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肇5年,造福无数,他值得肇庆人永远记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吴桂芳(1521—1578),明代抗倭名将,字子实,号自湖、石潭,江西新建县人。进士出身,历仕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居官三十余载。他是驻肇庆两广总督府的第一人,在任五年,修学宫培育人才,移风俗造福百姓,为两广的地方安宁、人民福祉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肇庆地方百姓说,吴桂芳任两广提督,“在镇五年,诸逋逃稔恶(诸多逃亡和长期作恶的罪人)皆谈笑荡定”。虽不被多人知晓,却成就了开府肇庆的—段佳话。

人 物 小 传

吴桂芳(1521—1578),明代抗倭名将,字子实,号自湖、石潭,江西新建县人。进士出身,历仕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居官三十余载。他是驻肇庆两广总督府的第一人,在任五年,修学宫培育人才,移风俗造福百姓,为两广的地方安宁、人民福祉和社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肇庆府图)

临危受命讨倭平贼

明 代嘉靖末年,粤东沿海倭贼猖狂。千百里内,被其惨毒,百姓冤苦,朝不保夕;朝廷下令“民生安危,全在督抚”,急救一方生灵。于是吴桂芳临危受命,提督两广,在广东联合军民力量, 杀倭纾民、收复失地,取得邹塘大胜、海丰大捷,写下明代广东抗倭史上最辉煌的一页。继而平定“山贼”,歼灭“广东巨寇”,让 “山海之寇,啸聚不时”的地方平静了。同时,他为维护西江流域的稳定,自西江的南江口下至新村洚水120里间,沿江开山伐木,各辟土深入10里,立营10所,每营以兵百名或200名戍守,让西江一带“江道肃清,孤帆夜渡”。

(西江三峡)

从海寇山贼交相为乱的忧危局面,到“已拼此日持鳌饮,聊慰他时汗马劳”的胜利,吴桂芳将肇庆打造为“扼西江,控八桂,防沿海,定粤东”的广东军事指挥中心。一个军事区域,不管等级高低,都有一个作为该区军事特质和风格的代表核心,即军事指挥中心,肇庆在吴桂芳时期就成为这样的天下雄镇。

迁总督府于肇庆

1564年冬,吴桂芳将两广总督府驻肇庆端州城(今肇庆市人民政府大院内),开启了肇庆“两广都会”时代。一时间,肇庆城非常热闹,“郡人喜其复临,鼓舞迎之”。肇庆府尹邹光祚赞道: “驱车循麦趿,鼓罂遍柴门,举杯成八座,剧饮定千尊,弦促飞觞急,人酣笑语喧,疏灯移浦影,星河泛彩船。”从此,肇庆迎来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机遇,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诸方面开始有长足的发展。

(七星岩)

其实,吴桂芳一直热爱肇庆。早在1557年,他任广东右参政时,不住省城,却举家迁住肇庆,还写下游七星岩的感受:

共苦南中热,欲寻万壑幽。

星辰来贯壁,天地此恒秋。

飞瀨鸣丹徼,虚峰缀紫旒。

胜开龙虎窟,诚拟凤麟游。

处座青莲满,黄尘紫蔼浮。

高攀邻天阁,缥缈见蓬洲。

棋局依悬嶂,壶觞引曲流。

歌声含洞细,暑气入岩收。

寇靖资贤略,年丰消国愁。

敕宁行有象,熹然思可稠。

禹穴探将遍,嵇啸晚更留。

不愁福马暗,汀火烂渔舟。

修学宫作养人才

吴桂芳开府肇庆不同凡响,在农耕、商业上追求开拓之策,在教育上偏重于道德。吴桂芳认为“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他自荐教授,向瑶人说礼道义、传授农耕,深得民心。当时广东全境有瑶族分布的凡33个州县,瑶族山寨900多处;其中以肇庆府最多,约540多处,占总数60%左右。千里沃野使得“水旱从人,不知饥馑”。他不遗余力地筹集经费办学,并出资装修崧台书院,主持修葺肇庆学宫,修建尊经阁。他增加两省进士、举人的录取名额,鼓励百姓读书识字,使肇庆教育发展良好,风气大开。当年乡试,多得名士。百姓说他“爱民如子,养人如门生”。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书法图,出自《管子·牧民》

话说有一天,肇庆一个小官员在崧台东侧建起小书院,却遭到知府卢苍山等人的反对和冷落,说这是战略预备仓,不能办书院。这个小官员想了一个办法,请新任提督吴桂芳前往参观指导。吴桂芳欣然而行,并大加赞扬说,这里办书院好,假使肇庆有了第四所书院,必然文风大盛。该官员马上请吴桂芳题写书院之名,吴桂芳稍思一会,落笔而书“仰湖书院”四个大字。从此,书院得了名人的垂青,添了几许贵气,令人刮目相看了。

吴桂芳不但在仰湖书院亲自督课,还在总督府里设士馆讲课。有一次,他亲自召集肇庆府学的生员到总督府里听其讲学。当时总督府里的官员们仍在办公,有人对他说,大佬呀,我们都忙得一头烟,你就不要讲“之乎者也”了!你把钱都花在书院上,还占用总贤府衙门,这成何体统?但是,吴桂芳毫不顾及,照讲不误。当然,他把生员安排得秩序井然,不影响上班,官员们也没办法,因为他是“一哥”呢。

古代书院授课图

廉洁刚正 声绩颇佳

吴桂芳有帅才风度,治军严格,赏不遗贱、罚不避贵,表里洞达,知人善任;且为政识得大体,为人操守高洁,为宫廉洁刚正,在肇庆提督两广之时声绩颇佳。在生活中,朴素节俭,威武豪迈,刚毅自律,直爽坦率,从谏如流。他订立规矩,杜绝请谒,蔚然成风。有一次,肇庆一个缙绅送给吴桂芳千金,被吴桂芳拒绝了;缙绅又送上一对大草鹅,吴桂芳灵机一动当即答谢回赠他—套军服,那人见此军服,已心虚,只好将草鹅带回去。

吴桂芳卸任两广提督,离开肇庆之时,“门人诸生送三百里”。此后不久,人们将仰湖书院,改立为“吴桂芳生祠”,借此纪念他,并作歌曰:“教于斯,育于斯,流芳百世肇于斯。”当朝赵思诚称赞他“才猷出众,忠勇独特,功业殊巍,舆情允协,成廊庙栋梁之柱,社稷干城之器也”。

移风俗造福百姓

1578年,吴桂芳病亡,肇庆官民闻讯,争相到生祠祭祀。同样,吴桂芳也得到梧州人的敬重,因为连续两年火烧梧州,在吴桂芳的极力推动下,梧州的百姓全部改筑瓦房,从而改变了千百年来以竹为庐的习俗。从此,梧州的火灾大为减少,百姓因此受益无穷。有《肇造全镇民居碑》为证:

惟我皇明,德盖天地,梧州繁盛,雄镇气势。江流宛转,宾旅纷沓,黎民养息,竹林丛杂。四月初夏,六月酷暑,连袂成幕,挥汗如雨。烤蒸齐临,烈火生灾,使者陈辞,禀告伤哀。吴公谋议,嗟伤百姓,祸非天降,其变自赠。为民图居,陶瓦相宜,安止顺时,筑室所思。资民以财,助民以力,愿无后难,永如今夕。百工侍候,群僚祈愿,二事花费,为求安宅。惟我吴公,恩比青天,妙解开运,造福黎民。抗灾防患,家祷户陈,君子万岁,助我国人。征考粤史,谁能比之?夏禹不出,民游水矣,齐无管仲,成胡国矣。吴公之功,谁评说矣?碑铭千载,归汉水矣!

标签:端州名人,吴桂芳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