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庆精神病院女护士潘金娥:"护士都被他们打过"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与往日一样,潘金娥又提前半个小时,于早上7时30分回到科室,准备交接班。这一习惯,她已坚持了十多年。这里是市第三人民医院,主要收治精神病患者,相对普通医院,她精神上承受更大的压力和困苦。“这里的护士都被他们打过。”潘金娥说。像她这样的护士,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共有180名。

原标题【精神病院女护士潘金娥的一天:“这里的护士都被他们打过”】

潘金娥正在护理病人。

与往日一样,潘金娥又提前半个小时,于早上7时30分回到科室,准备交接班。这一习惯,她已坚持了十多年。这里是市第三人民医院,主要收治精神病患者,相对普通医院,她精神上承受更大的压力和困苦。“这里的护士都被他们打过。”潘金娥说。像她这样的护士,在市第三人民医院共有180名。

近日,记者跟随潘金娥,感受她的一天。

图/文西江日报记者 陈松连 通讯员 罗卫民

8:00  “精神科护士没有不挨打的”

潘金娥是三楼女病区的护士长。上午8时,她麻利地换上工作服,先来到重点监护室。戴着口罩的她,目光锐利,仔细观察着患者的一举一动。

她走近一位叫李梅的患者,李梅正被捆在病床上。“她从凌晨3时开始发病,自言自语,还用力捶打床板,严重影响其他病人休息。”值夜班的护士说。记者看到,李梅年轻力壮,虽双手被绑,但仍有力晃动着身体。

“病人发病时,会出现伤人或自残行为,为安全起见,就将她绑在重点监护室,加强看护。”潘金娥说,精神病医院与综合医院的护士不同,后者主要为病人打针等实操性较强的工作,而前者则需要细心、耐心和真心。

“在这里,没有一个护士没被病人打过。”据潘金娥说,有的病人会突然冲动,防不胜防;被吐口水、被抓伤算轻的了;或冷不丁在背后猛捶一拳,“我有个同事曾被踢到肝挫伤。”

在重点监护室和女病区之间一条长约100米的走廊上,有患者来回走动,有的自言自语,有的则大声喊叫,表情各异。潘金娥上前帮一位衣着凌乱的女患者扣好衣服扣子,又仔细察看了另一名身患湿诊的女病人,吩咐同事帮她擦药水。

9:00 患者的提问千奇百怪

这天天气不错,阳光温暖地洒落在院子里。潘金娥和同事打开设在楼梯的三道铁门,将患者带到一楼的院子里晒太阳、活动手脚。期间,不时有患者走过来跟她“套近乎”,问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

“你听到‘千里传音’吗?这是一款最新的通话软件。”一个年轻的患者凑近潘金娥耳朵说。潘金娥苦笑着回答她“没听见”。突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患者走近记者说:“墙角出现了一只老鼠,足足有半斤重!”记者顺着她手指方向望去,那里什么也没有。

“像这些千奇百怪的问题太多了,你答对答错她们都不在意。”潘金娥告诉记者,当病人病情稳定后,她们根本不记得自己之前曾说过什么话。

10:00  哄病人吃药需要技巧

病人吃药时间到了。三名护士站在走廊中间,一名负责发药,一名负责监督病人服药,另一名负责维持秩序。

然而,让精神病人吃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几乎所有的病人都会说自己没有病,不肯吃药,这时就需要护士和她们进行斗智斗勇。

“病人不肯吃药,会把药藏在上颚、舌底、头发、指缝甚至蛀牙里,有的还会用魔术般的手法,把药滑进衣袖里,所以发药很是考验精神科护士的专业技能。”潘金娥笑着说。遇上不肯吃药的病人,她和同事只好把药片碾碎,放到水里连哄带骗让她们吃。

上午11时,这是患者的午饭时间。病人吃饭时,也是护士最要留心的时候。“有些病人吃饭不会吞,曾试过有一位女病人在吃饭时发生噎食,护士从她的嘴巴里足足掏出一碗饭。”潘金娥苦笑说。

与同事一起照看完70多位女病人吃完午饭后,潘金娥上午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她回到护士办公室,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喝水。

15:00  “危险发生前要及时化解”

下午15时,这是家属探视时间。一位家属提着牛奶前来探视女儿,潘金娥打开探视室的锁,让她们会面。

“精神疾病治疗期需几个月甚至一年,治好后还得按时吃药,否则容易复发。个别家属嫌麻烦怕累赘,干脆将他们遗弃在这里。”潘金娥说,一些女病人会很想家,他们有空就跟她们聊天,做好解释和安慰工作。“总之,在这里工作,观察能力要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正聊着,潘金娥注意到女病区的大铁门内,一名病人和另一名病人分别站在两边,一方说着含糊不清的语句,另一方一言不发,眼神直勾勾地让人害怕。潘金娥马上叫她俩回到各自的病房。那个一言不发的病人有暴力倾向,会自伤和伤人。“如不及时化解,容易出事。”潘金娥说。

“防自杀是最重要的。”潘金娥说,去年上半年,一名病人入院时,因手上的玉镯已佩戴了很久,脱不下来,无奈之下只好让她戴着进病区。一天早上,这位病人趁上厕所时竟把玉镯敲碎,捡起碎片割颈要自杀,“幸亏及时发现,病人被抢救回来。”

17:00  “看到她们康复出院我们最开心”

下午17时,潘金娥一天的工作快进入尾声。记者询问她家人对其从事这份工作的看法,没想到潘金娥却轻轻地摇起了头。

原来,做了20多年护士的她,一直希望女儿将来能“女承母业”,也选择当一名护士,但正在肇庆中学读高一的女儿却不愿意。

而潘金娥却对这份工作有着深厚的感情。“看着病人经过治疗康复出院,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说到此,潘金娥脸上灿露笑容,就像如今星湖堤上盛开的紫荆花。(注:文中病人姓名为化名)

标签:民生007,肇庆精神病院,精神病,肇庆市第三人民医院

精彩评论:

匿名发表

热门文章HOT NEWS
用户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