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务 > 人事信息 > 正文

深切悼念,广东省原副省长匡吉同志,享年92岁!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广东原副省长匡吉逝世,曾在81岁高龄巡游南极!

匡吉同志遗像

据南方+消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广东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长,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政协第六届副主席,享受按省长级标准报销医疗费待遇的离休干部匡吉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10月14日15时0分在广州逝世,享年92岁。

今年(2015年)已88岁高龄的原广东省副省长、六届广东省政协副主席匡吉,1928年生于广西东兰县坡俄乡龙兰村,1947年末在地下党组织的帮助下从香港达德学院回到内地的粤、桂、湘边区,投入了声势浩大的人民解放战争,为德庆的解放立下汗马功劳。星移斗转,沧海桑田。六十年来,匡吉念念不忘他曾经出生入死的地方,一直把德庆当作他的第二故乡。  

饮马西江 威震敌胆  

1948年2月28日,中国共产党德庆县地方组织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部队的援助下,成功发动了震撼西江流域的 “二二八”武装起义,一举攻下旺埠、高良、罗阳三个地方的国民党据点。尔后,起义部队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纵队绥贺支队第二团,建立了以德庆高良镇为中心的根据地。  

后来,随着战事的深入和游击队员的扩编,以及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绥贺支队第二团几百人的吃饭、穿衣、医病等问题日渐突出,步枪、子弹、军械的补给也没有了来源。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二团司令刘超明、政委陈大良决定把红旗插到西江边,控制过往西江的轮渡(时称“花尾渡”),通过轮渡来解决供给。青年匡吉由香港回到内地参加了粤桂湘边纵队后不久,就受陈大良之命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江护航大队,任大队长,化名刘伟生。护航大队的主要任务是为配合当时革命游击区的斗争,打通从德庆三河游击区到西江的通道,为部队解决供给。  

护航大队成立后,首先开赴西江边的青榕村,在那里先处决了西江沿岸以抢劫为生的土匪头子包金星,消除了匪患,建立了游击据点。随后,接通西江河口到德庆县城情报联络,开辟新区,配合绥贺支队于1948年9月袭击了象牙山的反动地主恶霸武装,击毙了反动保长邱仕攀父子,拔掉了安插在象牙山区的“钉子”,协助绥贺支队武工队在河口、青榕一带的西江两岸打开了斗争局面,当年11月在马圩河口青榕建立了西江税站。  

德庆的岁月,是匡吉人生中最为激情似海,波澜壮阔的年月。在这里,他也开始了作为一个领导者,运用胆识和智慧开启人生的新篇章。作为贫苦人家出身的匡吉,熟悉农村,因此刚开始就注重与群众打成一片。由于当时西江两岸土匪多,他一边吸收贫苦农民参加部队,同时组织农会,收编土匪,对他们进行分化、教育和瓦解,使之归顺,变为打击敌人的重要力量。几个月的时间,部队扩大到100多人,建立了6个民兵分队。  

从此,这支武工队,控制着德庆县内江岸线长达八十里,从马圩河口开始,到对面的南江口,一直到悦城、高要禄步,公开打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江护航大队”的番号,为粤桂湘边纵队绥贺支队提供军备、弹药、医药用品等补给。

国民党为了剿灭这支部队,驻扎在西江沿岸的国民党军队63军186师,不时以优势的兵力对护航大队发动进攻。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情况下,匡吉统领战士们在当地群众的掩护下灵活作战,常常在夜间出击,使敌人惊恐不安。当时的国民党报纸就有这样的报道:“共匪刘伟生部1000余人窜扰德庆……”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广州日报”和“建设报”也刊登这支游击队的战绩称:“共军西江护航大队争夺西江航运的控制权……”的消息。  

为了一举拿下中国人民解放军西江护航大队,国民党西江水警也从广州派来了7艘炮艇联合封开国民党和德庆国民党军队围剿青榕村,护航大队运用游击战术与之周旋,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让国民党西江水警无可奈何。围剿游击队无功而退,国民党西江水警就把南江口的大河村给烧了。国民党军队撤离后,匡吉马上带领队伍过去救火,安抚救济村民。   自此之后,这个中国共产党西江护航大队的税站,以及大队长刘伟生的名字,在广大的民众中广为传扬,树立了可敬可亲的威望,对国民党反动派上上下下,是一种威力无穷的震慑,大有闻风丧胆的气势。  

在粤桂湘边纵队的领导下,绥贺支队不断壮大、发展,要妥江、贺江两岸组建了8个团级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妥河支队二团开辟了九龙、悦河、官马等游击新区,与粤中兄弟部队携手合作,浴血奋战,共同钳制西江,确保了西江交通安全,使西江与桂东、湘南连成游击回旋地域,成为粤桂湘游击战区的重要一翼,匡吉带领战士们出生入死,为后来配合南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粤西清除了障碍。  

解放德庆 建功立业  

1949年10月1日,共和国的旗帜插上了北京天安门城楼。10月23日,绥贺支队及二团解放德庆县城。25日,绥贺支队到悦城镇迎接由第二野战军、第四野战军、两广纵队组成的南下解放大军进入县城。  

当时由于匡吉所属的二团不是野战军,追击国民党解放海南岛的任务就没有了他们的份。随后,匡吉接受了德庆新政权的建立和肃清国民党在德庆的残余势力的任务。  

1950年,匡吉被派往悦城担任三区(悦城、九市均归属三区)区委书记,在中共德庆县委的领导下组织开展“清匪反霸”运动和随后开展的“清匪反霸,减租退押”运动,清除了各地的一大批土匪和恶霸,逐步为人民群众建立起正常的社会秩序和生产、生活秩序。1951年至1953年3月,匡吉配合全县的土地改革,受县土地改革委员会安排兼任九市留村片土地改革队长,进驻九市留村开展了分田分地土改运动,把地主、恶霸的土地分给了广大贫苦农民,让广大贫苦农民真正当家做主,过上了新生活。  

土改结束后,匡吉被调任德庆县公安局长,从事肃反工作,对潜伏到共产党内部的反革命分子进行清理,有效维护了新政权和社会的稳定,为随后开展的经济建设奠定了基础。  

回忆起惊天动地、枪林弹雨、出生入死的战斗岁月,匡吉最不能忘记的是德庆人民对他的帮助和结下的深情厚谊。所以,他不止一次在公众场合说:德庆是我的第二故乡。  

劳己心智 终酬壮志  

1954年到1958年,匡吉担任肇庆地区公安处的领导。1958年全国大跃进,他被调到地委工交办任主任,之后还当过钢铁厂厂长。在肇庆工作的22年,给匡吉留下了许多珍贵的记忆,此时的匡吉已走上了领导的位置,在不同的岗位中历练,在激情似海的工作生活中磨练意志,提升自己。在这里,他亲自参加了七星湖的建湖和湖畔绿化,如今当人们驱车经过风光绮丽的七星湖畔,徜徉在绚丽的漫天飘飞的紫荆花下,不会忘记半个多世纪之前,那位亲手种下一棵棵紫荆花的老人。  

云浮硫铁矿资源是国内最大最丰富的,在世界也数一数二,已探明储量有2亿3千万吨。1977年,匡吉被调到云浮硫铁矿任总指挥兼党委书记。在难忘的六年里,匡吉以“现代愚公”的精神和魄力,运用现代技术和勇气,完成了一项创举,用700多吨TNT炸药,定向爆破,削掉山头100多米,实现了矿山剥离的最大工程,形成了露天矿区,建成年产300万吨的大型矿场,成为国家重点建设项目。期间,匡吉还率部下到香港成立了华洋工程公司,利用自身的设备、技术优势,在香港承接填海工程。也就是在云浮硫铁矿工作期间,匡吉受到当时的省委书记习仲勋的肯定,称“差点埋没了一个人才”,省里的媒体对矿山的建设和他的工作情况作了多次报道。1983年,省人代会选举匡吉为副省长,分管工业、交通、能源、通讯和基础设施建设。1988年以后,又增加分管外事、人事、监察、旅游、劳动和省府办公厅工作。  

如果说在广东改革开放当中,习仲勋、任仲夷是早期的领跑者,刘田夫、林若、梁灵光、叶选平是接力的领跑者,与领跑者分不开的,还有一批具体的执行者,匡吉就是其中一位。屈指算来,匡吉大半生的工作历程都与广东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用他的话说,他是适逢这个时代,无论是在革命战争年代还是改革开放年代,他都见证并参与到这个伟大时代的发展变迁中来。  

在匡吉任副省长期间,广东开始了新一轮的基础设施大建设,建衡广复线、三茂铁路、广梅汕铁路,广佛高速、广深高速,虎门大桥、东莞沙角火电厂,茂名水东港、组建南方电力联营公司、合资建设贵州天生桥水电站、从化吕田蓄能水电站、筹资成立广东无线移动通讯公司……   从1983年起至1992年9月,匡吉在广东省政府历任两届副省长,主管经济建设工作,后来被先后选为六届广东省政协副主席、第八和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  

老来犹能作壮游  

几十年光阴荏苒,真乃往事悠悠,不尽人生。  

63岁从省领导退下来后的匡吉仍然有颗年轻的心。没有了繁重的工作在肩后,他重新规划了晚年,他说,已经过了63年了,人生也许再有一个63年也说不定的,用充满希望的心态来对待自己的晚年,以积极的态度和年青的心态来看待世界,看待人生的后半段。他重新给自己的生活确定了“一个目的两个中心”。一个目的就是健康,两个中心就是一要潇洒二要宽容,这既是匡吉晚年生活的原则,也包含了他个人的智慧在其中。但要做到这两点是不容易的,毕竟,在我们的一生中,特别是在晚年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失落感就会越来越强烈,心境也会越来越沉重。匡吉在有条件时候,总要坚持锻炼身体,他热爱游泳、网球、跳舞等体育运动,长期担任广东省老年人体育协会主席。在年龄渐长时,他听从医生建议,不参与竞技性的运动,改为一些轻松休闲的,如自创了“匡氏”麻将、游泳、高声歌唱、上网浏览信息等。匡吉认为,人有三种年龄,一是自然年龄,这是不可改变的;二是生理年龄,这是可以通过运动和锻炼,来提高身体素质以推迟生理老化;三是生理年龄,调整自己的心态,忘记年老的事实和烦恼痛苦,就可以使人保持朝气。

而旅游摄影,也在匡吉的晚景生活中占了重要的比例,用镜头拍下美好的一切,是他最愉快的事情,无论回忆,或是慨叹。匡吉托人买来《美国纽约摄影学院摄影教材》,一边自学一边实践。他还完成了一个心愿,出版了《足迹—匡吉影集》,反映了他走过的历程,任仲夷老书记给这书作了题词。  

匡吉说,“旅游让我开阔了视野,丰富了生命,纪录了历史,传播了文明,让我追随自然的美和生命的壮丽,永远向前。”至今,匡吉已去过北极、南非、东南亚,喜马拉雅山及一些欧洲的高山,以及美国等地,而国内的名山大川,也几乎留下了他的足迹。而在他83岁高龄那年,还去到南极,真正实现了他在63岁退休下来后,所规划的第二个多姿多彩的人生,成为真正的”地球人”的理想。  

不是结尾的结尾  

“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眼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满怀深情”。故乡永远是匡吉心中最深的思念,无论走得多远,故乡的山山水水总萦绕在匡吉的梦里,挥之不去。无论他在省领导的岗位上,还是从省领导的岗位退下来后,都一直关心着第二故乡德庆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1994年建设321国道和1998年建设西江大桥时,匡吉奔赴有关部门,为德庆争取了大量建设资金。近年来,匡吉身体力行,一腔赤诚,关心支持老区建设,不顾年迈出席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湘边纵队成立纪念大会,还经常参加二二八武装起义纪念活动,为德庆经济社会发展建设积极建言献策……  

在跨越两个世纪的时光中,生命在与时间的博击中,匡吉留下了创造和热爱,以及不凡的足迹,也赢得了时间,于是生命与时间相伴,互相辉映。正所谓,仁者寿。我们衷心祝福匡老,在历经生命的惊涛骇浪,人生坎坷与劫难后,在颐养天年的时光中家庭幸福,健康长寿。

标签:人事信息,肇庆,阳光网,副省长,匡吉,逝世

网友评论: