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时期两广总督府驻肇庆相关问题初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一、明清两广总督驻肇庆的时间 两广总督府于明成化五年(1469年)始设广西梧州,以韩雍为总督,此后成为定制。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六月以提督兼廵抚广东,更设廵抚于广西。

  一、明清两广总督驻肇庆的时间

  两广总督府于明成化五年(1469年)始设广西梧州,以韩雍为总督,此后成为定制。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六月以提督兼廵抚广东,更设廵抚于广西。迁驻肇庆。提督侍郎吴桂芳“以开府梧州,惠潮山海冦时发,相去二千里,文檄往来,征调为难,乃徙于肇庆。”

  此前,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春倭犯揭阳;四十年(1561年),张琏于饶平叛乱;四十三年(1564年)春倭冦潮州,潮州柘林兵叛乱又犯广州;迁府原因,粤东兵事不断,为了兼顾两广,故迁总督府于肇庆。就在迁府的同年八月,“海贼吴平犯惠潮”;“次年春二月,“德庆罗旁下江猺乱,吴桂芳议立营镇之”。实践证明这次迁府的正确,直到明末,粤东海上和山地动荡不定,直到明末(不包括南明),明代后期两广总督驻所在肇庆为80年。如果算上实际的明两广总督丁魁楚还在位统治的两年,则明代后期两广总督驻所在肇庆为82年。

  南明隆武二年(1646)十一月十八日,明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等拥戴桂王朱由榔于肇庆称帝,以次年为永历元年(1647年)。隆武二年(1646)十二月十五日,李成栋率领降清伪军攻入广州。瞿式耜主张立足肇庆,组织坚决的抵抗。但胆小的永历帝不听,匆匆西上梧州。丁魁楚到了梧州。“竟不随扈”别走岑溪。丁魁楚的辎重繁多。原来他自从南雄回到肇庆后,就任命中军苏聘的岳父钟鸣远为岑溪令,日运财货到此作为退身之地。到了岑溪,又西上左江,舳舻相接。后被李成栋追上杀死。随着明两广总督最后一任丁魁楚被杀,明代两广总督寿终正寝。

  清代,总督作为封疆大吏的地位已经确立。其基本职责是“厘治军民,综制文武,察举官吏,修饬封疆”。两广总督治广东肇庆府,统辖广东广西。清朝两广总督,正式官衔为总督两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饷兼巡抚事,是清朝九位最高级的封疆大臣之一,总管广东和广西两省的军民政务。其辖区两广、官品秩位以及归属地方编制都十分明确,在整个国家的政治生活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成为巩固国家统治、稳定社会的有力支柱。中央的一切施政方针政策,均需首达总督而推行于下,同时中央通过分权于总督而收到集权的实效。正如雍正上谕所说:“自古帝王疆理天下,必有岳牧之臣,以分猷佐治,而后四方宁谧,共臻上理,此封疆大臣,以总督为最重也。总督地控两省,权兼文武,必使将吏协和,军民绥辑,乃为称职。但统辖辽远,职务殷繁,较巡抚之所属更大。是在遴选属僚之贤能者,委任得宜,则振纲饬纪,可无废弛之虞。”正由于总督关系一个地区的吏治民生及治乱兴衰,因而作为最高统治者的皇帝,对于总督人选历来都十分重视,总督的选任权便牢牢地操纵在皇帝手上。而作为两广总督府的驻所,其地位也不可小视。

  清代两广总督的前身为顺治元年所置的广东总督,当时总督驻广州,兼辖广西。 顺治十二年(1655年),总督府迁往梧州。 康熙二年(1663年),别置广西总督,广东总督移驻廉州。 康熙三年(1664年),撤销广西总督,广西政务复归广东总督管辖,广东总督迁驻肇庆。 雍正元年(1723年),重设广西总督,次年再次裁撤。 雍正七年(1729年),为统一西南军事指挥权,镇压苗族起事,广西政务暂归云贵总督兼辖。 雍正十二年(1734年),广西政务仍隶广东总督管辖,更号两广总督。 乾隆十一年(1746年),两广总督迁驻广州。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至宣统三年(1911年),两广总督兼任广东巡抚。从以上统计不难发现,清代两广总督驻所在肇庆为73年,广东总督驻所在肇庆为82年。

  前后计算,明清实际上两广总督驻肇庆的时间为155年。

  二、明代两广总督驻地肇庆与西江交通的关系

    明代韩雍开府于梧州,与这里地理与形胜有关。“唯梧州介科两广之中,水路相通,道里适均,郡山环拱,三江汇流,岭南形胜无比,据总府之基,其山自桂岭南而来,至梧城,中尽而复起,巍然突出,状如磐石,登临远眺,一目千里, 晦千万年而一旦显于今日,岂非天造地设,有所待而然与。”后来,随着明末倭寇以及粤东地方叛乱增多,迁移肇庆成为选择之地。“北望顶湖,南瞻铜鼓,据三江口,居广东上游,当五州要路,阻山濒海,山麓胜境,控江带山,延袤数千里。”这里南行可达漠阳江,直达阳江,控制粤西沿海;北行沿绥江,可达怀集、连南等瑶、壮之地;而沿西江,更可控达两广大部分地区,位置十分优越。

  明初,廖永忠从广东引兵广西。肇庆府居西江下游,为西江与新兴江交汇处,“由肇庆泝西江而上抵梧州是也。今西粤往来,百斛巨舟可方行无碍者,唯西江耳。”这里是明中后期防御“倭寇”而设的广东沿海的“中卫”之一(另一为广州府),这里为珠江三角洲西北部西江沿岸的商品集散中心,适应舟楫停泊、货物装卸、行客转运的需要,港口水埠与市镇合而为一,不仅集散一方的商品,还有商货转运的功能。西江下游的食盐、农器具、日用百货等,上游的米谷、鱼苗、蚕茧、竹器、白玉玩器等手工艺品,都经肇庆、佛山转输。正统间,高要知县陶驹率民“修羚羊峡路诸桥”,其后不断重修。万历时,因北港建跃龙等桥。但明末因“肇庆江干多石矶,苦无泊舟之所”。有人建议,“在东门外三里跃龙桥下,储水成湾,可泊大小船数百,免风涛不测之患,且于本城下关甚利。”惜未行。西江航运仍多临时停泊而已,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肇庆的运输功能发挥。

  而绥江上游的怀溪水边的怀集县(治今广东怀集县),嘉靖时也“通商贸易,立墟场者十”。这里是瑶、壮聚集地,商贸墟场的建立,便利了商贸的交流。肇庆为粤西米入广州必经之途,天启四年(1624年),“岁荒,盖郡饥民汹汹,(汪起)下车即为调剂”,“又通粤西米商,请督府各给符牒,俾税关毋得榷及粟米,于是米商大集,米价日减”,救荒作用显现。

  两广总督府于明成化五年(1469年)始设广西梧州,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迁驻肇庆,直到明末。明后期随着两广总督府的东移,肇庆不仅是两广重要的军事枢纽,而且是两广重要的商品集散地。西江航运及肇庆港口加强了广州的联系,肇庆、广州近在咫尺,相互呼应。肇庆“商贾辐辏,百货灌输”,是兵家必争之地。其境东西有西江贯通,南北有新兴江——漠阳江一线交通联系。《广东新语》载,“新兴河头,有渠形在林阜中,可以凿疏,使水南行三十里许,直接阳春黄泥湾,以通高、雷、廉三郡舟楫,免车牛挽运之苦,谷米各货往来既便,则东粤全省之利也。此宜亟行。”《读史方舆纪要》新兴县亦云:“凡商贾往高雷,必拖船至河头乃登陆。”虽然弘治时陶鲁曾在高州开河,欲直达肇庆未果,但新兴江——漠阳江交通还是畅通的,虽然其间还需要走一段陆路。这条通道与西江,一方面,不但军事上可以策应粤西高雷、广西,又可兼顾粤中及粤东。而且,在交通上、经济上,可以联通粤西南北、东西,作用不可低估。

  总之,明代后期,肇庆由于为两广总督所在,与西江交通关系密切,为两广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的要冲,在岭南地位十分重要。

  暨南大学历史系  王元林 张孟刚

 

标签:肇庆历史,两广,总督府,肇庆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