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桂军阀频繁混战 广宁军民痛击西军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民国12年(1923)7月4日,桂系军阀沈鸿英部一个营300多人从怀集县坳仔罗逢坑(其时属广西辖地)窜入粤境广宁县二十四区大汕乡(今坑口镇大汕村委会)顺坑村杀人放火,激起民愤,遭到县兵和民团沉重打击,溃败而逃。

民国10年前后,粤桂军阀频繁混战,当时概称桂系军阀为西军,又由于西军横行无道,祸害群众,故也被贬称"祸水"。民国12年(1923)7月4日,桂系军阀沈鸿英部一个营300多人从怀集县坳仔罗逢坑(其时属广西辖地)窜入粤境广宁县二十四区大汕乡(今坑口镇大汕村委会)顺坑村杀人放火,激起民愤,遭到县兵和民团沉重打击,溃败而逃。

这营西军入境后在顺坑村设立营部,并派部分驻于距营部一二公里的彭坑村和岗根村。

当地百姓深刻记得,民国9年,曾遭西军窜扰,备受烧屋拉人之苦,因此,今次一听到西军入境的风声,便慌忙疏散入山躲避。

西军入境扎营后,见村中无人便入山搜索,捉不到人就放火烧山,毁掉一大片森林。村民巫奀与杨和轩父子3人在山上被西军捉住,除和轩的小孩放走外,2个大人都被押至罗逢口三圣庙西军指挥部,以所谓"妨碍部队入粤驻军"罪无辜被判处死刑。

四乡百姓闻讯大为震惊,坳仔罗逢坑的士绅都出面求救。一方面派人与坳仔自治署交涉;一方面到西军指挥部请求"收回成命",说明杨和轩是这一带有名的中医师,巫奀也是青年农民,平素为人处事善良,表示可以具结担保,释放他们。这时坳仔自治署也派员到西军指挥部请求、担保。迫于压力,西军才把杨和轩释放,但却不顾群众的强烈抗议,竟一意孤行,把巫奀枪杀了。对此,死者家属及乡村百姓都大为悲痛,愤而与之抗争。确实众怒难犯。

粤军和省署早已密切关注西军入粤之事。广宁县署已奉令调集县兵,待命截击和驱逐西军,同时饬令当地区乡公所筹组乡勇民团,以待县兵一到立即配合行动。区公所接今后,立即组织民团1500人,其中包括雇请赤坑旺洞神打团(大刀友)50多人加入行列,并筹集了粮饷,队伍集中开饭,以利统一步调。

同月11日凌晨,县兵抵达大汕,二十四区区长伍联荣依时率领民团配合,紧急部署兵力,首先袭击顺坑村西军营部,同时扫掉彭坑、岗根两个扎营点,采取分头埋伏,突然袭击的战术。

黎明前时分,埋伏在顺坑村山沟竹林的400多县兵和民团,先以三响锣声发出进攻信号,便立即发起冲锋,一时间刀丛闪亮,杀声震天,向正在被窝里的营部西军杀去。由于手持大刀的神打团冲锋在前,许多西军未及反应过来,就已人头落地。村内村外均为枪声覆盖,西军被杀得魂飞魄散,未被杀死的各自落荒而逃。

县兵和民团对西军另两个扎营地也同时发起攻击,驻岗根的西军既无法招架,又被截断退路,虽然开枪还火,但却漫无目标,于是兽性大发,放火焚烧房屋,仓惶向彭坑西军营地靠拢,岂知彭坑的西军营地早被县兵和民团攻陷。当两处西军被迫至彭坑村、黄猄湾河边时,又被埋伏在附近的神打团一阵冲杀,西军大乱,死的死,伤的伤。还有命的,只有争相泅河逃走,此时恰遇河水上涨,急流漩涡把他们淹个没顶之灾,因疲惫不堪或不谙水性而葬身河中的达30多人,泅过对岸的16人,刚上岸又被早已埋伏在这里的县兵和民团截杀,没有一个漏网。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计杀死和淹死西军达100多人,缴获枪支100多支和弹药一批。其余还有200多人像丧家之犬向广西境内逃窜。

标签:广宁历史,粤桂军阀,西军,广宁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