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以十万计金丝燕远渡重洋飞回怀集燕岩筑巢繁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仿佛奔赴一个古老的约定,每年都有数以十万计的金丝燕从太平洋和印度洋飞回怀集燕岩,筑巢繁衍。其催生的怀集燕窝采集市场,更是海内外闻名。

原标题【怀集燕岩:岁岁年年燕归来】

仿佛奔赴一个古老的约定,每年都有数以十万计的金丝燕从太平洋和印度洋飞回怀集燕岩,筑巢繁衍。其催生的怀集燕窝采集市场,更是海内外闻名—

怀集县城朝西南驱车前行,一路风景都在平原上不断变换。行至桥头镇境内,蓦然生出一座座孤峰,座座拔地而起—怀集虽是山区,却有着肇庆最大的怀西平原。在其中,金丝燕和它们世代居住的燕岩是一座永恒不变的地标。

燕岩景区有170余个岩洞、360多座石峰,燕岩是其中最为壮观的岩洞。它高66米、长900多米、宽40多米,洞外神峰独秀,洞中曲径通幽,更因每年都有数以十万计的金丝燕从沿海飞来,巢栖于岩中、世代繁衍而闻名。

每年春分前后,燕岩迎来了最为忙碌的金丝燕筑巢的时节,也是当地采燕窝人开始采摘燕窝的大好时节,绝壁攀岩更是身居燕岩边上的村民自古传下的手艺。由于金丝燕筑巢之稀少、攀岩采摘之艰险,使得怀集燕窝的名声享誉海内外。

●南方日报记者 陈晨 发自怀集

摄影 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金丝燕故乡的密码

怀集人徐维宁每年都要去燕岩好几次。他是一名摄影爱好者,很多个燕岩的黎明和傍晚都在他镜头下被记录过。

燕岩坐落于怀集县西南面的桥头镇,由360多座拔地而起的神态各异的石峰和170多个大小各异的岩洞组成,燕岩因金丝燕每年栖息而鹤立其中。

行至燕岩,眼前的公路被一座孤峰阻断,溶洞并不显大,人站在其下并无渺小之感,更有一条公路伸入黑暗横穿其间,边上是一条日夜流淌的小河,16条自然村掩在洞后,繁衍着一代一代后人。

千百年来,桥头镇的村民人来人往,穿过岩洞走进繁华世界,穿回岩洞走回乡间桃源。

初入燕岩很容易被其气魄震慑—抬头可见洞顶如天穹般横跨,洞壁密密麻麻地遍布其上,有如乱石镶嵌,有如乱斧砍过,其间更有一条条发白的竹竿悬挂吊下,达数百之多。

愈进洞内愈感幽暗,然则数百米后,公路和河流拐一个弯,眼前突然一亮,洞口翩跹而至,油然生出一种世外桃源之感。

即便是多次来过燕岩,徐维宁仍有一种百拍不厌之感。洞中石柱、石钟、石人、石马……或倚或卧,或立或坐,每一次都让他流连忘返。

一次,他扑捉到了“梦幻燕岩”更让其激动不已—只见太阳光倾照洞中,洞内河面波光粼粼,洞内弥漫着一股浮华氤氲的光彩。

然则燕岩著称于世还因金丝燕的成全—每年春分刚过,成千上万只金丝燕从太平洋和印度沿海等地飞来这里集结作窝孵蛋,它们将窝筑在燕岩洞天的石窟、石缝之中,等待子孙繁衍。

岁岁年年燕归来,仿佛奔赴一个古老的约定。

徐维宁告诉记者,怀集的金丝燕多是每年春分时来前来,在农历六月的时候达到数量的最高峰,农历十月以后才逐渐离开,每年如此,周而复始。

金丝燕大都生活在炎热潮湿的东南亚地区,何以要跨洋过海来到怀集桥头镇燕岩筑巢繁衍子孙后代?很久以来这对当地村民来说一直被视为一个神迹。

原来,燕岩埋藏着金丝燕最初的生活密码。金丝燕的生活环境原本为海岛的崖穴,而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燕岩是海面的一处孤岛,金丝燕曾栖息于此。随着历史的变迁,地壳继续上升,海水外泻,原来的海盆演变为陆地盆地,燕岩历经沧海桑田后依然伫立于山林之间。

有专家考证,燕岩岩洞通风透光而又四季潮湿,洞中的地下河以及溶洞裂隙间水贮存丰富,正好适合了金丝燕生活取水习惯—由于燕岩海洋性气候得到基本保持,金丝燕未曾觉察环境的变化,凭着其生活习性继续追随这古老的家园。

千百年间孤岛成为山林,然而穿风剪雨间,金丝燕千里归巢的约定却从未改变。南海诸岛到怀集六千里路,山岭巍巍难阻挡,可曾想,翎羽的疲惫不足挂齿,故乡就在山重水漫之后,六千里路的遥远抵不上回家的喜悦。

攀岩大师的舞蹈

每年六月初六燕子节,都是桥头镇榬村人李清源一显身手的好时候。李清源今年50岁出头,身材魁梧,有着一股硬朗孔武的气度。他递给记者的名片赫然写道—徒手攀岩大师—对自身功夫的信心溢于言表。

敢称大师自然身手不凡。李清源告诉记者,自己17岁开始攀岩,迄今已有30多年的攀岩史。

“看到岩洞里最高处的那些竹杆没?不少都是我挂的。”李清源指点着洞顶密密麻麻的竹杆,悠然说起了往事。

30多年来,李清源在岩顶绝壁上躲闪腾挪讨得生活。踩位、上洞、悬空、攀抓,每一次攀登获得丰厚回报的同时也带来了危险—由于没有保护措施,一步失手便意味着死亡。“这么多年下来同村好几个人不幸摔了下来,平均每三年都要死一个攀燕岩的人。”李清源说道,如同在讲述一个亘古不变的诅咒。

李清源告诉记者,自己从小跟爷爷李广坚学攀岩,爷爷是上一代攀岩大师。“一开始还是偷着学,我父亲不让我学,怕危险,我就偷偷看着爷爷爬,回到家闹着他教我。”

违拗不过,爷爷让他拿着竹竿在家搭竹架练基本功,基础打牢后才能上燕岩。“每一个攀岩的人都有自己的路线,一般不会外传。”

17岁,李清源第一次攀上燕岩洞顶。鸟瞰大地的感觉让他体会到了手艺带来的喜悦,也让他体会到了差之毫厘则将殒命的恐惧。

最危险的一次,拴着石柱的一边竹枝脱下,正攀附其上的李清源随之下坠,幸而另一边的竹子紧扣着石柱才没有摔下。

攀岩靠着什么?李清源认为,全凭胆大心细。由于溶洞湿滑,攀岩者没有防护措施,只能壮着胆子,靠常年积累的经验熟能生巧。和别人不同的是,李清源喜欢晚上攀爬,“因为晚上更容易集中精力。”

看李清源过去攀燕岩的视频,只见其赤裸上身,穿着短裤,先以竹竿抵住岩石,再用双手扣住悬挂着的竹板,脚踩凸石,一步步向上攀登、攀登,似猿猴上树,似燕子翻飞,时而隐身石后,时而伫立壁间,就像表演一出悬崖边上的舞蹈,就这样,他从少年爬到中年。

攀岩的目的是采燕子和燕窝,农历六月初三到六月初十是采雏燕的最好时节。李清源每上一次燕岩都能满载而归,将数千只雏燕一网打尽,每次都能挣上1万多元。

1998年开始,当地政府禁止村民在燕子繁殖季节私自采摘燕窝,每年10月燕子飞走后才可以集中采摘燕窝。攀岩的收入锐减,李清源的人生也开始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后来是有人买燕窝时才去采。”再后来,李清源受聘于一家旅游公司,仅在公司付费邀请时才偶尔出山表演。

除了李清源之外,榬村还有另外几个“徒手攀岩大师”。岁月如梭,上一代的“大师”在慢慢老去,新一代的“大师”却不见接班。

李清源的大儿子学到了父亲的手艺,但现在他却在外地打工。

标签:怀集新闻,金丝燕,怀集燕岩,燕岩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