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中,记者体验他们的辛苦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大暑小暑,上蒸下煮。”今日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据市气象台昨日发布的数据,昨日最高温度达35℃。在如此高温酷热天气下,在我市各行各业,有很多普通劳动者为了生活,仍坚持在烈日下劳动,挥汗如雨。

肇庆阳光网7月22日讯 据西江日报报道 “大暑小暑,上蒸下煮。”今日是农历二十四节气中的大暑。据市气象台昨日发布的数据,昨日最高温度达35℃。在如此高温酷热天气下,在我市各行各业,有很多普通劳动者为了生活,仍坚持在烈日下劳动,挥汗如雨。连日来,本报记者兵分多路,分别体验了菜农、板车夫、渠网清疏工人、市政维修工人、环卫工人、交警等这些在烈日下仍坚持工作的辛勤劳动者,通过记者的亲身参与体验,体会到一线劳动者在烈日下工作的艰辛和不易。同时,也希望藉此报道的推出,让更多人尊敬劳动者,珍惜他们的劳动成果。

下水道里的清疏工人——井下气味重,眼睛感到刺痛

7月21日上午9时许,在肇庆大桥引桥附近的一个车道上,来自市城区渠网管理中心清疏队的队员姚松柏呼喊正在下水道清淤的同事阳绍平。只见身穿防水服的阳绍平从下水道爬出地面,抹了抹脸上的汗,嘴里直喊“热”。

记者穿着防水服,在下水道体验渠网清疏工人的劳动艰辛。实习生 莫广洪 摄

记者穿着防水服,在下水道体验渠网清疏工人的劳动艰辛。实习生 莫广洪 摄

IMG_20160721_101237304

下水道渠网清疏工人在工作。实习生 莫广洪 摄

当天上午,记者跟随渠网中心清疏队的队员一起体验清淤下水道。当记者穿好齐胸高的防水服,便跟着阳绍平一起下井工作。“每隔30分钟至40分钟就要上来休息一趟,这是为了安全起见。”清疏队队长龙先生告诉记者。

记者穿着防水服,一步一步往下水道走,直径约一米宽的井口略显狭窄。踩到下水道的地板时,记者看到缓缓的流水略显浑浊,青黑色的淤泥埋在水下。站稳后,记者尝试用铁铲把淤泥挖起,但由于不熟悉,铲了几处都是硬硬的石头,一无所获。而工作熟练的阳绍平,则借着井口的光线往下水道深处挖掘,不时把砖石、垃圾、杂物等东西装进小桶里,准备待会运出下水道。

“今天清理的这条下水道算是比较干净的一条了,之前我们清理的都是很臭很脏的,化粪水等什么都有。”阳绍平说。因为下水道常常很闷热,他们又经常要泡在下水道的脏水里,皮肤长疹子发痒是常事。

“每次下井前,我们都会先把邻近的两个下水道井盖打开,让其通风半小时至一小时,让沼气和其他臭气散去再下井。”从事通渠工作近23年的姚松柏说,夏季下井工作条件要比冬季恶劣,“夏日炎热,下面味道很重,有时下去工作还会感到眼睛刺痛。”很快,30分钟过去了,记者和阳绍平一起回到地面上休息。

西江日报记者 莫秋英 实习生 莫广洪

星湖大道上的交警——手臂被烤得又红又黑

昨日上午7时半,正是市民早上上班的高峰期,记者跟随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第一大队城区中队分队长张其结一起,在城区星湖大道与古塔路和信安路相交的大花坛,体验了一回当交警在烈日下执勤的辛苦。

记者体验交警指挥交通。通讯员 欧汉鸿摄

记者体验交警指挥交通。通讯员 欧汉鸿 摄

张其结说,早上的第一班岗还不算辛苦,难熬的是上午下班高峰期和下午上班高峰期这两个时间段。“有时候我们在外执勤,地面的气温可达40℃。现在天气酷热,每次换岗回去全身衣服都会湿透,一天最少要换三次衣服。”

上午11时30分,到了市民上午下班的高峰期,记者穿上交警的反光衣,与交警一起执勤。为了保持道路的畅通,交警需要时刻观察着两个不同交叉车道的车流量和人流量,并不时变换手势和位置。记者观察发现,在1分钟内交警就要变换直行、停止等手势达6次,做指挥通行的动作近50个。

站岗不到10分钟,记者的手开始变酸痛并不由自主地往下垂。此时,头顶上烈日炎炎。半小时下来,记者已经被晒得眼冒金星,还产生了眩晕感,反光衣里面的衣服也湿透了。看着交警被烤得又红又黑的手臂正不停往外冒着汗水,记者不得不打心底里佩服。“平时看你们做这些动作,还以为很简单,没想到体验下来是那么辛苦!”张其结听后笑着说:“我们早已习惯了。”

中午12时多,记者测试地表温度已达43℃。在如此高温下工作,张其结坦言,他曾试过两次中暑。“当时太阳很猛烈,执勤的时间较长,产生了眩晕感,但很快我就调整好自己,继续站岗。”他还说,“有时候车流量大时,我们要站到13时许才能吃上中午饭。”

西江日报记者 杨丽娟 通讯员 欧汉鸿

建设三路上的环卫工——才扫一段已汗流浃背

昨日下午,阳光猛烈。记者走在路上,不到几分钟已被汗水浸透衣服。

这时,环卫工唐女士戴着口罩,头上还有一顶自制的遮阳帽,严严实实围住脸部和脖子,防止晒伤。唐女士负责建设三路的保洁工作,而这一天,记者一行两人也和唐女士一起,清扫和搬移垃圾。

记者正在体验环卫工的辛苦。实习生 王才铭 摄

记者正在体验环卫工的辛苦。实习生 王才铭 摄

02随行的实习生也投身于体验中

随行的实习生也投身于体验中。

记者戴上唐女士提供的一双手套,抓着扫把和垃圾铲,和她一起进行路面清扫。这在路人看起来很简单的动作,但实际操作起来完全不一样。开始时,记者还能轻松清扫,但过了十几分钟后,动作越来越慢,体力消耗也逐渐加大,还要时刻注意身旁过往的车辆。很快,记者后面的衣服就湿透了,头上汗流如雨,还浸到嘴角,一股咸咸的味道。唐女士见状就笑起来,她说,这才开始不久呢,这么快就汗流浃背了。在起点,记者和唐女士同时开扫,但很快被她远远甩在后面,而且路面也没她扫得干净。

收集垃圾时,记者尝试推着垃圾车向前走,但无法控制平衡,总是往一边偏离。唐女士说,车辆遇到不平的路面,重心不稳,需要技巧使力。只见她接过垃圾车,很轻松且平稳地往前推着走。记者发现,在推着垃圾车往前走时,堆放的垃圾不时发出霉臭味,让人难受。

约半个小时后,唐女士从袋子里拿出一大瓶水喝起来。她说,在这样的酷热天气,每次上班都要喝掉几瓶。而记者自己带了一瓶水,早就喝完了,只好到附近的士多店买。一个多小时后,记者已累得气喘呼呼,浑身是汗,带来擦汗的一条小毛巾,可以拧出水来。唐女士说,无论风吹日晒、刮风下雨,他们都要坚守在岗位上。是呀,有了像唐女士这样的环卫工人,肇庆街道才更干净、美丽。

西江日报记者 严炯明 实习生 王才铭

二马路上的板车夫——拉两三百米已气喘吁吁

7月19日上午,天气炎热。在端州城区二马路批发市场附近,记者遇到今年60岁的板车夫范金令。他正默默坐在自己的板车上,等待着生意的到来。

01一位板车夫拉着自己的板车

一位板车夫拉着自己的板车。西江日报记者 严炯明 摄

一条麻绳和一条皮带,这是范金令身为板车夫的“标配装备”。“我们平时拉货物,重量都有五百来公斤,有时甚至是一吨。”范金令说,“我们拉一吨货物下坡时,都不知道是我们拉着货物走,还是货物推着我们向前走了。”

记者体验了一回板车夫在烈日下拉车的辛苦。记者借用范金令的板车,邀请他和另一名男性共同坐在板车上,拉了大概两三百米远。在刚开始一小段平路,记者拉起来还算比较轻松。到要下一个缓坡时,记者觉得很难控制板车的平衡。此时,范金令紧张地对记者说:“你小心一点,不要冲到马路中间去了。”

下坡后,记者拉着板车转进二马路。因为板车上坐着两个人,记者觉得在平路拉板车也难以控制方向。“小心,别碰到路旁的小汽车!”范金令一路上都在小心提醒记者。因为天气炎热,记者仅拉了两三百米远已经大汗淋漓,身上的衣服也早已湿透。

“我们拉板车最怕就是上堤围附近的陡坡,因为很难控制好板车的平衡。”范金令说,“因此,我们板车夫都会在板车下方特别加装两条刹车条,以防万一。”他还说,属于板车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了,“八九年前,二马路市场周围停满了大板车,那时我一天能赚两三百元,现在一天最多也就赚四五十元。”

当板车夫,工作辛苦收入少,但范金令仍不愿回老家郁南生活。他说,出来打工收入总比在家种田要多一些,况且老家已有妻子在打理田地。时值中午,仍等不到生意上门,范金令打算回家做午饭。在人群中,他逐渐离去的背影,还有他长年在烈日下晒成古铜色的皮肤,格外引人注目。

西江日报记者 严炯明

在黄岗作业的市政维修工人——双脚踩到发烫的沥青

“吱吱吱!”随着一斗车的沥青倒在地面上,马上响起像炒菜一样的声响,伴随着白烟袅袅。7月20日上午9时许,记者跟随端州区市政设施管理中心的工程人员一起,在端州二路黄岗市场旁修补路面,亲身体验他们在高温下作业的艰辛。

雨中铺沥青的市政工人2

雨中铺沥青的市政工人。

记者体验铺沥青

记者体验铺沥青。

铺油、推沥青,一连贯的工作步骤他们已经熟练无比,“像炒菜一样,铺沥青前要先铺一层沥青油,令其更有粘性。”市政维修一队副队长张少孟说,铺沥青要在130℃至150℃以内完成,温度过低沥青会僵硬,不然材料就会浪费。“沥青出厂时温度接近200℃,我们一般要在三四个小时内把它们铺好。”他说。

记者站在铺沥青的现场,感到热浪滚滚。不一会儿,张少孟和同事们的深灰色工衣又加深了一个色调。记者从温度计上看到,此时的地面温度已上升至40℃。张少孟一边抹汗一边说,有时脚一不小心踩到高温的沥青,透过厚厚的工鞋仍感到发烫。

六月天孩儿脸,说变就变,原本还是太阳高挂,一瞬间就变了天,豆大的雨滴迅速落下,路上行人和车辆纷纷避雨,但仍在铺沥青的市政工人像没看到下雨一样,只是加快了手上的工作,雨水很快淋湿了众人的衣裤。记者尝试去推平逐渐变硬的沥青,张少孟笑着对记者说:“沥青越硬就越难推。对于夏天这样突如其来的阵雨,我们已习惯了,有时一天要湿几次衣裤。”

约两小时后,几处80厘米宽、50米长的凹陷道路均被修补完毕。“今天这雨下得挺及时的,不然铺完之后我们还要撒水让沥青冷却。现在只需过两三个小时,车辆就能在补好的路面通行了。”张少孟说。此时,记者看到他额上流淌着不知是刚下的是雨水,还是辛勤的汗水。

西江日报记者 莫秋英 实习生 莫广洪 通讯员 干唐霞

铁棚下的汽修工——维修间变成大蒸笼

昨日下午,在端州区大冲附近一家汽修厂,铁棚也难挡烈日,站在铁棚下,热浪袭人。此时,室内的温度计显示近40摄氏度。

廖庆强在修理<a href=http://www.sun0758.com/auto/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汽车</a>

廖庆强在修理汽车

廖庆强忙完工作在工业电扇前乘凉

廖庆强忙完工作在工业电扇前乘凉。

“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正趴在车底下修车的廖庆强说。记者也跟着趴进车底,里面密密麻麻都是不知名的零件,但有一点可以感受到,上面偶然掉下来的灰尘,有时掉到脸上,有时掉到嘴里。更难受的是,由于车底较窄,身子不容易活动,只能直直地躺着,而廖庆强的双手还不停地拧镙丝或上镙丝,油污还不时落在他的身上。

此时,整个维修间就像一个巨大的蒸笼,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维修师傅个个热得一身汗。记者虽然只负责给师傅递工具、拧螺丝、拆轮胎,但也很累人,一刻钟不到,身上已经粘乎乎的,汗水不断顺着额边和眉毛两旁渗出来,流到衣领上又把衣服给浸湿了,背上就像泡了水,一旁的廖庆强看到记者的狼狈相,不禁笑了起来。

“有时候客户刚开车进来,一打开机头盖,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但为了尽快给客人检查故障,只能迎热而上。”廖庆强说,像这样的天气,一天至少要换两三次衣服。

记者一番体验后,不仅衣服全湿,手上、身上及脸上都被油污粘上了,几乎变成了“大花脸”。幸运的是,汽修厂老板很人性化,逢大热天,都会煲海带绿豆糖水或糖粥给员工解渴降温,下午上班时间,从平时13时30分改为14时30分,尽量让员工避开酷热天气。

西江日报记者 陆其金 实习生 钟锦云 杨姗姗 谭舒欣

河滩地上的菜农——吃菜容易种菜难

7月21日上午9时许,在端州区黄岗河旁社区附近的河滩地上,记者看到几位老菜农正在头顶烈日辛勤耕耘菜地。今年81岁的梁婆婆正在菜地除草,她的防晒装备十分简单,只有一顶草帽。

听闻记者前来体验当菜农的辛苦,梁婆婆很高兴。她从一旁的小木棚中拿出两个水桶和一根扁担,对记者说:“我先给你示范一下。”然后,她从旁边的水渠中装满两桶水,用扁担挑起来,走进菜地给青菜浇水。梁婆婆示范完后,记者向她借来一顶草帽,挑起两个水桶,正式开始体验。

当记者把两个塑料桶装满水,准备挑起来时,却发现这担水至少重四五十千克,一点也不轻松。“我都种了六七十年菜了。”梁婆婆站在一边说,“你千万别以为我老了,干起农活来可比你们年轻人还要厉害。”走在小路上,记者好不容易才能保持两边水桶的平衡,然后开始给地里的青菜浇水。

此时,天空中的太阳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虽然记者戴着草帽,但汗水仍不断地从记者头上往下流。在浇完一块菜地后,记者的衣服已经遍布汗迹的“小地图”。在浇完两块菜地后,梁婆婆说:“好了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天气那么热,你小心中暑。”

梁婆婆告诉记者,每天早上八点多,她就会来到菜地忙碌。看到记者体验菜农的辛苦,附近另一位菜农刘女士对记者说:“你来帮我的菜地架设一个防晒网。”刘女士让记者协助把防晒网铺开,再用一根根竹条把防晒网固定。相对浇菜,架设防晒网略显轻松一点,但同样要在烈日下暴晒。

临分别时,梁婆婆笑着说:“你现在也体验到,夏天种出来的菜都是由我们的汗水浇灌出来的。”

西江日报记者 严炯明

专题统筹:西江日报记者 陈松连

标签:民生007,酷暑,记者体验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