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西江明珠”肇庆的发展高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肇庆市委党校经济学副教授 韩银娥 古代的城市为了接近水源、利用水运,大多沿江河分布。对城址的选择主要基于两个因素考虑。其一是河流,河流是城市用水的来源之一,这是

 肇庆市委党校经济学副教授 韩银娥

    古代的城市为了接近水源、利用水运,大多沿江河分布。对城址的选择主要基于两个因素考虑。其一是河流,河流是城市用水的来源之一,这是城市临河分布的主要原因。其二是交通,由于古代陆路交通落后,水运成为当时重要的交通方式,河道成了当时重要的交通运输线。从我国城市发展史来看,沿河设城是南方城市分布的一般规律。城市的形成和发展与河流关系密切,依托便利的航运和丰富的水资源是城市得以建立和不断发展的生命线。西江是珠江主干流,贯穿肇庆境内,河道宽阔,出高要、羚羊峡进入珠江三角洲。西江航道在肇庆境内全长218公里,江面宽800-1000米,可通1000吨级轮驳船,500吨船只可上航至广西梧州。可以说从南北朝到解放前的千年历史长河中,肇庆的凭借西江在明清时期政治经济军事交通发展一度繁荣,尤其是两广总督府时期达到颠峰,肇庆的发展与西江息息相关,这颗明珠数百年前就在西江上熠熠生辉。

    一、明清时期肇庆的发展高度

    1.西江流域军事中心

    肇庆扼两广之咽喉,史上即为岭南军事重镇。自南北朝以来一千多年间,肇庆曾五次成为岭南或祖国大西南各地军事指挥中心。其中明清就占了三次。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明代两广总督府驻肇庆85年;1648年,南明永历帝驻肇庆一年零五个月;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清代两广总督府驻肇庆92年。其余时间肇庆则是西江流域军事指挥机关所在地。明朝有肇庆卫、肇庆游击将军府、分守高肇雷廉左参将府、水师总兵府等军事指挥机关驻肇;明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谴赣州卫指挥使陆仲亨由韶关攻至肇庆,改肇庆路为肇庆府,立肇庆千户所,11年后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升格为肇庆卫。嘉靖十五年(1536年)两广总督钱如京在肇庆设督抚行台。万历十二年(1584年),广东总兵戚继光设海防馆于肇庆。崇祯十七年(1644年),南京弘光帝任命丁魁楚为驻肇两广总督。永历元年(1647年)佟养甲在肇庆就任两广总督兼广东巡抚。清朝有督标前后左右中营参将府、水师营参将府驻肇。咸丰十一年(1861年)清政府设剿瑶局于肇庆。光绪十一年(1885年)兵部尚书彭玉麟设广安水军于肇庆。清巡防营新军与广安水军,均参加辛亥革命,广安水军还是南中国海军的前身。肇庆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肇庆成为历代兵家逐鹿岭南必争之地。明代疍民武装领袖黄萧养、抗倭名将俞大猷、李自成、张献忠农民军部分将领、清代红巾军领袖陈开、抗法将军彭玉麟等,都曾在肇庆指挥过兵事,肇庆成为名将军事活动积累军事经验的大舞台积蓄军事力量的重量级基地。

    2.西江中下游政治中心

    肇庆历来是西江流域的政治中心。西汉元鼎七年(公元前l10年),汉武帝在高要设盐官,是全国36个盐官之一,此为在肇庆设置的中央集团管辖下的政治机构。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晋武帝在高要置西江督护府,管理西江流域土著民族事务。南朝梁天监六年(公元507年)梁武帝升高要为郡,并把广州都督府设在高要,统辖岭南13州。陈霸先任西江督护、高要太守期间,在这里招收俚、僚子弟兵,积蓄力量,其后北伐侯景,并于公元557年建立了陈朝。陈时广州都督府仍治高要。肇庆成为军事重地的同时,也成为政治上举足轻重的地方。自南朝梁开始,肇庆相继成为郡治、州治、府治、路治等政治机构所在地。隋唐时期随着管辖范围的变更,肇庆降为西江下游政治中心。到明朝时,时肇庆府辖境大为改观,辐射范围加大,肇庆再次成为西江中下游政治中心。正统四年(1439年),肇庆设有省派出机构岭西道。弘治十六年(1503年),该派出机构管辖范围由二府扩充到四府,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两广总督府从广西梧州移驻肇庆。1646年,朱由榔以肇庆府署为行宫,即位称帝,改称永历,在肇庆组织军民抗清。肇庆再次成为两广以至中国大西南地区政治斗争的中心。清代在省与府之间设道,如分巡肇罗道、分巡肇阳罗道、分巡广肇罗道等,道台多设在肇庆。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清代两广总督府又驻肇庆92年,因而清朝时期肇庆作为省派出机构的道,辖境虽时有变化,但仍保持了其西江中下游政治中心的地位。

    3.西江水运枢纽城市

    历史上肇庆一直是西江水运枢纽城市,自秦后,贺江、西江成为我国南北联系的重要水道,对于我国南北和中外经济文化交流起过积极作用。西江支流众多,且流经大西南地区,因而广东西部、广西大部分地区和云贵部分所产货物,均可通过各支流,经肇庆后再到达佛山和广州。所以肇庆的发展与西江水运的发展紧密相连。

    从出土文物和有关史籍记载表明,自汉代开始,西江水道就成为肇庆重要的交通水路,历代不断发展,至明朝达到繁盛。明中叶以后,珠三角地区因商品货币经济的活跃和资本主义萌芽的出现形成专业化的经济作物区,种粮面积下降;加上肇庆水患增多,广东极度缺粮。广西桂梧的粮食要运进来,西江成两广运粮之道,肇庆作为粮食转运站,便成为沟通粤西山区与珠三角地区的水运交通中心。明万历年间(1576年)在肇庆设黄岗(江)税厂,征收往来船只的商品税。肇庆的土特产、工艺品和广佛的铁、铜、锡器经肇庆运销西南各地;所需云南、广西、云浮等地的矿产原料等也均靠肇庆转运。肇庆自此来往人员更多,经济越发繁荣。根据宣统《高要县志》卷十一记载:“其时商业之交通,亲朋之酬酢,莫不以肇庆为中心点。彼此往来,全恃帆船,以故夹岸下啶,帆樯如织。而鸵工、舟子之属,赖以谋生者辄数千人。肇河水面之繁盛,固可念也”。当年的热闹可想而知。

    自明朝后,珠三角陆地扩展,西江入海路增长,西江航运经过不断发展,至清代光绪十五年(1889年),西江已有机动客货轮往来于广州、江门和梧州之间。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航行于广州—肇庆线的“肇省渡”以蒸汽机拖轮带引花尾大渡,是肇庆民用机动轮船之始。20世纪70年代停用。据宣统《高要县志》记载,清代西江的航线已初具规模:其中帆船航运的航线14条;人力车渡航运的航线3条;另外还有轮船拖渡航运航线和单行轮船航运的航线。因而明清时期作为肇庆封建经济发展的黄金时代,西江航运的繁荣支撑了肇庆西江水运的枢纽城市地位数百年。

    4.西江走廊重要经济中心

    历史上肇庆一直是西江走廊的重要经济中心。自南北朝时期开始到隋朝时信安郡(郡治高要)人口密度比南海郡高很多,居岭南第一,可见其时高要(今肇庆)已是西江流域经济中心。后经过七百多年的发展,到明朝时,肇庆封建经济发展达到繁荣鼎盛时代。明王朝推行了不少促进生产发展的政策法令,扩大和保护农田,并使用水车灌溉,竹、木、柴、炭等林副产品得到开发,农业有了长足发展,手工业发展除生产端砚、芏(du四声)席、其它工艺品也远销各地。工农业生产的发展促进了商品经济的发展。明中叶以后,随着广东、广西粮食和经济作物交易的剧增,肇庆已然成为西江流域重要的商品集散地。其时肇庆城区已有府前、城中、城南和十字路等4条商业街,商业已兴盛起来。明末清初战乱,肇庆经济曾受到摧残,后清朝实行了一系列有利于生产恢复和发展的政策,如加强赈灾、兴修水利、鼓励垦荒、均粮减役、整饬吏治、并对扰害商人的首要分子按光棍例治罪。现存于旧肇庆府署内“禁官差勒索”三碑:《肇庆府禁封江勒索碑》《肇庆府禁官差勒索杂货铺告示碑》《肇庆府禁官差勒索瓷器缸瓦铺告示碑》,记载了清初政府对工商业的保护,这些措施都促进了肇庆经济社会的发展。清朝时期,除原有的端砚、芏席、蕉布外,又增加了矿冶、象牙雕刻、纸扇、锡器、毛巾制造和制糖业等工业生产并进入工厂式生产。如当时的冶炼已发展到一定水平,罗定县铁矿的采炼工厂“最大的不下数百人,最少的不下百余人”(《简明广东史》),至今肇庆仍有相当数量的铁屎坑矿冶遗址。尤其制糖业成为广东两大基地之一,“道光以前,广东的制糖业,以广州、肇庆二府最盛(《简明广东史》)”。当时调味品的生产也很有名,清光绪年间,四会县城汇源路私营大和酱园铺的产品已有少量出口到东南亚国家。清代肇庆城区有经营各种生产、生活用品的大小店铺上千家。康熙五十五(1716年),肇庆定为官办盐埠(初名肇和总埠),年营销生盐2.4万余包。商贸已具一定规模。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成立肇庆商务分会,其时肇庆城内商店约有千间。其时印刷业使用半机械化生产,揭开了近代工业的序幕。明清时期肇庆的金融业也发展到一定水平,民间通过典当、钱庄等借贷形式,可以实现资金流融通。据清道光《肇庆府志》记载:康熙年间,肇庆已有典当业。道光十三年(1833年)已有当铺154家,民间金融非常活跃。清顺治三年(1646年),南明永历帝在肇庆铸“永历通宝”,流通于高要(今肇庆)和西江各县。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两广总督吴兴祚在肇庆成立鼓铸局铸钱,肇庆一时成为两广钱币发行中心。清朝时期肇庆的对外贸易也相当活跃,桂皮、桂油、厘竹、蚕丝、端砚等畅销海外。道光二十年(1840年),香港商人曾在怀集县坳仔开设“均利兴竹庄”,就地收购茶杆竹,雇佣沙晒,制成半成品,经广州深加工后转销欧美各国。清代肇庆的金渡花席闻名东南亚。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清政府无能,地处西江上游的梧州辟为对外通商口岸。根据中英《西江通商专约》,肇庆、德庆被定为英国轮船货物和旅客停靠站,肇庆丧失西江航运权,外国商轮染指西江40余年,直接影响了肇庆航运的发展。

    二、明清肇庆发展的历史借鉴

    1.做大做强西江“千年明珠”品牌

    实施名(品)牌战略是提高知名度的重要手段,地理位置或某一空间区域也可以像产品和人一样,成为品牌。随着城市的不断发展,社会大众对城市品牌的含义理解更为全面和深入。城市品牌是城市生态环境、经济活力、文化底蕴、精神品格、价值导向等综合功能的结构性呈现。它是城市在功能定位的基础上,确立自己的核心价值,将城市的历史传统、地区文化、民风民俗、市民风范、城市标志、城市特色、经济支柱等要素塑造出可以感受到的"神形合一"的附加值。城市品牌是城市经济活力的增益和城市精神的塑造,人文素质将直接决定城市品牌魅力。实行城市品牌建设,可以提升市民的自豪感、认同感;吸引投资者、人才、旅游者以致中央政府的关注,对招商引资、吸引人才、发展旅游及经济结构调整、城市地位的提升都将起到重要作用。一座有名的城市对于默默无闻的竞争对手来说,确实具备了一定的竞争优势。肇庆作为历史名城西江“千年明珠”是由于时间的积累和城市在环境、地理位置等方面独一无二的优势而逐步建立的;在自发的千年历史进程中缓慢地形成了独特的人文景观和历史风貌等城市特色。这个“名”即西江“千年明珠”实际上指的是城市的知名度。这种“名”除了偏好度和美誉度,需要独特的品牌体验,需要用现代品牌理念理解这个“名”的实质意义,也需要应用现代品牌管理理论去进行这个“名”的维护和强化。在今天激烈的资金、人才、政策、旅游者争夺竞逐中,有名不代表永远有名,有名也可能会被人淡忘,正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只有重视这一历史资产,进而致力于将其强化、继承和发扬,才是正确的价值取向。

    2.不断创新、突破发展模式

    不断创新、突破发展模式,走出一条有肇庆特色的科学发展之路,是肇庆人的不懈追求。创新是肇庆新一轮发展的主动力。近年来肇庆的发展令人瞩目,学者与媒体纷纷讨论“高要模式”、“四会现象”。肇庆作为西江模式的传承地之一,肇庆人没有在原有的模式上止步,而是走出一条以发展创新型经济为途径,以环境保护成效为标志,以科技和人才为依托,以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为抓手,以完善体系为保障的肇庆崛起之路。正确的科学决策彰显出市委、市政府良好的领导能力与执政能力,是肇庆发展的关键所在。正确的决策来源于对党中央科学发展观的全面理解与吃透,来源于对世情、国情、地情的深入研究与把握,来源于对肇庆人民的政治责任感与使命感,来源于对未来发展的信心与决心。而执行力的提高既锻炼了干部队伍,也惠益于肇庆人民。市委、市政府始终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作为科学发展的出发点与落脚点,这是肇庆发展之魂。建设和谐肇庆,建设生态城和宜居城,需要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人自我的和谐,这要依靠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文明程度、文化素养来实现。肇庆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充分挖掘历史资源,提高城市品位与文化软实力,这是肇庆近年来工作和努力的亮点。而关注民生,是肇庆近年来发展的有力保证。反之,人民关注肇庆的成长,参与肇庆的建设,又是肇庆发展的力量源泉。

    回顾和总结历史,肇庆科学发展之路已出现良好的开端。今后,对于固有的矛盾、深层次的问题的解决,更高层次的百姓诉求,更多的民生期盼,加快创新和再创新、再突破。所的问题有都有待于通过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开放来解决、完善和提高。我们相信,肇庆这颗千年明珠会随着时间发展会重放光芒。

    参考文献:

    1.肇庆市志 肇庆市端州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 广东人民出版社发行 1996年版

    2.肇庆市志 肇庆市端州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 编 广东人民出版社发行 1999年版

    3.谢榭.端州古街名掌故 炎黄大观 2010.2

    4.陈达远.两广总督府、罗定直隶州和泷水“瑶乱”.炎黄大观 2010.2.

 

标签:肇庆历史,明清时期,西江明珠,肇庆,发展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