镇妖”的讲法。据说,每年的春、夏季之交,西江的黄龙、妖怪一起兴风作浪,常常肆虐端州,冲垮堤围,毁坏房屋,淹没田地,农作物颗粒无收,给人们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灾难。时人认为:“龙宜潜,不宜跃。”建塔乃希冀能够锁住黄龙,镇煞河妖,永固堤围,遏止洪水泛滥。

三是“文运兴旺”的讲法。由于西江河水“滔滔而东,其气不骧,人才遂如晨星”,若建塔聚气,可使人才辈出。

可话又说回来,建造崇禧塔之举,实质上是源于“瑶乱”、“壮乱”、“黎乱”,激起了封建统治者振兴文风的“教化”之念。

明代,肇庆因为“改土归流”(改以流官取代土官)而战事连绵。

“改土归流”自明代中叶以后便逐步开始,是在土官与封建王朝的矛盾日益尖锐的情况下产生的。自唐、宋代以来,这个矛盾就长期存在。随着社会生产力的不断发展,土官制度越来越不适应社会的需要,弊端越来越明显,广大人民不断的反抗斗争又动摇了土官制度的统治。与此同时,土官又日益与封建王朝闹对立,反对封建王朝对它的管辖。这种有损于封建王朝国家统一的行为,明王朝自然是不能容忍的。于是,“改土归流”是势在必行了。

史载:明代洪武十四年(1381年),四会大罗山瑶民武装攻打肇庆府城,不克,被千户徐旺率兵击败。

洪武十六年(1383年)九月,泷水(今罗定)瑶人刘第三率领罗旁山瑶民反抗,朝廷派军队镇压。

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泷水七寮、红豆山等地瑶民反抗不断,总兵指挥刘备焚山夺寨,捕杀数百人。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德庆西山瑶民盘穷肠等率众起事,指挥王浚镇压,朝廷设立“瑶首”统领,令每年进贡。

正统十一年(1446年),泷水瑶民不堪朝官盘剥,首领赵音旺连结逍瑶山瑶民首领凤广山起义,称为“大将军”,攻泷水县城,德庆抚瑶判官冯述战死。

正统十三年(1448年),泷水瑶民首领赵音旺、凤广山连结广西岑溪各山瑶民起事,声势浩大。

景泰四年(1453年),都御史马昂调集两广官军兵分为两路攻打泷水瑶民,杀死2000余人。

景泰五年(1454年)三月十三日,都御史马昂攻破泷水瑶领赵音旺山寨。

天顺元年(1457年)四月,泷水逍瑶山瑶民首领凤广山之子弟吉,称为“凤二将军”,招集各山瑶民,反抗朝廷。广东巡抚叶盛调集两广兵马于开建连滩立中军都督指挥,由阳春、岑溪、鸡骨岭、罗旁水口并进,凤弟吉被俘,解送京城处死。是年,广东巡抚叶盛用武力镇压平定德庆下城山瑶民首领盘观得起义,称为“天青将军”,并率领2000余人攻袭古蓬、古赠、罗旁等地。

  天顺三年(1459年)三月,德庆鸡笼岭壮民联结广西义军,攻陷开建县城,杀死知县朱燮一家和典史苏善,夺得库银而去;四、五月,广西义军攻陷肇庆,西江各州、县人民群起响应,泷水逍遥山瑶民及德庆鸡笼岭壮民尤为炽烈;六月,两广总督叶盛攻克泷水瑶山一部,首领凤广山被俘,解送京城处死。

弘治四年(1491年),泷水、后山瑶民屡反,两广总督秦绂指挥镇压,先攻泷水各地,后取后山,杀死2400多人。

正德元年(1506年),泷水瑶民攻克都城乡,杀死千户林熙、高谦和都城乡巡检牟智。

正德五年(1510年)六月,瑶民攻陷新兴城;十二月,瑶民首领吴凤、邓一山潜入新兴县城纵火,夺取库金,知县及下属因此降职。

正德十四年(1519年),德庆都城乡壮民首领郑公厚、韦公丙率众起义,封川归仁乡壮民首领蒙公高聚众3000多人,合攻封川等地。

嘉靖五年(1526年),西江各地瑶民群起反抗,会合广西义军,袭击肇庆府各州、县城;五月,被两广提督姚镆所破。

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两广提督谈恺、征蛮将军王瑾率兵3万于一月二十六日集合端州,分道镇压新兴、恩平一带活动的瑶、壮、汉义军。至四月八日,攻陷良塘,俘首领陈以明,杀死数千人。现存于梅庵的《平岭西纪略》碑载:两广提督谈恺以肇庆为行台,“会兵于端州”镇压瑶民起义,功成,勒《平岭西纪略》碑记其事。

嘉靖三十六(1557年),两广提督王钫率军7万,分为岭西、岭南两路,镇压四会怀集、清远之间的大小罗山瑶民反抗,捕杀8600余人。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平定大罗山瑶民反抗后,析四会地建“广宁”,意即平息战乱“广求安宁”之意。

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两广提督吴桂芳奏请朝廷镇压罗旁山瑶民反抗,朝廷拟大举“征伐”。

万历四年(1576年)十月,两广总督凌云翼调集两广军10万,镇压罗旁山瑶民,经过四个月的围剿,攻破瑶民山寨564个,捕杀16100余人。为了防止瑶民再次起事,升泷水为“罗定”,属直隶州,直隶广东布政使司。现七星岩石室岩立的《迎仙平寇碑》载:

万历十九年(1591年),驻肇的两广总督刘继文指挥镇压黎民起义,功成,勒《迎仙平寇碑》记其事。

二百余年间,西江流域的瑶民与明王朝展开了持久的浴血奋战,起义斗争一直没有间断和停息过。“瑶乱”、“壮乱”、“黎乱”不断的肇庆,激起了封建统治者振兴文风的“教化”之念,塔文化由此兴起。

端州,站在西江河边,能够同时看到北、南两岸的四座塔——崇禧塔、元魁塔、文明塔、巽峰塔。四塔收于眼底,遥遥相对,相互辉映,蔚为壮观,这在全国也是少有的。

堪舆家认为:西江“滔滔而东,其气不聚,人才遂如晨星”。明代万历十年(1582年),肇庆府知府王泮乃于在西江北岸石顶岗建造“崇禧塔”。“崇”乃作“聚集”之意,“禧”为“福禧”,聚气而集福禧,以使“文运兴旺、鸿福齐疆”,寄托了端州人期盼文运兴盛、多出人才的向往。据说,从此真的是人才两兴,你信不信?

此后,在西江两岸相继建起元魁塔、文明塔、巽峰塔,与崇禧塔合称“肇庆四塔”。

元魁塔,位于崇禧塔之东,南临西江,是明代时端州黄岗镇渡头村梁挺芳、梁挺高兄弟俩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同科中举,在仕途畅顺之时,于天启三年(1623年)回乡建塔,取名“元魁”,以作纪念。“元”是“状元”之意,“魁”则是“独占鳌头”之意。

文明塔,位于西江河南岸、新兴江口西岸。明代万历十六年(1588年),肇庆府知府郑一麟为振兴文风、培养更多人才而建,取意“振兴文运”,故美其名为“文明塔”。

巽峰塔,屹立在西江南岸的乌榕岗上、新兴江东边。建于明代天启四年(1624年),位于府衙东南方。《易经》所说的方位谓东南方为“巽”,属“木”,为“风”。堪舆学说:凡是地方不利不发科甲者,宜于甲、巽、丙、丁之处立一文笔峰,只要高于别人,即大发科甲。故该塔是一种文风塔,故名“巽峰塔”。

由此可见,明代建造位于西江两岸的“肇庆四塔”——崇禧塔、元魁塔、文明塔、巽峰塔,都是以兴文为目的的风水塔。(贾穗南)

标签:端州历史,建造,崇禧塔,始由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