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广信县治地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汉代的广信县位于漓江和贺江注入西江的地方,即今天的封开县南部加上梧州市这一片地方。这样表达汉广信县的位置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反对。但具体到广信县的县治在哪里,就有

  汉代的广信县位于漓江和贺江注入西江的地方,即今天的封开县南部加上梧州市这一片地方。这样表达汉广信县的位置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反对。但具体到广信县的县治在哪里,就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了。一说认为广信县治设在今天的梧州市内;一说认为广信县治应在今天的封开县境内。

  汉代广信县治地考

汉代的广信县曾经是整个岭南的政治、军事文化和交通的中心,因为当时的苍梧郡治和统辖岭南七郡的交趾部刺史治都设在这里。而且广东、广西和广州这三个名称的得来都与广信有关,所以汉代广信县历来为史学家所重视,辨明广信县治地之所在意义重大。

汉代的广信县位于漓江和贺江注入西江的地方,即今天的封开县南部加上梧州市这一片地方。这样表达汉广信县的位置恐怕没有多少人会反对。但具体到广信县的县治在哪里,就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了。一说认为广信县治设在今天的梧州市内;一说认为广信县治应在今天的封开县境内。

由于时至今天梧州和封开两地都未能拿出能够令人确信的考古证据来证明广信县治地的确切位置,故从理论上去论证广信县治的具体地点就显得十分必要。

一、近代先贤的论述

罗香林(中山大学教授、中山图书馆馆长、文理学院院长)教授的论述:

“……而扼西江要冲的苍梧,遂成为中原学术文化与外来学术文化交流的重心。现在广东的封川,就是汉代交州刺史驻地及苍梧郡治的广信。”[1]

原中央文史馆副馆长叶恭绰在论述广东省得名的来由时有这样的观点:

“稽诸史乘,省名实先得广字于前汉,后得东字于唐代;盖汉武分置南海、苍梧、合浦三郡,皆统于交州刺史,而治在广信。吴黄武七年,割南海、苍梧、郁林、高凉四郡立广州;以交趾、日南、九真、合浦四郡为交州。其命名广州缘刺史治在广信,故取为州名。迨唐分岭南为东西道,始有东字之称。其后北宋因分广东西两路,而元明清相沿不改,广东之名遂以确立。考汉之广信,乃今之封川县地。交州刺史所辖三郡今属广东、广西两省。封川以西为广西,封川以东为广东。明改广东行省,盖缘于此。”[2]

两位大学者都异口同声地说“汉代广信即今之封川县”。依据在哪里呢?他们并没有具体说明。

为使读者更好地理解,在这里解释一下封川县这个名词。在贺江出口处这片地方,隋朝以后成立了一个县叫封川县。封川县这一名称一直用到解放初,1961年后由于行政区划的改变,将过去的封川县和开建县合并成了现在的封开县。说广信即封川,也就是说广信即今封开,而非今梧州。

二、梧州当地的史志资料

清同治十一年编写的《苍梧县志》确实将汉代的广信县作为其县的前身入志其中。

该志在城图跋中说“古广信,土城也,昔苍梧赵光始居此土,其后汉置郡县,交趾刺史因之。考其旧基,依茶山,傍桂水,大江绕其前。赵宋加筑始甃以砖,作五门。至明总督建牙开府,高之广之,雄过百雉奚翅,大都参国之一矣。”

在其地域沿革表中,同样列有广信故城,并说明因为是苍梧王赵光的旧治,所以时间上列在秦代。到汉时,又列为广信县,并为交趾刺史治和苍梧郡太守治。

详看《苍梧县志》诸多关于汉广信县的记述均为引自前、后《汉书》,《晋书》,《隋书》等史书上。而有些引文又似乎与其肯定苍梧地为汉广信县治地的观点是矛盾的。

        如:《苍梧县志》引用了《方舆纪要》上的文字说:“广信故城,在今府治东。”这里的“府治”应是明代两广总督府所在地,即今天的梧州市河东老城区。核诸实地,此“府治东”是连绵群山,能够有建城条件的已是今封开县地了。

还有,《苍梧县志》引用了《舆地志》上的文字说“广信县之东有孤岩,岩有斑石,皆五色。”此斑石者,岂不正是现封开县杏花镇广信河边的天下第一大石——斑石吗?

进一步细心地查阅梧州当地时人所写的各种文字,特别是刻在石头上以昭后世的碑记之类,经认真查勘,笔者发现在《苍梧县志》所载的数十篇当地前人写就的记文中,竟没有任何一篇是明确地提及其地即是汉广信县治地的。难道是他们都不懂当地的历史沿革?还是当时并未认识到广信县治地的重要意义?看来都不是。

倒是在韩雍的《建总府记》中,笔者发现有这样的记述:“维梧州界乎两广之中,水陆相通,道里适均,群山环拱,三江汇流,岭南形胜无比。据总府之基,其山自桂岭而来,至梧城中尽而复起,巍然突出状如盘石,登临远眺,一目千里,闷晦千万年而一旦显于今日,岂非天造地设有所待而然与洪。惟我国家,列圣相承,一以道德仁义为治。今天子继承丕绪,益迈前烈,数载之间,四征不庭,罔不宾服,大显神谟,命官开府于兹,合天心,光祖德,超越秦汉以下因循苟简之陋而成万世之良图。自兹以往,出令一而保境同。以我堂堂仁义之师,坐镇于中,四顾蛮夷残孽,向背而抚治之。彼将日益循化理、变恶习,相安耕凿以齐吾民。而凡覆载之间,有生之众;声教所及,将益无远弗归。唐虞三代雍熙太和之治不于斯见乎。虽然圣天子宠异臣下,而付托至重,其责望固不在此,臣子感激图报,称当何如哉。书曰,有严有翼,共武之服。孔子曰,节用而爱人。雍辈皆勉焉。府之堂五楹,题曰 ‘总制百粤之堂’……。”

韩雍写这篇《建总府记》的时候是明代的第一位两广总督,总领两广军政大权,可谓朝庭的一方大员。他明确地指出,梧州所在之地“闷晦千万年”,而到明代成化初,才成为“出令一而保境同”的“总制百粤”的首府重镇。并赞扬成化皇帝命其开府梧州,总督两广的这一举动是“超越秦汉以下因循苟简之陋,而成万世之良图。”

可见梧州这一地方在韩雍开府之前并未做过像“交趾刺史治”这样的可以“总制百粤”的岭南政治、军事的中心,否则作为饱读诗书贵为封疆大吏的韩雍不会作以上的记述。从这一点来看亦可以否定梧州曾是汉广信县治地的观点。

三、史料书籍中有关汉广信县的记载

后魏的郦道元在《水经·温水注》中有这样的记述:“郁水自猛陵来,东经广信县,合漓水、封水,下入高要”。所以说,广信县在漓水和封水(贺江)注入西江的地方是没有错的。可是却有人据此得出“广信县处在漓水注入西江的地方,这地方只能是现在的梧州,不是封开。” [3]

如此结论有武断之嫌。很明显的错误在于他只提漓水,不提封水(贺水,贺江)。

 
那么汉时的广信县治地究竟是在哪里呢?请看最权威的史书《史记》和《汉书》的相关记载。

汉武帝平定南越国相吕嘉之乱,是岭南历史上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史书对此次战争中对南越的进军路线有详细的记载。

《史记·南越列传》这样记述:

元鼎五年秋,卫尉路博德为伏波将军,出桂阳,下汇水;主爵都尉杨仆为楼般将军,出豫章,下横浦;故归义侯二人为戈般、下厉将军,出零陵,或下漓水,或抵苍梧;

使驰义侯因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咸会番禺。
《汉书·武帝记》这样记述:

“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出桂阳,下湟水;楼船将军杨仆出豫章,下浈水;归义越侯严为戈船将军,出零陵,下漓水;甲为下濑将军,下苍梧。皆将罪人,江淮以南楼船十万人。越驰义侯遗别将巴蜀罪人,发夜郎兵,下牂柯江,咸会番禺。”

从地理位置上看,梧州正是位于漓江出口处,如果今天的梧州就是汉代的广信县治地即苍梧郡治地,“下漓水”和“下苍梧”(或抵苍梧)就是同一回事,司马迁和班固就不会将其分开来记述了。

上文已经说过广信县就位于漓江和贺江的出口处,这里既然史学家已告诉我们“下漓水”和“下苍梧(抵苍梧)”不是同一会事。那么他暗示着什么?笔者的理解,正是因为广信县治地位于封水(贺江)的出口处,而贺江出口又在漓江的出口下游,这次战争的目的地是“番禺”(今广州);所以从贺江而下,由下濑将军甲所率领的军队当然不必到贺江出口处后,再逆河而上到漓江出口就已“抵苍梧”(下苍梧)了。

四、封开当地的史籍资料

《封川县志·叙》这样记述:

“封(川)故为广信,隶交趾,属苍梧。如经传所称,羲叔平秩,虞帝巡狩之迹,其丽中国南境明甚。仍有言自赵光(苍梧王)降汉后始邑,先是非冠带伦者,诬巳。遡汉两禅,阅晋、唐、宋、元或升而州之、郡之或拆而封兴之、梁信之、广狭异制分合靡常。”

《封川县志·沿革》:

“汉置广信县,属苍梧郡。三国吴立广州,广信属焉。晋因之。刘宋因之。永初二年析置封兴县,齐因广信属广州。梁分广地置梁信县,改县为梁信郡兼置成州,统梁信郡。陈因之,隋废郡改州曰封州;大业初省封兴入,寻改……州为苍梧郡;治封州,唐复为封州…… ”

《封川县志·官师志》:

“封自武帝定南粤置七郡始为苍梧广信县,监以交趾部剌史,嗣而世代迭兴升降互异,虽名号禄秩稍差而宣化承流则一也。”

我们再看看当地人所写的名类碑记文字中对有关广信县的内容是如何记述的。

明宣德元年封川教谕陈颢的《重建封川县治记》中有如下记述:“临封据邕、桂、贺三江之口,汉平南越置苍梧广信县,陈改封州,唐复谓郡,后改为县。”

明正德六年布政使方家永撰写的《重修封川县儒学记》这样记述:“按封川,汉平越后为苍梧之广信县,西晋后……洪武二年裁减封州为封川县……”

明万历十六年方尚祖撰的《重建县门楼记》:“西岭上流是唯封邑,江山明丽,林壑郁葱,森若图画,居然天险。自两汉及南朝皆置县号广信,迄萧梁与陈隋或析为州或改为郡,俗变椎结,风几邹鲁,坤灵萃止,文物代兴。”

明天启二年方尚祖撰写的《重建光孝寺山门兼缮葺佛殿僧寮记》:“邑惟锦川,古为广信地,脉据鹤麟之胜,渊源会梧桂之流,万里来龙分野当天南之星纪。一隅作镇提。封搤岭右之咽喉,介两广而接三湘,踵雕题而陬交趾,山明水媚,俗质风淳……。”

明孔学礼《修仕进录序》中记载:“今之封川即封州,在汉广信有陈钦治《左传》而仕于朝,钦之子元,建武中以明经擢博士为学者所宗,唐大中年间莫宣卿状元及第……”

上述引文都是说古广信就是封川县的。那么古广信的县治具体又在哪里呢?请看下文:

《封川县志·城邑总论》:“江口,古广信治地”。

明万历四十七年方尚祖撰写的《重建龙头庙碑记》:“邑之西十里许,有大封墟曰江口,相传为旧县治云。受西粤漓、郁、黔、贺渚水,即汉驰义侯檄夜郎兵下牂柯,会路伏波,出番禺及伪刘龑命苏章沉铁环败楚军处也。”

《封川县志·古迹》中记述:“汉广信县,在县北十里,梁改梁信,隋改封川,唐改封兴,宋改封川,即今贺江口上。城池遗址尚存。人呼其地曰古城池,塘曰古城塘,桥曰古城桥,埇曰古城埇。郡志谓在县西二里近山川坛误矣。”

在《封川县志》里还记载有一次县令颜龙图(举人,康熙十年任封川县令)出题考县学学生的事。考题就与封川县的历史有关。其考题如下:

问:封川为粤东要地。考诸往册,自唐虞三代以后,汉、唐、宋、元、明称州、称县、称路不一,似一名区也。何为弹丸一城,孤峙江隈,或前此别有故基,迁移至是乎,抑原来旧封乎?尔诸生,生斯长斯,知之必详,请明以对。

当时一个名叫温如埙的县学生员在应答中有这样的文字:

“封川为东粤奥区,前带长江,后倚峻岭,据邕、贺、桂三江之口,当东西两广之交,亦昔经用武之地云。汉武平越以来,建置至今,千百余年其间更易可按册而稽也。封川旧为苍梧地,汉置广信县,属苍梧,三国吴立广州而广信又属焉。是一广信也而或属苍梧或属广州,纷然靡定。厥后历晋、隋、宋、元、明,为州、为郡、为路更称不一。或者其为两广之要害,往来之孔道,戎马之绎骚,战胜攻取必由是焉,而不得不更易乃尔耶。……

愚,生也晚,值兴革之会,当乱离之际,欲考其事而遗老尽矣。间尝西游江口,停舣于灵洲之岛,俯瞰乎印石之澜,见其山明水媚,秀郁盘纡,合诸传闻,徵之记载,谓贺江口者,旧县治云。”

上述所引资料,均在清康熙之前。我们可以看到前贤们在讲述当地历史时都十分明确地指出,封川汉时为广信县。而广信县治地就在贺江口上,即今天的封开县城江口镇城区内。

虽然当地的政府驻地自唐代已搬迁到今封川古城处,但由于古广信县治地沿用时间较长,所以直到明清时代,贺江口上的广信古城址还在。所以我们在明清两代所修的县志的“封川县全图”图页上都在贺江口处标注有“古城”字样和图标。

直至今天,县城江口镇的原住居民还将现在的江口中学所在地称“古城冲”。现江口中心小学东侧旧有关帝庙,关帝庙的所在地当地群众仍将其称为“城头坪”。这些与古城有关的地名,都是当年广信县治在江口的遗留,即所谓活的史实。

标签:封开历史,汉代,广信县治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