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男子在肇庆受工伤 每天逾百元治疗费让他犯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该男子名叫杜进,贵州人,在肇庆从事建筑工作多年。2013年8月26日,在市区某楼盘工作时,他从铁架台上摔倒受伤,送医后经诊断为腰2椎体压缩性爆裂性骨折并不全瘫,神经源性膀胱尿道损伤。今年3月,他被劳动仲裁机构认定为劳动伤残四级。

原标题【贵州男子在肇受工伤需长期间歇性导尿 每天逾百元治疗费让他犯愁】

杜进展示病历报告。记者范奔乐摄

“一次性的医疗补助金不知道能撑多久,现在我每天都要用五、六根导尿管,不用的话就无法正常排尿,回流到肾脏,就只能等死。”近日,本报接到一位男子的求助电话。

该男子名叫杜进,贵州人,在肇庆从事建筑工作多年。2013年8月26日,在市区某楼盘工作时,他从铁架台上摔倒受伤,送医后经诊断为腰2椎体压缩性爆裂性骨折并不全瘫,神经源性膀胱尿道损伤。今年3月,他被劳动仲裁机构认定为劳动伤残四级。

“截瘫”“尿潴留”“粪潴留”“长期使用尿管”这些字眼,写在了杜进的医疗诊断书上。他说:“今年8月27日工伤医疗期结束后,后续的康复治疗费用都需要我个人自理。”现在他已花费了近8000元的治疗费。

杜进说,目前,他的右小腿已经没有知觉,而且要靠导尿管来维持正常生活,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每天,他都要从家中前往医院进行针灸恢复治疗,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来源,每天仅使用导尿管的费用就要100多元钱,还有一系列的后续康复治疗费用,他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受伤的两年期间,杜进一直辗转于各地医院求诊,花去了大笔医疗费用。他说:“后续的治疗费用比起补偿金额要多得多。”这样的情况,更是让他觉得前路一片灰暗。

由于需要长期间歇性导尿,杜进向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申请了导尿管等辅助器具更换的诉求,但是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相关规定,杜进的申请不符合器具更换范围,他的愿望落空了。一筹莫展的他拨通了本报的电话,希望有热心市民与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同情他的处境,赠予他一年期或半年期的导尿管费用来缓解燃眉之急,让他能够支撑度过后续的康复治疗期。

实习记者 谭绮琪

标签:民生007,工伤,治疗费,肇庆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