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反杀案:检察机关认可“防卫过当” 专家:尽快放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就本案而言,检察机关既然认可了“防卫过当”,属于“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案件,其判决结果不难预测,即使是减轻处罚,判处轻刑(包括缓刑)的可能性较大;若免除处罚就更应该及早放人。

今年2月8日晚23时许,涉案人唐雪乘车回家时遭到醉酒的李某湘拦截和辱骂,随后她和父亲找李某湘理论时,三人首次发生轻微厮打。

次日凌晨,李某湘又持菜刀到唐雪家砸门,唐雪拿上家中两把水果刀出门,两人再次发生打斗。

最终,唐雪挥舞着的一把水果刀,伤及李某湘右胸部升主动脉,致后者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案件发生后,唐雪被永胜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月25日,她被检方批准逮捕。该案之后曾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两次退回警方补充侦查,警方均补查重报。

目前,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已经介入,声明在对案件事实和证据进行全面审查的前提下指导案件办理。同时,唐雪的辩护人已经向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递交了撤回起诉申请书,请求检方撤诉。

 

作为故意伤害嫌疑人的唐雪及其辩护人坚持认为这是一起正当防卫“反杀案”,而检察机关似乎并没有撤诉的意思。笔者认为,如何正确处理这起案件,主要有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值得认真思考。

近年来,随着于欢案、昆山案、涞源反杀案等一系列争议案件的出现,无论是刑法理论界还是司法实务部门,都在思考如何提出判断防卫行为是否超出必要限度的科学标准。

尽管表述各有不同,但多数的观点都认为,正当防卫不应该是“完美防卫”,不能苛求防卫人在面对可能危及自身安全的不法侵害时还能够保持十足的冷静、准确判断不法侵害行为可能造成的法益侵害,然后再据此作出“半斤对八两”的防卫行为。

在判断防卫限度的问题上,对防卫者不该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以计算机般的精密去考量防卫是否适度,其直接后果就是让善良民众有心防卫却不敢防卫。

在侵害与被害之间,被侵害者往往先已处于弱势地位,如果此时再被防卫的条件捆绑手脚,他又如何还能有胆量选择防卫?

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从2019年2月8日23时到2月9日凌晨1时,唐雪与李某湘发生了多次“交锋”。李某湘“酒醉后”先拦截唐雪,被人拉开后又对其进行辱骂。唐雪与其父亲唐加勇找李某湘理论时,李先踹了唐加勇一脚,随即,三人扭打在一起。李某湘被朋友劝开带回家后,他也和父母、朋友一起到唐家道歉。

道歉后,至第二天凌晨1时许,李某湘再次持菜刀到唐家,对唐家大门进行砍砸,直到李某湘的菜刀被劝阻朋友抢走丢掉。这个时候,唐雪到厨房拿了两把水果刀出门查看情况。而门外的李某湘在被朋友拖拽过程中,又朝唐雪腹部踢了一脚,唐雪上前与李某湘近身扭打在一起。

打斗过程中,唐雪换持水果刀,反手握刀朝李某湘挥舞,后李某湘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唐雪家属证明,唐雪身上有明显伤痛。

如今,检方虽然认为,对唐雪应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但也承认唐雪行为具有《刑法》第二十条第二款的规定的处罚情节,即属于“防卫过当”,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既然属于“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案件司法机关是否应该及时解除对唐雪的强制措施呢,这也应该是这类案件公平正义的应有含义。

司法实践证明,正当防卫案件的辩护依然困难重重,正当防卫成立的标准依然极为苛严,一旦发生后果比较严重的防卫型案件,侦查机关最先的反应就是对相关人员一并采取强制措施,先关起来再说。这种观念和做法真的到了该改一改的时候了。

针对以上所述,你怎么看?欢迎下方评论区留言~

标签:今日头条,丽江反杀安,唐雪,正当防卫

网友评论: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