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见证南明王朝悲壮历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丽谯楼阅江楼披云楼 肇庆城区几乎所有著名古迹都跟南明王朝有关系:丽谯楼曾作为南明王朝永历帝行宫;阅江楼是南明王朝永历政权“军事重地;披云楼则作为文武百官议事

 

丽谯楼

阅江楼

披云楼

肇庆城区几乎所有著名古迹都跟南明王朝有关系:丽谯楼曾作为南明王朝永历帝行宫;阅江楼是南明王朝永历政权“军事重地;披云楼则作为文武百官议事理政的地方。

肇庆是历史文化名城,在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曾有短暂而不起眼的两年,作为一个王朝的“首都”而存在。这些年来明史很热,而南明那段悲壮的历史则是所有热爱明史的人心中的“痛”。

明王朝灭亡后,明宗室先后在南方建立一些地方性政权,包括弘光政权、隆武政权、鲁王监国、绍武政权及永历政权。当时作为两广总督府的肇庆荣幸地成为南明王朝的最后一个政权——永历政权的建立地,这个短暂的王朝在我市的历史文物建筑丽谯楼、阅江楼、披云楼、水月宫等留下众多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近日,记者走访这些历史遗址和专家学者,以图重现当年的历史风云以及解读永历王朝把“首都”设在肇庆的缘由。

兴盛

丽谯楼上永历皇帝登基鼎盛时期占据半壁江山

春雨沥沥,绿树掩映,坐落在城中路的丽谯楼,在近千年的历史风尘中,依然焕发着往日的光彩。在300多年前,南明王朝的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榔曾在这里登基。

明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入北京,崇祯皇帝自杀,随后清军入关,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南京的福王、浙江的鲁王、福建的唐王三个政权在清军围剿下相继崩溃。清顺治三年(1646年),两广总督丁魁楚、广西巡抚瞿式耜、原兵部尚书李永茂等一大批文臣武将共同拥立朱由榔监国(指代理朝政)于肇庆。后来由于唐王的弟弟朱聿钅粤在广州成立绍武政权,朱由榔等人为“速正大位,以系人心”,也匆忙在肇庆登基,建立南明在广东的第二个政权,以丽谯楼为行宫,年号永历。

“永历帝登基的那一天,除了来自南方各省的大臣外,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暹罗(泰国)、安南(越南)等国的使节也纷纷前来祝贺。”对南明王朝历史颇有研究的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何大忠告诉记者。此外,当日,在阅江楼举行了阅兵仪式,“24门红衣火炮排列江边,万余将士列队恭候于楼前,可以想象,当礼炮相继喷射而出,众臣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时,场面有多么的壮观。”何大忠补充说。

然而,永历王朝刚刚建立,就受到了清军的打击。在面临清兵压境的情况下,永历慌忙退走广西。“在此期间,两广和湘、赣等省的许多城镇相继失守,广西省会桂林也差一点被清军攻陷,幸赖广西巡抚瞿式耜死守,才将清军击退。”广东省旅游专业特级教师谈雅伦对南明王朝有很深的了解。之后永历军队先后收复了梧州、平乐等地,并联合义军,在全州大胜清军,从而使战局出现了转机。

“在这历史时刻,一个人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谈雅伦所说的关键人物,就是原李自成部下,降明后又降清,曾与永历军多次交战的清将李成栋。“当时,他见形势大变,于是再降南明。并胁迫清朝广东提督佟养甲归附南明。这样,永历王朝兵不血刃就收复了广东全境。”谈雅伦说。此后,永历军节节胜利,收复了两广、云贵和湘、赣、川等省。这时称得上是永历王朝的鼎盛时期。

衰败

吴楚党争不断夜笙歌皇帝夜走星岩睡“龙床”

然而,在永历政权中兴之际,披云楼里出现了另一种声音——永历朝廷中吴楚两党争权夺利,互相攻击,给清军提供了各个击破的可乘之机。何大忠告诉记者,披云楼原是肇庆府衙,当时却成了文武百官议事理政的地方。

记者翻阅史书了解到,吴党基本是随永历自广西来的旧臣,楚党多是新归降的一众。楚党在永历朝廷占上风,可是,他们不愿意与农民起义军联合抗清。

对于永历年间的党争,清代学者全祖望有诗为证:“当年草草构荒朝,五虎犹然斗口嚣。一夜桂花(暗指桂王朱由榔)零落尽,沙虫猿鹤总魂销!”

面对这种情况,朱由榔却表现得束手无策,只是日夕祈求上天保佑,甚至兴建歌舞场。

“当时,在永历帝苦闷无计可施时,内侍夏国祥献了一计,说是为了对内鼓舞士气,对外粉饰太平,建议在城外建一个歌舞场,地点就选在七星岩的水月宫里。”何大忠说。

但其实,此时的永历朝廷已空虚,连皇上每月的伙食费都只是24两银子。据史载,当时在水月宫里,“文武臣工,无夕不会,无会不戏,通宵达旦”。

永历三年(1649年)底,战争形势急转直下,粤北南雄州、韶州相继失守,广州告急。此时的肇庆已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老百姓开始纷纷逃难。当时跟随皇上的,只有一个老宰相。 

“永历四年(1650年)正月初八晚,老宰相带着永历帝急忙逃走。据我了解到,他们沿着当年登基时巡游的路线,先后去披云楼、阅江楼,最终跑到七星岩的水月宫里。”何大忠说。

但谁知,清军也紧追到七星岩。后来,他们辗转逃到一个岩洞里,朱由榔在洞里的一块石头上睡了一觉。这块石头如今被称为“龙床”。“但对于永历是怎样逃出肇庆的,这是值得考究的问题。”何大忠表示。

最后,永历被迫流亡缅甸,软禁于阿瓦旧城。永历十五年(1661年)秋,吴三桂率清兵十余万进入缅甸,十二月一日,缅王将永历父子引渡给清军,次年四月永历父子被吴三桂绞杀于昆明,永历王朝从此彻底覆亡了。

永历王朝曾在七星岩水月宫兴建歌舞场。

七星岩岩洞里的“龙床”,逃难的皇帝朱由榔曾在这里睡过一晚。

探讨

永历皇帝家人为何皆入教

对于肇庆曾做过南明永历王朝的“首都”这一史实,不少人略知一二,但提及朱由榔与当年出入南粤的欧洲天主教的关系,却极少有人知道,甚至连国内史书也缺乏具体的记载。

肇庆文史学者陈大同对此问题作了探讨。在他提供的两份书信中,记者了解到,永历帝的两个母后、皇后和太子都洗礼入教,曾与罗马教皇有书信来往。“永历本人也曾参加洗礼仪式,还派出遣使持玺钤专函远赴罗马,向教皇求助军援。”陈大同告诉记者。

中国历史上,封建王朝的后妃重臣竟然洗礼入天主教,这样的事情实属罕见。“牵线的是太监庞天寿。”陈大同查阅史料,考察研究得出结论。

原来,庞天寿在崇祯初年供职北京宫廷内监时,已随一批宫人信从耶稣会士汤若望并洗礼入天主教。北京政权颠覆后他南渡到肇庆侍奉永历帝。虽然他只是司礼太监,但因他资深老成,曾参与拥立永历帝,对永历帝及其至亲、要员有一定的影响力。当其时,耶稣会士毕方济、瞿纱微、雷德昭先后从北京、南京、福州、澳门,又辗转到广州、肇庆等地继续谋求在小朝廷中发展教徒。庞天寿先以天主教的义理劝说朱由榔的嫡母王氏入教。她是桂王朱常瀛的续弦,没有生养,但晓达事理,能决断政务。朱由榔称帝后尊她为宁圣皇太后,事事向她请旨。她在瞿纱微的主持下接受洗礼。后来,朱由榔的生母马氏和他的皇后王氏也都在瞿纱微的主持下洗礼。

 “原拟太子慈炫也接受洗礼,奇怪的是,据史书记载,洗礼后,身患重病的他居然病好了。”陈大同告诉记者,“而在母后马氏和皇后王氏洗礼仪式上,朱由榔也在几台上行跪叩礼,只是因为他蓄养姬妾,有碍交规而没有洗礼。”

除了亲人入教外,永历朝廷中的旗帜、庆典仪式等也与天主教有紧密的联系。记者翻阅王夫之所著的《永历实录》,有一句话如是记载:“天寿事天主教,拜西洋人瞿纱微为师,勇卫军旗帜皆用西番书为符识……”可见,天主教的烙印在永历朝廷中随处可见。

对于永历帝信奉天主教一事,陈大同认为,一是因为面对朝廷每况愈下的境况,朱由榔选择的精神寄托;二是生性柔弱的他与天主教“忍耐、顺从”的教旨不谋而合。

解读

南明把“首都”设在肇庆的原因

虽然南明王朝驻扎在肇庆的时间不长,只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但在当其时南方众多地区中,南明永历政权为何会选择建立在肇庆?在肇庆学院旅游学院党委书记谢佐永看来,可以归纳为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

“具体来说,原因有三,其一,随着弘光政权、隆武政权、鲁王监国、绍武政权相继灭亡,南明复兴的希望落在与崇祯血缘关系最近的朱由榔身上,这是历史的偶然性;其二,沿袭桂王的朱由榔当时正处于梧州,梧州紧靠肇庆,这是又历史的偶然性;其三,肇庆又是两广总督府,是两广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这是历史的必然性。”谢佐永分析道。

那么有着这样的历史必然性和偶然性,那永历朝廷又为何三进三出肇庆,而非久驻呢?谢佐永早年曾与另一位老师王献军撰写过一篇论文专门探讨这一原因。他们认为:“朱由榔被大臣在肇庆拥立为监国是出于形势所逼,当时最有权势的大臣是两广总督丁魁楚,而两广总督府恰在肇庆;从梧州返回肇庆称帝是为了与在广州称帝的绍武政权抗行;后来又从南宁返回肇庆,这是为了照顾永历朝廷中两个党派的利益,是妥协的产物。”

撰文:记者 罗艳梅 摄影:记者 钱荣森

标签:肇庆历史,肇庆,南明王.历史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