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广信县治地考(中)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汉时的广信县治地究竟是在哪里呢?请看最权威的史书《史记》和《汉书》的相关记载

    如:《苍梧县志》引用了《方舆纪要》上的文字说:“广信故城,在今府治东。”这里的“府治”应是明代两广总督府所在地,即今天的梧州市河东老城区。核诸实地,此“府治东”是连绵群山,能够有建城条件的已是今封开县地了。

还有,《苍梧县志》引用了《舆地志》上的文字说“广信县之东有孤岩,岩有斑石,皆五色。”此斑石者,岂不正是现封开县杏花镇广信河边的天下第一大石——斑石吗?

进一步细心地查阅梧州当地时人所写的各种文字,特别是刻在石头上以昭后世的碑记之类,经认真查勘,笔者发现在《苍梧县志》所载的数十篇当地前人写就的记文中,竟没有任何一篇是明确地提及其地即是汉广信县治地的。难道是他们都不懂当地的历史沿革?还是当时并未认识到广信县治地的重要意义?看来都不是。

倒是在韩雍的《建总府记》中,笔者发现有这样的记述:“维梧州界乎两广之中,水陆相通,道里适均,群山环拱,三江汇流,岭南形胜无比。据总府之基,其山自桂岭而来,至梧城中尽而复起,巍然突出状如盘石,登临远眺,一目千里,闷晦千万年而一旦显于今日,岂非天造地设有所待而然与洪。惟我国家,列圣相承,一以道德仁义为治。今天子继承丕绪,益迈前烈,数载之间,四征不庭,罔不宾服,大显神谟,命官开府于兹,合天心,光祖德,超越秦汉以下因循苟简之陋而成万世之良图。自兹以往,出令一而保境同。以我堂堂仁义之师,坐镇于中,四顾蛮夷残孽,向背而抚治之。彼将日益循化理、变恶习,相安耕凿以齐吾民。而凡覆载之间,有生之众;声教所及,将益无远弗归。唐虞三代雍熙太和之治不于斯见乎。虽然圣天子宠异臣下,而付托至重,其责望固不在此,臣子感激图报,称当何如哉。书曰,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孔子曰,节用而爱人。雍辈皆勉焉。府之堂五楹,题曰 ‘总制百粤之堂’……。”

韩雍写这篇《建总府记》的时候是明代的第一位两广总督,总领两广军政大权,可谓朝庭的一方大员。他明确地指出,梧州所在之地“闷晦千万年”,而到明代成化初,才成为“出令一而保境同”的“总制百粤”的首府重镇。并赞扬成化皇帝命其开府梧州,总督两广的这一举动是“超越秦汉以下因循苟简之陋,而成万世之良图。”

可见梧州这一地方在韩雍开府之前并未做过像“交趾刺史治”这样的可以“总制百粤”的岭南政治、军事的中心,否则作为饱读诗书贵为封疆大吏的韩雍不会作以上的记述。从这一点来看亦可以否定梧州曾是汉广信县治地的观点。

三、史料书籍中有关汉广信县的记载

后魏的郦道元在《水经·温水注》中有这样的记述:“郁水自猛陵来,东经广信县,合漓水、封水,下入高要”。所以说,广信县在漓水和封水(贺江)注入西江的地方是没有错的。可是却有人据此得出“广信县处在漓水注入西江的地方,这地方只能是现在的梧州,不是封开。” [3]

如此结论有武断之嫌。很明显的错误在于他只提漓水,不提封水(贺水,贺江)。

那么汉时的广信县治地究竟是在哪里呢?请看最权威的史书《史记》和《汉书》的相关记载。

汉武帝平定南越国相吕嘉之乱,是岭南历史上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史书对此次战争中对南越的进军路线有详细的记载。

《史记·南越列传》这样记述:

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汇水;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般将军,出豫章,下横浦;故归义侯二人为戈般、下厉将军,出零陵,或下漓水,或抵苍梧; (未完待续)(姚锦鸿)

标签:封开历史,汉代,治地,广信县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