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集农妇李火妹苦撑十载养大8个孤儿和4个子女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姑跟人远走高飞,堂叔一时接受不了事实而身患精神疾病辞世,他们唯一的女儿,怀集农妇李火妹毅然领回自家抚养;大伯夫妻路遇车祸双双身亡,7个儿女顿成孤儿,李火妹不忍,也领着回家,视如己出。

十年来,李火妹(中)用柔弱双肩撑起了一个“大家”。记者夏紫怡摄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大姑跟人远走高飞,堂叔一时接受不了事实而身患精神疾病辞世,他们唯一的女儿,怀集农妇李火妹毅然领回自家抚养;大伯夫妻路遇车祸双双身亡,7个儿女顿成孤儿,李火妹不忍,也领着回家,视如己出。

加上亲生的儿女,李火妹成了12个孩子的“妈妈”。

责任:12个孩子的“妈妈”

微凉午后,穿过红砖房间一条小巷,菜畦旁扎得整整齐齐的一排竹篱笆掠过日光,把影子投在了李火妹的家门前。

上周日,李火妹的亲生大儿子植材悦、三女儿植莲花、小儿子植材斌分别从广州和怀集县城回到家中。而记者刚抵达时,他们三人却已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返校读书或赴穗工作。

正在县城读高二的植材斌从母亲手里接过沉甸甸的布袋,里面装的都是自家田里采摘回来的豌豆、青菜。“学校的伙食一般,从家里带点绿色蔬菜,有益健康。”植材斌面露几分尴尬,他知道,这样做其实是为母亲省点钱。

此时,李火妹喊来植莲花,从裤袋里掏出100元,吩咐女儿将钱拿到隔壁屋孤儿植小逢(化名)手里。这100元就算是植小逢在县城读书一周的伙食费。

“家里除了大伯的两个女儿出嫁外,还有9个孩子在读书。母亲一个人干农活辛苦,大学没读完,我就出来工作,要帮忙撑起这个家。”22岁的植材悦满怀责任。

说起自己家里收养的第一个孤儿,他显得很释然,“她是我堂叔的女儿植小火(化名),父母去世时她才5岁。住瓦房,吃食也是有一顿没一顿。母亲经常领着她回家给饭吃,后来就直接和我们一起住了。”在植材悦的心中,和李火妹一样,植小火早已是一家人。

在收养植小火后,加上自家的4个孩子,李火妹已然是5个孩子的妈妈。而为了生计,李火妹到县城打工,丈夫植成范在镇里当语文教师,两个人的收入支付必要的家庭开支后,略有盈余,尚算小康。

然而,2005年,大伯夫妻骑摩托车到镇圩的路上,不幸发生交通事故,双双去世。“做法事那晚,我就决定抚养大伯父的7个儿女,再难都要撑起这个家。”李火妹用衣角拭了拭泪水。

困难:“吃一顿肉要50元,每人只能吃到两三块”

抚养12个孩子,是对一个家庭的责任,却要面临不易承担的生活压力。在同村人眼里,李火妹是个太过于固执的人。“村里人都说我们不可能养得了这么多孩子,大家都劝我把孩子送养。我心想,这是一个家,一个家族,再难,我和丈夫都要撑下去。”

人多,吃饭就成了首要问题。青菜都要做大份,在热水里捞起,可以装满两个竹篮子,饭桌也增加到两张。“吃一顿肉要50元,而每人却只能吃到2至3块肉。”李火妹和丈夫植成范渐渐感觉到生活的担子愈发沉重。而为了让孩子们吃饱吃好,两夫妻开始没日没夜的挣钱。

大伯的7个孩子中,抱养过来时,最小的还不满一周岁。每天下地做农活的时候,李火妹便背着孩子,挥动着锄头,一点一点地拨开生活的愁云。

然而,2008年,一个噩耗从天而降。植成范被确诊为肺癌,这一消息,彻底地击垮了这个家庭支柱,李火妹的心也如冰瀑一样,冷而刺骨。医治的四年时间,四处举债,生活的光景大不如前。

与此同时,在大家劝李火妹把孩子送养的声浪里,也夹着劝其改嫁的杂音。“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守着我的孩子,让他们吃饱穿暖,看着他们成人。”李火妹无论是在人前抑或人后,都鼓励自己,熬过去就行了。

丈夫去世后,李火妹除了种地务农外,还帮人砍竹子。“80元至100元一天,砍得多钱就多,不能让孩子们饿肚子,所以那时候都是拼了命去做。”

一晃七年过去了,孩子们都读上书,但眼前这位肤色黝黑、指头粗糙、乡音浓重的农妇李火妹却依旧忧心忡忡。“大伯的两个大女儿年纪轻轻就远嫁了,未能顾及这些弟妹。大伯的三女儿植小逢则是初三就中途辍学。”

李火妹为了不让植小逢像两位姐姐一样,千方百计从亲戚处筹借到钱,让她到县城读会计。“人有一技之长起码能养活自己,我就是担心她学坏走歪。”李火妹的良苦用心也终于感化了小逢,她愿意重新拾起书本返回校园。

谈话间,大伯家里最小的孩子植材振跑到李火妹身边,扑闪着大眼睛,投进了她的怀抱,“他抱养来时还是襁褓里的小婴儿,现在都上四年级喽。”李火妹的眼里尽是宠爱。

未来:“只求他们健康成长”

沿着弯弯曲曲的泥路,记者随着李火妹来到菜园。番薯藤、芥菜长得喜人。

大伯父的四儿子植小任(化名)正在田里除草,准备撒下菜种,天气好的话,春节就能吃到新鲜的大菜心。站在田边看到小任的妹妹植小秀(化名)不太会使用锄头,李火妹便当即“授之以渔”。

“现在陆续有慈善团队来帮助我们,给了我们不少物质上的支持。但是,不能让孩子们觉得受人捐助是理所当然的。要让他们学会自食其力,靠自己劳动得来的才是最好的。”李火妹直言。

采访中,记者留意到,伯父一家的孩子都甚少与人交流,性格偏孤僻。“可能受身份背景的影响,旁人非议多了,他们心里受到了影响。以前丈夫在的时候经常开导他们,现在生活中方方面面都只有我一人独撑,心里着实清苦。”

对于未来,李火妹似乎并没有过多的期待,“养大这些孩子,是我的责任。只求他们健康成人,能够凭借自身技能,养家糊口,为社会做点贡献,我就心满意足了。”

记者 夏紫怡

标签:怀集新闻,怀集农妇,李火妹,孤儿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