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端州称王,勤勉为政,却终究敌不过无情的命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人物小传】朱由榔(1623—1662),南明皇帝,明神宗朱翎钧之孙,桂端王朱常瀛之子。明朝灭亡后,朱由榔依仗余部在西南一隅抵抗清朝。1646年称帝,史称永历帝。1662年6月在昆明被绞死,终年40岁。他曾在逃亡途中与肇庆有过一段缘。

【人物小传】朱由榔(1623—1662),南明皇帝,明神宗朱翎钧之孙,桂端王朱常瀛之子。明朝灭亡后,朱由榔依仗余部在西南一隅抵抗清朝。1646年称帝,史称永历帝。1662年6月在昆明被绞死,终年40岁。他曾在逃亡途中与肇庆有过一段缘。

落花满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荐凤台上。帝女花带泪上香,愿丧生回谢爹娘……

这是粤剧《帝女花·香夭》中长平公主的一段唱词。大清国为了招降纳叛,诱降长平公主,欲借公主的影响力,让更多的明末遗臣,为根基未稳的大清王朝服务。长平公主假意答允,唯一的条件是,让朝廷释放她的弟弟朱由榔。长平公主在得知朱由榔已经逃离京城之后,与驸马双双在凤台饮鸩酒殉国。

袭封桂王

朱由榔受父亲恭亲王的庇荫袭封为桂王,他却很少了解广西梧州府是个什么地方。十岁的时候,因为张献忠攻破衡州,他随父亲逃到梧州,在梧州建起了桂王府。弘光元年(1645年)父亲去世,他才当上桂王。没想到京城易主,身陷囹圄,九死一生,在粤剧《帝女花》中,他是在长平公主机巧周旋之下,捡回一条性命,逃出皇城禁地,向他的封地广西梧州逃去的。怀集县冷坑、梁村一带曾留下了朱由榔的民间传说。

怀集冷坑一带离梧州已经不远了,虽说是一马平川,进攻容易防守艰难,但四面环山,三面有路,逃跑还是极方便的。很可能是上天知道,这桂王爷是要坐龙廷的,“真命天子”来到这里,便得了个村名叫“龙窝村”,朱天子住的房子,便自然成了“白龙居”了。朱由榔逃亡的时候没有史官跟随记录,能留下来的便只有野史、稗史、民间传说和粤剧桥段。

“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在龙窝村住了十天半月,不敢久留也不能久留,朱由榔一行人沿着山路出岗坪、过长岗向梧州方向匆匆而去。随行的将军李十七因为身患重病,不能随行护卫,他的弟弟李十八不忍心让兄长一人留下,也不走了,兄弟二人开枝散叶,一代传一代便把故事传了下来。如今冷坑、梁村李姓的老人,还能说出龙窝村的位置、白龙居的遗址。

*肇庆 • 丽谯楼*

在肇庆撑起南明朝廷

大清国爱新觉罗·福临——七岁的顺治皇帝只顾得了北方,还顾不了南方的时候,已经宣告覆亡的大明王朝,两年间忽然间冒出了四位“真命天子”来。

第一位是崇祯帝朱由检的堂兄、福王朱由崧,他由马士英、刘孔昭等明末宦党官僚拥戴,在南京坐到了龙廷,改年号为弘光。怎奈这弘光皇帝昏庸无道,才穿上龙袍就大修宫殿、征歌梨园、凤帷龙幔、环佩云从,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更可恶的是,他善恶不分,拿好人当贼打,李锦、高一功(李闯王旧部)竖起“忠贞”大旗,替他抗清复明,他却奉行镇压农民起义军的政策,不愿结成统一战线。马士英一班宦党官僚又贪婪无度,公开卖官,一千五百两银买一个文华殿中书,一千二百两银买一个武英殿中书,钱不凑手,给四百六十两银,也可以买个按察司过过官瘾。如此君臣,能不亡国?只可怜十万百姓,血浸扬州。大清兵马迫近南京城,弘光皇帝还在开夜宴,醉昏昏酒还未醒。

正当弘光皇帝朱由崧被大清兵勇押回北京砍头的时候,唐王朱聿键又在郑鸿达、黄道周一班遗臣拥戴下,在福州登基即位,改国号为隆武。这位隆武帝以为金口一开就能退敌千里,没想到皇帝的金口太平盛世才有用,到了动乱年头就发糗。大明朝隆武二年,大清国顺治三年,也就是公元1646年,官至都督同知的郑芝龙,不听儿子郑成功的忠言,与投降大清国的洪承畴订了城下之盟,尽撤去仙霞岭上二百里守军,让大清军队长驱杀入,吓得隆武帝滚下了龙床。虽然逃亡到汀州,却还是当了俘虏,被押回福州砍掉了龙头。

第三和第四位皇帝,一位是隆武皇帝的嫡亲御弟朱聿钅粤,“兄终弟及”顺理成章,另一位是明神宗朱翎钧的御孙、明思宗朱由检的堂弟朱由榔。他们一个在广州,一个在肇庆,同时登上皇位,一起坐上龙廷。

一班新官老臣到广西拥立新帝,坐上彩船,东下肇庆。23岁的朱由榔才当了两年桂王便登基称帝了。他意气风发,肩承重任,先用香汤沐浴,到宝鼎寺礼肉身佛,将肇庆府署权当金銮宝殿,接受群臣拜贺,开国号永历,撑起南明半壁江山。

*丽谯楼曾作为南明王朝永历行宫*

那一边,朱聿钅,粤从福建坐船逃到广州,从戏班里征集蟒袍玉带朝天冠,在大学士苏观生、老臣梁洪、总兵林察等人拥戴下,建元绍武。国虽不可一日无君,但天不可同存二日,还没有和大清国打仗永历帝和绍武帝就先唱起对台戏,自家人打起自家人来了。

正当朱皇帝和朱皇帝开战时,明朝叛将佟养甲与李成栋两路军马连夜攻入广州城,只当了两个多月绍武皇帝的朱聿钅粤,效法崇祯先帝,拿一条丈八白绫,在皇宫中上吊死了,大学士苏观生也用同样的办法,自缢身亡。大敌当前,永历帝也只好退避到梧州去。

结束了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争斗之后,形势有了新的变化。转战湖广地区的闯王李自成旧部,决心联明抗清。那些军队相互配合,协同作战,牵制了大清国,使他们的主力不能南下,迫使清军退保湖南,采取守势。各路勤王部队五十多万,高擎大明旗帜,拥戴永历皇帝,这形势对南明政权十分有利,也增强了朱由榔复国雪耻的信心。

*阅江楼是南明王朝永历政权"军事重地"*

朱由榔意气风发,坐镇岭南,股肱之臣瞿式耜智勇过人,浴血拼杀,又连续挫败了李成栋的进攻。湖南、广西连番告捷,广东境内的东莞、顺德、增城、高明等地,抗清义军蜂起,前大学士陈子壮组织义民抗清立下了汗马功劳,迫使李成栋放弃桂林,回师广州。陈子壮虽然壮烈牺牲,却给瞿式耜创造了乘胜追击的机会。一鼓作气收复了梧州,让辗转征战的永历皇帝得以返回桂王府将息龙体。

厚禄高官笼络南明将士

这期间又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李成栋易炽归明了。原来李成栋原是史可法史阁部的旧将,只因为嫌官当得小了,才投降了大清。初陷广州的时候,他就把收缴的两广总督大印藏了起来,等待着顺治皇帝的任命,没想到大清国却把两广总督给了另一位降将佟养甲,这很让李成栋丧气。这时,江西降将金声桓也因为官当得小,决心再归明朝,他给李成栋发来密函,相约举旗呼应,这又扩大了永历帝朱由榔抗清的力量。然而这反反复复的降清归明,其中的因由,朱由榔心里怎会不明白?但他只能用厚禄高官去满足他们的贪婪。

江西、广东同时光复,李成栋被永历皇帝封为惠国公。李成栋力请永历帝将广州作为行宫。瞿式耜为提防李成栋挟永历帝号令群雄,力主朱由榔“移驾桂林,再图大业”。朱由榔不敢得罪李成栋这只吊睛白额虎,自然也就不能赞同股肱之臣瞿式耜的意见,他拿定主意,既不下广州,也不上桂林,选定了肇庆这个自己登基称帝的发祥之地,这实在是处在夹缝之中的高明主见。

*披云楼是文武百官议事理政的地方*

内斗结束了南朝气数

主意已定,满朝文武大臣便都忙碌起来。惠国公李成栋征集能工巧匠,亲自监工,赶制一艘合三十三舱的“龙舟”,迎接永历皇帝朱由榔从梧州返回肇庆。选定了黄道吉日,又适值吕宋、欧罗巴国派遣使臣来贺,在多难之秋更是难得的喜庆。这一日,“咚咚鼓乐迎銮驾,习习和风荡锦帆”。

但见数百里江岸旌旗蔽空,十多艘高大船楼相互跟随,龙舟将近肇庆府,一应文武百官早已沿江迎驾。船靠码头,李成栋抢先一步,亲扶銮舆,送入行宫,气得瞿式耜一班老臣心口窝疼,这又为以后的明争暗斗埋下了伏笔。

朱由榔肇庆坐龙廷,彤云涌涌,朔风呼呼,把这个已经灭亡的大明江山,又支撑了十六年,写下一段南明的历史传奇,也不枉长平公主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永历皇帝的生命。

*永历政权最终覆灭*

有一句格言值得铭记:“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南明抗清的十六年,最终不是败于大清的顺治皇帝,而是失败于自己内部的争斗。以李成栋、袁彭年,丁时魁、蒙正发等人结成的“楚党”,与桂王旧臣严起桓、吴贞毓等人结成的“吴党”,争斗对抗,使得朝政日衰,朱由榔只好离开肇庆,再次西上,永历王朝也换来了一个可悲的结局。

标签:端州名人,朱由榔,永历帝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