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地 > 民生007 > 正文

肇庆专职粤剧作家杨桦用作品传递正能量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紫芸,一位古代奇女子,自由翱翔在端砚的方寸之间,雕刻出“绝世无双”的《松鹤砚》。杨桦,粤剧《紫芸》的创作者,尽情挥洒在笔端的着墨之处,与“紫芸”完成了一场旷古的对话。

杨桦在煞费心神地修改剧本。受访者供图

紫芸,一位古代奇女子,自由翱翔在端砚的方寸之间,雕刻出“绝世无双”的《松鹤砚》。杨桦,粤剧《紫芸》的创作者,尽情挥洒在笔端的着墨之处,与“紫芸”完成了一场旷古的对话。

作为《紫芸》剧本的创作者,肇庆市艺术研究室主任杨桦创作剧本的历程,与剧中女主角“紫芸”刻制《松鹤砚》的经过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紫芸“为了这个砚台熬到面青口唇白”,杨桦也在创作修改剧本的过程中两次病倒入院;砚石“只有经过紫芸师傅双手,再配上文清的铭文,造成的砚台才能价无边”,紫芸有文清这个知音,而戏曲本《紫芸》最终能蜕变成一出精美绝伦的粤剧,也汇聚了省内外众多优秀主创人员的心血。

不同的是,剧中结尾处,“紫芸”和丈夫梁汉明、小姑子梁英正在教导一群小孩学习造砚;而现实生活里,杨桦却找不到愿意写粤剧的年轻人,“现在肇庆在职专职写粤剧的只剩我一个了”。

为写好剧本“七易其稿”

〖剧本节选〗[灯暗追光,紫芸油灯下辛勤造砚。][幕后轻柔的女声合唱——星月移,灯油尽。斗转日月几升沉。细刻精雕尤谨慎,凝神不觉晨与昏。][梁英内呼“粥来了”。][灯复亮。][梁英捧粥上,梁汉明随上。]梁英:嫂嫂,你看你,为了这个砚台熬到面青口唇白。(把粥放在台上)……

和紫芸一样,杨桦创作剧本之时,也常常是“不觉晨与昏”。“曾有业余写作爱好者放言两三个小时能写好一个小品,可我们看过剧本之后,都认为那不算是一个作品。”杨桦回忆,后来那位业余写作爱好者参加了由文广新局举办的创作培训班后,才感慨“可能两三个月都未必能写好一个小品”。对此,杨桦表示,往往外行人看内行事都太过浅显,“粤剧剧本的创作者不仅要会说粤语,会唱粤曲,还要得懂梆簧、小曲、广东音乐、牌子等等,这里面又涉及到诗词格律和音乐。”

“这些还只是入门的基本要求”,杨桦说,在剧本创作时,还得考虑历史背景、人物性格、矛盾冲突、舞台效果等多方面的因素,“你脑海里得装进整个舞台,甚至音乐、灯光效果,构思一幅幅画,这些画里的人物都是鲜活的、有灵魂的,在那些画里,你又得把自己和不同的角色融为一体。”

从画外到画内、从宏观到微观、从自己到不同角色,杨桦一次次抽离,又一次次融入。就在去年修改剧本的过程中,由于过度劳累,杨桦两次被送入医院。让杨桦记忆深刻的是:“当时医生对她强调三条,一是多休息,二是多休息,三是多休息。”

事实上,从2012年7月,《紫芸》的第一稿完成,到如今排演并成功入选参加第十二届广东省艺术节,其间,杨桦已经“七易其稿”。

向观众传递真善美

〖剧本节选〗

黄知府:把砚台交出来!紫芸:(抱砚在手,唱煞板)传家宝,与紫芸,永不离身。张师爷:(阴险地)那就连人带砚请回府衙。[文清内喊:“慢——”急上。]紫芸:文先生。文清:大人,这方砚台,我还有一句铭文未想好,还未刻上!黄知府:这……文清:不用心急,好砚怎能无好句,过些时候,定将砚台送上。紫芸师傅一时生气,不必较真。黄知府:这样……张师爷:(对黄知府)大人,据闻民间有好砚都想找文清题铭文,但他都不愿意,此人性情孤傲,这《松鹤砚》如能题上文清的铭文,价值就不菲了。大人,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黄知府:既然如此,那就宽限数天。回府!(下,师爷随下。)……

《紫芸》演出剧照之黄知府欲强夺《松鹤砚》。

紫芸纵然技艺超群,但也需要配上文清的铭文,方能“价无边”。同样,杨桦的戏曲本最终呈现在舞台上,也是集众人之力所为。

杨桦介绍,《紫芸》汇聚了一批省内外优秀的主创人员,“是大家共同编织了舞台行动的立体网,把不同人物的舞台行动紧密交织扭结起来,造成一个有机的交汇运动”。

杨桦说,正是通过丰富优美而独具岭南特色的音乐语言,朴实而极具地方特色的场景,和谐统一的灯光,简洁明快地把演员的内心、情感外化进行有效的放大,才能使《紫芸》具有感染力、震撼力。

“是大家的心血共同浇灌出了《紫芸》。”杨桦对其他主创不吝赞美之词,不断强调这是“大家的功劳”。而对于粤剧创作,杨桦坦言自己虽然“从善如流”,但也有坚守的原则,“我希望我的剧本传递给观众的是真善美的东西。”

剧中,紫芸、文清、梁汉明等为了守护《松鹤砚》,不惜赌上性命,曾有人发问:难道一方砚台比生命还重要吗?“这哪里是仅仅为了一方砚台?”杨桦说,正如紫芸所言“这个《松鹤砚》是送礼佳品,借此可以升官,可以发财,其利无穷”,而紫芸、文清、梁汉明所担心的不单是失去这方砚台,更多的是这方砚台会“成为贪官往上爬的垫脚石”,贪官的职位越高,权力越大,那岂不是将祸害更多的老百姓?“因此,他们为的不仅仅是这方砚台,更是‘天下苍生’。”杨桦说,这就是她要表达和强调的,在正义与邪恶的斗争中所显示来的真善美,在生与死的关键时刻人性所闪耀出的夺目光辉,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强调的“正能量”。

心愿是培养粤剧创作人

〖剧本节选〗[光启。][梁家院子。][紫芸、梁汉明、梁英正教导一群小孩学习造砚。]小孩甲:师傅,这块砚石上有什么斑纹?紫芸:这些是石眼、火捺、鱼脑冻,还有是蕉叶白……小孩甲:这些砚石怎样看才知道是不是青花石啊?紫芸:青花石要湿水方能显露。……

紫芸的造砚技艺最终延续了下来,可在粤剧创作上耕耘二十多年的杨桦却在担忧粤剧创作无人接棒的现实局面。

“这些年写粤剧的人是越来越少,老一辈的人已经退下来了,年轻一辈的却没有人愿意写粤剧,现在肇庆在职专职写粤剧的只剩我一个了”,杨桦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此,杨桦认为,现实原因无外乎三点:一是粤剧难写;二是写出来之后,未必能排演,将戏立在舞台上;第三,如果没有评奖机制,也就没有机会参与评奖。“如果写出来的剧本不能搬上舞台、没有评奖机会、不能刊载在报刊上、得不到应有的支持和扶持,那就等于没人看,没人欣赏,那就是废纸一堆,这是作者最不愿看到的结果,也是彻底压垮作者的那一根稻草。”

事实上,杨桦写粤剧也是半路出家。1987年,从广东粤剧学校毕业后的杨桦,进入肇庆粤剧团工作,学表演、做演员的杨桦彼时与剧本的交集不过是“只要把剧本上的人物演出来就行”。直到4年后,杨桦突然对剧本创作有了兴趣,“刚开始就只是想知道粤剧剧本是怎么写出来的,后来和那些老专家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出兴趣来了。”

从此,杨桦就和粤剧创作结下了不解之缘,到如今,她创作的大大小小的剧本已近40个。对于记者提出的“那您是为了什么写粤剧?”这一问题时,杨桦笑了:“记得有一次开完《紫芸》剧本的研讨会,有个朋友忽然问我同样的问题,我当时脱口而出‘因为喜欢啊,我很享受这个创作的过程’。”

前几年,杨桦通过一个粤曲创作评选曾发现一个好苗子,可最终,那位女大学生考了公务员,“后来有联系过,可她说工作太忙,没时间写粤曲”。

这几年,杨桦一直没有放弃过培养粤剧作者的想法,可至今未能如愿。

记者 杨雅雯

标签:民生007,肇庆,粤剧作家,杨桦,正能量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