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星湖景区退休高级工程师陈奕康的星湖情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在七星岩景区内,常常能看到一位老人,在菩提树下细看叶子,在花海中拾花。景区里工作人员见到头发花白的他,都会停下来亲切地叫一声“陈工”。

陈奕康。西江日报记者 张苑卉 摄

肇庆阳光网7月13日讯 据西江日报报道 在七星岩景区内,常常能看到一位老人,在菩提树下细看叶子,在花海中拾花。景区里工作人员见到头发花白的他,都会停下来亲切地叫一声“陈工”。

人们口中的“陈工”,名为陈奕康,已经接近仗朝之年,是为星湖景区服务了近30年的高级工程师。今年初,已经退休的陈奕康再次被景区聘任协助撰写《星湖志》,虽然年近八十,但是陈奕康仍义不容辞地再次投身景区服务。

从小与星湖结下不解之缘

“上世纪50年代,全民建星湖,我也参加了。那时候我读小学,一放学就和大家跑到星湖边帮忙挑泥堆沙。”陈奕康说,从那时候开始,他与星湖的缘分就建立起来了。星湖建成之初,陈奕康整天往星湖跑。他对星湖的爱,甚至影响到他后来报读大学。“大家那时候都挤在清华北大人大等高校的介绍摊位,我却选了北京林学院(今北京林业大学)的城市绿化专业,希望毕业后可回来服务景区。”1959年的夏天,高考填报志愿,“迷恋”星湖的陈奕康踏上北上学习园林设计的路。

然而事与愿违,毕业的时候,因为分配名额问题,陈奕康被分配到云南省个旧市建设局工作,负责公园管理。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奕康得以回到肇庆工作,并如愿分配到当时的星湖园林处。

参与湿地公园宝鼎园等景点建设

陈奕康回乡之际,星湖只是一个刚显雏形的景区,各个分区的建设还不完善,他到处奔波,把七星岩西门拱桥与铁索桥周边建设起来,像北门的一大片水杉林就是陈奕康的“手笔”。

上世纪80年代初,陈奕康申请到建设小岛的6万元启动资金,历时近半年营建了5座小岛,并在小岛上种植多种浆果植物,规划好步行道和引接桥。

随着鸟岛的建成,每年聚集到岛上的鸟越来越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初,星湖湿地公园索性又引进丹顶鹤和火烈鸟,并要求游船不能靠近小岛。2004年,该公园由广东省林业局授牌,正式成为首个湿地公园;2013年又通过国家林业局验收正式成为“国家湿地公园”。

在上世纪90年代末,陈奕康又负责领事林的规划建设。“那时候查了很多资料,想着一定要找到能代表各个国家人文生态特色而在肇庆又容易存活的树木,如美国的华盛顿槐……”说起领事林建设,陈奕康如数家珍。如今这片领事林已留下了四十多个国家领事的足迹。

除了景区内的园林规划与建设,陈奕康还曾参与市体育中心、牌坊广场和鼎湖山宝鼎园等建设。

撰史捐树 一腔热血为星湖

除了规划工程外,陈奕康还用心编撰有关星湖的史志。1981年,为了星湖申报第一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陈奕康夜以继日地编绘他所熟悉的关于星湖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包括编制《星湖风景名胜区资源调查》、手工绘画比例五千分之一的《星湖风景名胜区现状图》、撰写出《星湖风景名胜区古树名木调查研究》。次年,星湖风景名胜区成为首批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

1990年,陈奕康还参与编撰《七星岩志》,其中《营建篇》《保护篇》和《规划篇》均出自他之手。今年2月,他再次参与到星湖景区的工作中,成为编纂《星湖志》的一名工作人员。

星湖的历史由他撰写,而他也存在于星湖的历史中。除了一直编撰研究报告和地方志,陈奕康也为星湖送过一份“大礼”——一棵珍贵的菩提树。1995年,陈奕康机缘巧合得到一棵非常珍贵的菩提树苗,种植在高要小湘。2004年,陈奕康把它捐赠给七星岩,移植到水月宫前。如今这棵树已很高大,树下立着一块石,石上由制砚艺术大师刘演良题写“星湖人”三个字。2012年,广东省园林协会给陈奕康颁发终身成就奖,这是给他这个把毕生心血都奉献给园林事业的工作者至高荣誉,然而陈奕康告诉记者:“所有荣誉于我都比不上这个‘星湖人’让我自豪!”

对星湖的爱,陈奕康溢于言表,谈起星湖的一切,他始终保持着笑容。在他家墙上,挂满星湖景区的风景画,珍藏的剪报集都是关于七星岩一草一木的新闻,陈奕康对景区的关爱从未停止。他现在每隔几天就会去七星岩逛逛,“看看昔日我种下的花,我植的菩提树。”

西江日报记者 张苑卉

标签:民生007,肇庆星湖景区,退休,高级工程师,陈奕康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