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湃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彭湃(1896—1929),广东省海丰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农民运动的先导者和著名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

1.jpg

彭湃(1896—1929)

    彭湃(1896—1929),广东省海丰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农民运动的先导者和著名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历任中共广东区委委员、广东省农协副委员长、中共中央农委书记等职,中共第五届、六届中央委员,1929年在上海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英勇牺牲。

    大革命时期,彭湃受党的委派,曾两次来到竹乡广宁县帮助发展农民运动,为西江农运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破指血书举义旗

    彭湃出生于广东省海丰县一个大地主家庭。也许是家中拥有众多的佃户和佣人,他从小有机会接触农民;也许是由于能接触到农民,他了解农民;也许是由于了解农民,他同情农民。他没有家族世传的等级观念,他不接受等级制度,他向往和追求平等社会。1913年,彭湃就读海丰中学,他喜欢阅读鼓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报刊杂志,他崇拜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经常和同学们在一起朗读文天祥的爱国名篇《正气歌》。

    1917年春天,彭湃东渡日本留学,他先在成城学校进修了一年,后进入早稻田大学,就读于政治经济科。这期间,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彭湃和留日学生一起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1919年中国爆发五四运动,消息传到日本,彭湃参与发起留日学生召开国耻纪念大会,日本警方武力镇压中国学生,彭湃被打伤,他悲愤交加,咬破手指写下血书“毋忘国耻”。隔海的彭湃将这四个血写的大字寄回海丰学生联合会,激励家乡青年的爱国热情。就在这一年,社会主义思想在日本广泛传播,彭湃受到影响,在日本参加了进步学生组织“建设者同盟”,重点研究农民问题,并从事农民运动实践活动。

    1921年夏天,彭湃学成回国。他在海丰发起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和“劳动者同盟会”,积极在报刊发表文章抨击私有财产制度的罪恶,主张破坏“现社会”和旧制度,建立一个新社会和新的制度。彭湃认识到,在人口众多的中国,封建观念根深蒂固,要改变旧的制度,必须要造大量的舆论,宣传是至关重要的。彭湃还下决心到农村做实际运动。

    背叛家庭建农会

    一到农村,彭湃满腔热情地与农民交朋友,谁知,农民却都躲着他,他觉得自己真诚实意地对待农民,可是为什么别人就不理解呢?经过反复的思索与观察,彭湃有所明白,首先是自己在穿戴上和农民格格不入,家庭经济富裕,特别是从海外归来,有时西装革履,有时一身学生装束,农民看见他就绕着走,别说是接近了。其次是讲话和农民有一定的距离,自己讲话有时总会带点洋味道,农民把他当作另一阶级的公子少爷,怎么会接近他呢。于是,彭湃脱掉学生装,穿上农民服,头戴大斗笠,还拿起旱烟袋,光着脚走到农民群众中。彭湃和农民一起劳动,一起吃饭,用通俗的语言和农民讲话。这样一来,农民们与他聊天、和他谈话,愿意接受他的宣传了。

    彭湃在人们过往较多的天后庙前大榕树下作为宣传阵地,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听到演讲,彭湃采取为人们表演魔术和放留声机等形式,把人们聚集起来后就进行演讲。彭湃向农民宣传最多的是揭露地主通过地租剥削农民的事实,他对农民讲地主是“欠农民的大账者”、“农民如有了团体,把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就可以实行减租”等。

    彭湃的宣传打动了穷苦农民的心,在“把自己的力量团结起来”的号召下,青年农民张妈安、林沛等在彭湃的住处“得趣书室”组织起了六个人的秘密农会,农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会员迅猛增多。1923年元旦,县农会正式成立,会员达到两万户,人口约十万人,彭湃当选为会长。

    彭湃的行动受到家庭的激烈反对,家里人想尽办法对彭湃的行为进行阻挠,妄图使他回心转意,站在本阶级的立场。可一切都无济于事,最终,彭湃的大哥提出分家,大哥不能白白地养着一个“大逆不道”的弟弟,并眼睁睁看着他用家里的财产救济穷人,还组织农民反对自己。面对家庭的压力,彭湃仍然丝毫没有动摇。分就分,分了家可以同剥削家庭彻底决裂。彭湃将自己所分得的田契退还给农民,但佃户们却不敢收,自古以来只有富人剥削穷人,哪见过这样善良的人,人们不敢相信。彭湃见农民不敢收回田契,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当众将田契烧毁,并对佃户们说:“以后自耕自食,不必交租!”从此,彭湃彻底背叛了自己出身的阶级,成了家庭真正的叛逆者,他和妻子蔡素屏自食其力,过着俭朴的生活,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农民运动中。

    1924年4月,具有丰富农民运动经验的彭湃从海丰到了广州,同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召开后,国共建立了革命统一战线,共产党人林伯渠担任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长,彭湃为农民部秘书。根据孙中山“扶助农工”的政策,为了发展工农运动,经共产党建议,国民党决定举办“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运动讲习所”。讲习所由农民部主管,委派彭湃为第一届农讲所主任。

    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设在广州越秀南路的惠州会馆,学员共38人,都是共产党和社会主义青年团从各地选派来的先进分子。彭湃亲自给学员讲课,分析中国农村的社会经济情况,介绍海陆丰的农运经验。此后,彭湃还先后担任过第五届农讲所主任、第六届农讲所和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教员。

    两次奔赴广宁县开展农运

    竹乡广宁的人民生活痛苦,灾难深重,尤其是农民,更是受着多重压迫,迫切需要组织起来与反动势力进行斗争,争取自己的权力,为此,广宁被列为全省农民运动的第一个重点县,广宁籍的共产党员周其鉴以特派员的身份回到家乡领导农民运动。

    广宁农民积极靠近农会组织,而反动的地主势力也十分顽固,他们仇视农民运动,想方设法破坏农会。1924年夏天,周其鉴赴省城处理公务,广宁反动地主借机对农会进行武装袭击,致使广宁农运受到严重摧残。在省城的周其鉴得到消息后,在暂时无法赶回广宁的情况下,积极向上申请,要求派具有丰富农民运动经验的彭湃到广宁帮助工作。在此之前,周其鉴与彭湃已有过书信来往,就农民运动问题进行过深刻的探讨。根据党的指示,彭湃以特派员的身份来到广宁,和周其鉴等一起领导农民进行减租斗争。

    由于农会遭到地主武装的破坏,反动势力一时甚嚣尘上,有些胆小的农民被地主的谣言吓住,不敢参加农会。彭湃针对县长李济源不予以农会立案一事,彭湃一到广宁就去面见李济源,要求他为农会立案。谁知李济源坚持自己的立场,根本不把中央农民部的特派员放在眼里,对彭湃不理不睬。彭湃被李济源冷落后,并没有为此降低工作热情,反而更激起他为广宁农会立案的热情。彭湃借鉴海陆丰的经验,根据广宁农运面临的实际情况,提议农会继续下大力气开展宣传发动工作。彭湃在宣传工作方面有着相当丰富的实践经验,他带头深入到群众中去,和农会的职员们一起翻山越岭、走村串巷,日夜不停地向农民进行演说,禾洞、荷木咀、石咀、江屯、潭布等地农民群众聚集的地方,随时可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

    彭湃的宣传总是一针见血。他宣传耕田亏本:农民一年到头,辛辛苦苦种下的粮食还不够还租填债,有人还要卖儿卖女用来顶债,以生动的事实引起农民经济斗争的观念;他宣传寡不能敌众:告诉农民不要因为穷而害怕富人,只要团结起来就不怕富人欺负,以此引发农民阶级斗争的观念;他宣传种种反抗地主劣绅的手段:提醒大家要经常在一起聚会讨论,共同商议斗争的办法。

    农会职员们根据彭湃所拟的方案和材料对群众进行广泛的宣传,很快形成了气候,造就了声势,收到了效果,不到十天的光景,农民们都自觉向农会靠拢,他们觉得农会反抗地主劣绅的宣传很有道理,大家决心团结起来,与地主豪绅进行减租斗争。两个星期后,广宁农会会员由四千多户增加到七千多户。与此同时,省署宣布免去李济源广宁县县长职务。
 

        广宁农运工作开创新局面,人心所向。彭湃在一片欢呼声中离开广宁返穗。

    农民运动的不断发展,使反动地主对农会的仇恨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为了对付反动的地主武装,广宁农会成立了农民自卫军。就在农民和反动地主的斗争到了白热化的时候,根据周其鉴的要求,11月底,中共广东区委再次委派彭湃和郑千里来到广宁。这次到广宁,彭湃与周其鉴驻扎潭布社岗雷坪村,紧密配合,并肩战斗,领导农民开展减租斗争。

    彭湃到广宁后即刻投入工作,并将自己的工作日程安排得非常满,到广宁的第二天他就与周其鉴一起到锅元,参加全体会员减租大会。紧接着,他又和周其鉴一同到县署,找新上任的县长蔡鹤朋商定召开“业佃双方和平会议”。12月10日,彭湃、周其鉴等组织农民五百多人,向县署请愿,要求县长捉拿查办杀害农会会员的凶手。

    农民运动的节节胜利,引起了反动地主的恐慌,他们猖狂地进行反扑,不断杀害农运积极分子,制造白色恐怖。鉴于此种情况,中共广东区委派来了以共产党员徐成章、廖乾五和周士第为领导的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彭湃和周其鉴一起带领农民到锅元欢迎,并于当晚和铁甲车队共同召开县农会军事委员会会议。为了进一步打击地方反动势力,大元帅府廖仲凯手拟命令,委派蔡鹤朋、彭湃、廖乾五和粤军驻防部队第三师指派一名高级副官组成绥缉善后委员会,办理广宁反动势力残害农民、摧毁农会的善后事宜,具体解决惩办祸首、解除反动武装、实行减租、赔偿农民损失、恢复被破坏农会等问题。为能进一步争取第三师的官兵与农会团结起来,一致与反动势力斗争,农会决定在社岗举行“农兵联欢大会”,彭湃作了精彩的演说。根据绥缉善后委员会的决定,借广宁团保总局宴请的机会,彭湃、廖乾五等一举捉拿了摧残农会的祸首之一、团保总局局长谭侣松,并收缴了团保总局的枪支,大长了农会的志气,大灭了反动势力的威风。

    反动势力不甘心失败,他们到处招兵买马,卷土重来,并利用坚固的炮楼做堡垒,不断向农军进行挑衅和进攻,农会干部和无辜的农民群众受杀害的事件时有发生。1925年1月7日,彭湃与周其鉴于社岗主持召开了公祭农运殉难烈士大会,大家振臂高呼“血债要用血来还”。大元帅府廖仲凯十分关注广宁的农民运动,1月9日,又派卫士队携带大炮到广宁增援,目标是炮轰摧毁祸害农会和乡民的地主炮楼。

    地主炮楼像恶魔一样,顽固地竖立在乡村的主要交通要道,最具代表性的是潭布江姓地主炮楼。卫士队到后,首先对江姓炮楼进行攻击,但由于炮楼建筑坚固,炮药力度不够,屡轰不倒,地主炮楼仍在那里虎视眈眈地杵着。怎么办?大家十分着急,早有传闻陈炯明要在东江起事,卫士队和铁甲车队要执行保卫广州的任务,不可能长期在广宁呆下去,因此一定要尽快除掉万恶的地主炮楼。彭湃与周其鉴几经商议,最后决定挖地道至炮楼根底,安装炸药,炸毁炮楼。彭湃自感重任在肩,坚持亲自带领工程队员挖地道。为了加快进度,鼓舞大家的干劲,他不停地挥动着手中的镢头,汗水流满了脸颊和后背,他全然不顾,当别人劝他休息一会,抢过他手中的工具,他却又马上挑起萝筐,往洞口运土。三天三夜,彭湃没有合过一下眼,没有吃过一顿安然的饭,他吃不下,睡不着,一心只想快把地道挖好,炸毁炮楼,早一天解除农民兄弟的心头之患。

    地道终于挖成了,可一出地道口彭湃就昏厥过去。周其鉴焦急万分,大家不顾一切地进行抢救,彭湃终于醒了过来,他清醒后的第一句话就是:“炮楼怎么样了?”人们被他的精神感动得掉下了眼泪。

    创建红色苏维埃

    广宁减租斗争取得胜利后,彭湃赶赴东征前线,协助黄埔军校前方政治部主任周恩来工作。

    随着革命形势迅速发展,彭湃曾到曲江、普宁等地指导工作,并来往于广州、汕头、海丰参加各种活动。他不断总结农民运动斗争经验,他写成的《海丰农民运动报告》在《中国农民》刊物上连载,成为农民运动的指南,被称为“革命者的必读书”。

    1927年3月,彭湃和陈延年、苏兆征等一起前往武汉工作,他和毛泽东、方志敏等十三人被选为中华全国农民协会执行委员会委员,共同担负起领导全国农民运动的重任。由于彭湃在农民运动方面的杰出成就,被誉为“农民运动的大王”。

    8月1日,周恩来为首的中央前敌委员会根据中央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彭湃为前敌委员会成员。南昌起义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起义失败后,身任东江工农自卫军总指挥的彭湃带领起义军从潮汕撤退,流沙会议后,为保存革命力量,根据党的指示前往香港

    1927年4月、9月海丰农民两次武装起义失败后,又于10月举行第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夺取政权,党立即派遣彭湃回海丰领导筹建工农兵苏维埃。11月中旬,陆丰和海丰先后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宣告中国第一个红色政权——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建立。彭湃以党中央代表的身份在大会上作《政治报告》,他号召海陆丰农民实行土地革命,坚决镇压地主豪绅的反抗。苏维埃政权建立后,立即实行分田,狠狠打击封建的土地剥削制度,得到最广大农民的拥护。

    海陆丰苏维埃的存在和发展引起国民党军阀的极大恐慌,他们纠集反动力量对新生的苏维埃进行围剿。最终因敌强我弱,坚持了四个月斗争的苏维埃政权失败了。苏维埃政权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但影响及意义却十分深远,海陆丰土地革命的实践,为中国共产党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浩然正气荡浦江

    1928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莫斯科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彭湃因事没有参加大会,但被选为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九月,彭湃奉党中央指示到上海,任中共中央农委书记兼江苏省军委书记。从珠江到长江,又到黄浦江,彭湃把农运的火种播撒在大江南北。8月24日下午,彭湃在上海新闸路经远里参加江苏省军委会议时,由于叛徒告密,被帝国主义工部局巡捕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杨殷、颜昌颐、邢士贞等。

    彭湃等人被关押在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监狱,在狱中,彭湃和杨殷联名秘密给党中央写报告,汇报狱中的斗争情况,提出下一步同敌人斗争的设想,并做好为随时为革命献身的准备。敌人对彭湃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逼迫他说出党的秘密。彭湃是中共高级领导人,他所掌握的是党内高层的机密,但他任凭敌人百般摧残,他坚如磐石,对党的秘密守口如瓶。彭湃受尽酷刑,浑身是伤,可他没有忘记坚持革命宣传,守狱的敌人士兵无不为之感叹。蒋介石下令要立即杀害彭湃的消息传出,难友们悲痛欲绝,他却安慰难友们说:“这是意料中的事,你们要坚持斗争到底,让共产主义在中国开花结果。”在即将就义时,彭湃与杨殷联名再次给党中央写了最后一份报告,表示自己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和奋斗到底的坚强信念,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视死如归的浩然正气。

    8月30日下午,监狱的大门被打开,彭湃从容不迫,大义凛然地走出牢房,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赠送给战友,并慷慨激昂地向狱中的难友和押送的国民党士兵作了最后的演说,他与战友们高唱着《国际歌》,呼喊着“打倒帝国主义!”“打倒汉奸卖国贼蒋介石!”“中国苏维埃万岁!”“中国红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

    彭湃被国民党反动派枪杀了,年仅33岁。8月31日,党中央为彭湃等同志的英勇牺牲发出《告人民书》,对彭湃的一生作了高度评价。1924年国共合作开始,周其鉴、彭湃等到广宁开展农民运动。5月,在肇庆广宁县新楼村周家“澹园书室”里,成立了以周其鉴任支部书记的中共广宁县支部,时有党员10人,是为全国最早成立的农村党支部之一。

    在广宁支部的领导下,广宁相继成立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从而揭开了西江农民运动的序幕。毛泽东称赞广宁农民运动“给了我们做农民运动的方法”,“使我们懂得中国农民运动的性质,使我们知道中国的农民运动乃政治经济争斗这两者汇合在一起的一种阶级争斗的运动。”

    周恩来曾评价:“广东农民运动掌握领导者是彭湃,在武装运动上,开始领导是周其鉴同志。”彭湃和周其鉴都是大革命时期西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导人。

    广宁雷坪村彭湃旧居

    广宁县潭布镇社岗雷坪村有一间土房子,曾经是是我党早期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农民运动领袖——彭湃的旧居。

    1924年5月中旬,彭湃到广宁县开展农运。

    1924年11月,广宁县荷木、社岗等6个区乡农民发起减租斗争,分别召开会员大会“公决租额”,作出“七五交纳”或“六成交纳”的决议。广宁县农协随即决定,在全县农协会成立的地区实行减租。以潭布地主为首,串通县内各区地主头面人物,组成所谓“业主维持会”,并纠集潭布、江屯、扶溪等地的地主民团武装八百余人,叫嚷“武装收租,颗粒不减!”“有田主无农会,有农会必攻破!”,并扬言先攻打社岗和拆石(石咀)农会。周其鉴等县农协全体执委立即入驻社岗、石咀,下令荷木、江美等地的农军集中石咀,农民与地主民团针锋相对。

    在这紧急关头,彭湃于11月26日再次赶到广宁入住潭布社岗雷坪村。

    根据当时广宁农运的情况,彭湃接连向中共广东区委和中央农民部发出报告,要求派兵增援,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接到广东区委报告后,派出大元帅府铁甲车队和大元帅府卫士队赶赴广宁,并驻扎在潭布社岗大崀村。

    在彭湃旧居里,彭湃、廖乾五、谢星继3人奉命组成“绥缉军事委员会”统一指挥铁甲车队、卫士队和农军的作战。

    1925年2月1日,以铁甲车队和卫士队向据守江家炮楼的民团发起进攻,并对黄家炮楼围而缓攻。彭湃亲率12名农军组成的工兵队,在江家炮楼侧挖地道,准备爆破,炮楼内民团十分恐慌,不断从炮楼内冲出,袭击挖地道的农军,在洞口附近掩护挖地道爆破的铁甲车队立即用猛烈火力阻击,战斗十分激烈,“轰”的一声巨响,炮楼炸开了一个洞口,但没有倒塌。铁甲车队即对该楼严密包围封锁,切断楼内食水,终于迫使楼内民团在2月13日缴械投降,黄家炮楼的民团亦于14日投降,农军和铁甲车队大获全胜。

    从此,广宁农民运动转入高潮。

    2月19日,彭湃和铁甲车队、卫士队离开广宁,返回广州,,奔上新的战斗历程。

    在雷坪村彭湃旧居里,彭湃曾彻夜未眠,思考着广宁农运的形势,并深入调研写出了有关广宁农运斗争情况的五个报告,向上级机关作汇报。在这间居所里,彭湃曾给农民自卫军战士上政治课,用生动的语言启发农民大众打破“穷不与富斗”的恐惧心理,号召农民跟着共产党开展武装斗争。

    彭湃旧居始建于民国初年,是一间坭墙瓦面,砖木结构(当地称作三间两廊)的民房,为节省材料而建成厅口敞开式(广宁地方称之为散口厅)。整屋宽10.25米,深9.14米,总面积93.8平方米。1989年8月1日,广宁县人民政府公布它为第一批广宁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现拟申报广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标签:广宁名人,澎湃,农民运动,创始人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