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宁姓氏来源 广宁远古时代的居民初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宁远古时代的居民,是不是被称为百越族的土著住居的一部?早期的移民是怎样来的和从何处来?这些问题,作为研究广宁古代历史的一个部份,是值得探讨的。

广宁远古时代的居民,是不是被称为百越族的土著住居的一部?早期的移民是怎样来的和从何处来?这些问题,作为研究广宁古代历史的一个部份,是值得探讨的。中原出现甲骨文到形成文字的时候,广宁还是"不毛之地",当然这个时期不可能有什么文字的记载。对岭南地区自三国以来的地理沿革记载得比较具体的,是南朝人沈约撰写的《宋书》。沈约(441-513),在刘宋时为度支郎,萧齐时为五兵尚书国子祭酒,梁时封为建昌候,广宁当时属南朝所辖。可惜,虽然《宋书》提到新招令和化蒙令(今属广宁境),元嘉十三年( )设县,却没有人口记载,只有州郡名下,记着不尽可信的户口数。

建国后,出土了大批文物,发现和整理了较多的古代史籍和族谱,这就是逐步研究解决上述历史"悬案"提供了条件,可以根据这些重要的线索进行初步的考证和判断。

一、先秦至南朝

公元前214年,南下的一支秦军,沿着灵渠,迅速进入和占领今粤桂边界漓江、柳江、西江等几条交通水道干线上的战略要地,最后,全部占领岭南,并设置南海、桂林、象郡等三郡。次年,又把全国被贬官吏戍岭南。这数十万戍守岭南的秦军和谪戍岭南的官吏,与土著住民杂处⑴。汉以后,当地土著住民便开始与秦汉移民逐渐融合和汉化。先秦至汉时,今广宁首约铜鼓岗,泽村山仔岗,都巷塔岗,莫二红岗,榕村茅岗,横山石仁岗,金场龙颈松岗等山岗附近,都是当时居民聚居点。这些居民的构成,可能是土著住民与移民融合体,也可能是先秦时期戍守的士兵,例如铜鼓岗和山仔岗,从出土的青铜兵器和工具看,较大可能是持矛配剑参加作战的戍守战士⑵。而从其余地点的出土文物看,较大可能属于一般土著住民或土著住民与移民融合的居民点。当然这一时期的移民其迁徙的经过及源流,是无法详细考究。后来,南朝在今广宁县境设置新招、化蒙和化注三县,隋唐时行政区域设置略有变更,这段时期,居民点已逐渐扩大到现在宾亨区榕村、妙村,石涧区的石涧、下坳,新楼区的江布一带。这些居民点的扩大,主要是从先秦至南朝这段长约八百年期间,中原移民迁入广宁,加上土著住民的人口发展,可算是广宁人口增加的第一次高潮。当然,限于历史条件,这个时期迁居广宁的移民数量还是很少的,总人口也是有限的。

二、宋朝至明朝

中原移民迁居广宁的第二次高潮是宋、元、明时期。这个时期已有大量的史籍、方志、族谱可资考证。特别是内容比较详尽的族谱,可作为对某些具体姓氏移民的迁徙缘由、经过及源流的考证依据,从而作出比较准确、客观的结论。

这里先谈谈族谱。族谱是比较系统而全面地记述有血缘关系,某一姓氏居民中不同宗支房系或同一姓氏不同先祖来源的文字资料,包括这支居民先祖序列、世系,族人的爵位官职,族中重大变故和迁徙,朝廷的诰封赏赐,以及历代编修谱本情况等内容,基本都列入谱中。它是研究当地居民的来源与民族构成等方面有价值的原始材料。由于族谱产生在封建社会,不可避免夹带着"为亲者讳"的虚假编造,攀附显贵的穿凿附会,近乎荒诞的宗族源流之传说,以及宣扬神灵护佑祖宗等封建迷信色彩。这些糟粕予以剔除是理所当然,因为它是违反科学的,我们则是以唯物主义观点去研究、利用其中有价值的部份。

据这些史料考究,这一时期,有较多来自黄河中下游各地、长江中下游流域的著姓望族,辗转迁移到广宁定居。他们为什么不远万里迁移到广宁定居?原因主要有三,一是金兵压境,宋室南渡;元军南下,南宋覆亡。逃战祸,避兵燹而南迁。二是被朝廷贬谪,族居岭南,因此而定居。三是在岭南为官为商,因故不回原籍而落籍珠江三角洲和潮、梅、惠各地,后移居广宁。具体情况如下:

(一)西林曾姓:该姓居民以曾子为第一世始祖。曾子是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弟子,春秋时鲁国武城(在今山东省费县)人。南来后叶,一支曾氏后裔迁至赣南虔州(今江西省赣州),曾驯(曾子四十一世孙)再南迁越过大庾岭,徒居广东南雄。南宋咸淳癸酉(废宗九年·1273), 因元兵南侵,乘船南下,旅居南海九江,过了三代,至元代初期,迁居于荔洞口(今厚溪区),后分支旺竹迳、曾村、西林等地⑶。

(二)榕村容姓:容姓先祖亦因兵祸由闽(福建省)迁居广东南雄珠玑巷。宋代开宝四年(971),容沙由南雄珠玑巷辗转迂到新招(今宾亨一带)榕村定居。据现有族谱查核,是迄今已知的古代移民最早定居广宁的姓氏之一⑷。

(三)厚溪程姓;程姓先祖原居河南省,北宋末靖康二年(1137),金兵入寇,程昂携家属南奔,旅居广东南雄珠玑巷,后移居南海鼎安坊。元初大德年间(约1300),昂第十世孙程义良,迁至顾溪(今古水),后再迁移到厚溪定居⑸。

(四)都巷(今新楼五一乡)欧姓:欧姓先祖原居珠江三角洲)顺德陈村。因元兵南侵,于元代初期迁往四会,定居都巷坪⑹。

(五)桂口(古水下塝)、护国(南街镇)陈姓:陈姓先祖原居南雄珠玑巷。元末至正期间( 1341—1368),陈维善从南雄珠玑巷迁至顾溪(今古水)古礼、章甫。其后代因明朝"兵燹。庐舍祠宇悉毁",在清代康熙初年(1662一 )再迁至桂口坊和县城南门外护国访⑺。

(上述曾、容、程、欧、陈五姓移民,定居时广宁县尚未建制。)

(六)古水伍姓;伍氏远祖伍瓒,宋代汴梁(今河南省开封)人。瓒的后代伍氓,"因谏件旨滴为将军,守岭南。"旅居新会。明代嘉靖(1522—1566)年间,伍伯来"舍儒而商",迁绥州城(石涧古为南绥州),再迁古水定居⑻。

此外,如吉崀的梁姓。"先祖梁焘,因党祸被贬雷州,避居南雄珠玑巷",至宋代,焘孙梁永泰迁居新招(今宾亨一 带)⑼。白洲(五和区)的高姓,先祖居南雄珠玑巷,明代迁至广宁黄盆,后分支白洲⑽。

上述曾、容等八个姓氏居民,其先祖都是在宋、元、明三代期间定居广宁的。尤其值得指出的是,这个时期迁居广宁的移民,都是定居于缓江沿岸、及其主要支流沿岸和县境中南部腹地比较富庶的地区。这一情况说明,宋代至明代中叶,广宁上述地区,当时由于人口仍然十分稀少而处于未开发状态。宋元丰( 1078—1086)年间,肇庆府辖高要四会二县(时广宁四会),只有25,130户 ⑾。到元代至元十七年( 1280),才增至33,338户, 55,429口(人口)⑿。

上述八姓移民中,曾、容、程、陈、梁、高等六姓,其先祖定居广宁之前,为什么都在南雄珠玑巷旅居或逗留?据这几姓的族谱记述,都不是在珠玑巷世居,而是住一段时间后继续南迁。据明末学者屈大均的说法,珠玑巷"始于唐张昌,昌之先,为南雄敬宗巷门人。其始祖辙,生六子,七世同居。敬宗宝历元年(825),朝闻其孝义,赐与珠玑绦环以旌之,避敬宗庙讳,改所居为珠玑巷。"⒀这便是这条有一千一百多年历史的古巷之始由。该巷南北走向,原长约200米,距南雄县城9公里,由于它位于粤赣交通的要道上,是北方移民越过大庾岭南来广东必经之路,因而自然成了大部份自北向南移民的临时旅居点。过去有些人只知祖先从珠玑巷来,但旅居珠玑巷之前来自何处?又因何迁至该处?则不甚了解。其实,很多人对此多是误解或误传。

三、清朝康乾期间

明末清初的变乱,对岭南无重大影响。广宁县建制不久,明代覆亡,但绥江流域包括广宁仍相对稳定。在康熙乾隆期间,才继续有大批移民迁入广宁,这时期可算是移民迁居广宁的第三次高潮。这时期的移民,有两个明显的特点,和第二次移民迁入高潮形成鲜明的对照。一是,移民迂徙流向基本上是从东到西,即从闽南或粤东嘉应州(今梅县一带),向西迁移定居广宁,讲客家话的居民,多是在这一时期定居广宁的。二是,客家人移民的迁入,多居住在偏僻山区,因为绥江沿岸和县境中南部比较平坦富庶的地区,早已被宋元期间定居的移民所聚居和开发,所以在后期迁入广宁的居民,主要集中于县境东北和西北部山区。

下面几姓客家人居民的族谱记载,可见一斑:

(一)葵洞黄姓:先祖居闽南,明代景泰三年( 1452)前,黄良臣迁至梅州(今梅县)五马坊,后良臣之子又迁赣南。明代万历初( 1573一 )良辰第四代孙迁入广宁葵洞坑⒁。

(二)水月许姓:先祖原居福建,清代乾隆元年( 1736),许奕光从福建省上杭永定县溪南里,迂居广宁⒂。

(三)水寨(潭布)江姓:先祖原居福建,在上杭世居数十代。后江景德由福建省迁至广东惠州府长宁县。清代乾隆二年(1737),景德之孙江珍,迁入广宁拆石铺潭布峒⒃。

(四)江屯营背刘姓;先祖刘宗臣,在赣南虔州(今江西省赣州)任通判。宗臣之孙在广东潮州为官,落籍于程乡(今梅县),宗臣第十八代刘德隆,由嘉应州(梅县另一古名)迁入广宁⒄。

以上史料证明,广宁人是在将近二千年历史长河中,从不同"流向",不同"流量"逐渐汇集起来的。正是这些先辈们在当时地处荒凉,人口稀少的广宁,与当地土著住民同心协力,披荆斩辣,锐意经营,付出了非凡的艰辛和心血,才开辟出今日田连阡陌,宜耕宜织的富庶山区。

标签:广宁历史,广宁,姓氏,居民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